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轰动全国的美女巨贪 与7男发生关系 最后遭情人出卖

来源:瞭望智库 (09-10) 小编ID:1506482455



  在江苏如东,汤兰英的名字曾经家喻户晓。1977年7月24日,如东马塘信用社年仅32岁的会计汤兰英,因贪污4万余元被执行枪决,在全省乃至全国都轰动一时。

  但令人咋舌的是,汤兰英贪污案被告发之后,抄家时她的家中只有简陋的几间瓦房,更没有追到大额的赃款。据当时的卷宗记录,汤兰英交代其所盗窃贪污的钱全部挥霍殆尽,无钱退赔。4万多元在当时是笔巨款,它究竟去了哪里?

  “汤府”每天伙食费23元

  如东法院这个与共和国同龄的老法院档案室中,珍藏着建国60多年来许多反映历史变迁的资料照片,以及很多大案要案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属于汤兰英的卷宗,足足有10大本。拂去灰尘,盒子封面上赫然写着,“汤兰英,死刑,立即执行”的字样。翻开黄旧的纸张,36年前的历史跃然眼前。

  汤兰英,家中排行老二,当地人称她为汤二侯。32岁正当风华的她眉目清秀,打扮时髦,是当时镇上很有名气的美女。跟当时普通的农村劳动妇女不同,汤兰英毕业高小(相当于现在的小学毕业),又在信用社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字也写得潇洒漂亮,在当时算得上是个有身份的女子。

  尽管月收入一般,但汤兰英的生活非常考究。卷宗上记载,她每个月要按时去理发店打理头发,衣服一天要换几套,都熨烫得笔挺。家中光她一个人的各种的确良长短袖衬衫就有20多件,鞋子也是一年四季都换,着实让很多人眼红。

  汤兰英是手工业者家庭出身,丈夫1970年从部队转业后在苏州工作,家中人口21人,常住的15人。虽然汤兰英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因为家里人口众多,赚钱的人也多,丈夫每个月还往家中寄钱,月收入加起来大约有200多元,算是当地比较有钱的人家。但汤家的奢侈水平远远超过了每个月200元的收入。

  据当年的卷宗记载:汤府家中人来客去不离,平时伙食非鱼即肉,来人则另外加菜。家中常备的有变蛋(一次买三百只)、海蜇皮(一次买一百斤)、香肠、香肚、咸肉、冬笋、玉兰笋、鱼肚、蛏干、鸡子、蛋等;家中常备好酒,会喝的人去就是度数高的大曲,不会喝酒的人则有甜酒、葡萄酒供应。买来的米嫌粗糙,都要重新加工,米皮喂猪。

  市场上的河虾,一买十多斤,鱼不问价格,只要大、新鲜。平时炒个素菜都要放虾米、味精,下锅时放素油,起锅时加荤油,有的菜还要加麻油。当时市场上猪肉7毛五分一斤,冰棍才4分钱一根,而汤兰英家十年中平均每天的伙食费高达23元之多。

  一些不认识汤家的人,路过汤家门口闻到菜香,以为汤家是哪个单位的食堂。因为挥霍过度的生活作风,“汤家”成为当地极为出名的一户。

  十年内,把信用社资金盗窃一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民经济发展缓慢,当时很多人还在生产队里过“大锅饭”生活,时常“吃不饱,穿不暖”,汤家哪来的这么多钱呢?

  汤兰英1965年到马塘信用社工作后,十年时间内利用职务之便先后贪污4。5万余元。在今天看来,区区几万块钱可能不足为奇,但汤兰英却为此丢掉了性命。记者了解到,当时一名普通工人一天的工资大约1元两角,一个月才二三十块钱,汤兰英贪污的4万多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一百多年的工资。行事高调张扬的汤兰英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呢?

  马塘信用社因为信用业务范围不大,长期只有汤兰英一个人办公,没有主任,没有外助。既是会计,又是出纳,既管钱又管账。1970年以后,银行和财政合并,削弱了银行的职能作用,疏于监管。而汤兰英将信用社的库存资金放在家中,想拿就拿,后来发展到开支票去银行支取现金,支票存根不入账,就这样,十年时间,把马塘信用社的资金盗窃一空。“因为将信用社的资金盗窃一空,存款的单位及个人去取钱,已无法承付,她千方百计动员与银行有直接往来的单位,将钱存入信用社,解决周转困难。案发后,银行存款仅有九千余元,还是靠关系从其他单位拉过来的。”卷宗中有这样的记录。

  其实贪污盗窃,早在汤兰英15岁时就有过“前科”。她高小毕业后即走向工作岗位,15岁在建筑站做会计时贪污130多元,后在运动中被揭发做过退赔。在蔬菜大队做会计时,也曾采用销货不入账的手法,贪污三百多元。但镇委姑息她年幼,既不处理也不批评教育。1965年被介绍到信用社,依然从事经济工作,无意中埋下了这颗定时炸弹。

  她家成了基层干部“招待所”

  不过奇怪的是,汤兰英贪污案被告发之后,抄家时她家中依然是几间普通瓦房,更没有追到大额的赃款。据当时的卷宗中记录,她交代,贪污的钱全部挥霍殆尽,已无钱退赔。

  她的赃款去了哪里?记者在卷宗中看到她的交代笔录:

  1.请客一百八十桌,3890元

  2.送礼2400多元

  3.外出探视消费2000元

  4.婚丧喜事除人情外透支上百元

  5.接济亲友300元

  6.添置衣物3300元

  7.购置高档衣物1380元

  8.应收账款2825元

  9.家庭零星开支9000元

  10.日常家庭伙食透支28800元

  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汤兰英所盗窃的巨款,大部分用于吃喝挥霍。“讲阔气”“比大方”“好排场”的汤兰英以请客喝酒、送礼为名结交了大批基层干部,十年来先后请客180桌,大部分是县区干部,其中县级机关干部33人,区、公社干部35人,各企业负责干部40多人,这些人都是“汤府”的座上宾。无形当中,这些人也充当了汤兰英盗窃贪污的“保护伞”。

  如东县某局领导,每次去马塘工作都住在汤家,也不给粮票,并以自己的职权批给议价粮和饲料作为报答;马塘银行办事处副主任赵某,早知汤兰英有经济问题却替其隐瞒,在1974年和1975年两次查账中,他先是策划让汤兰英借病溜往上海求医,为其掩盖罪责,后又买通查账负责人,对马塘信用社的账未全部核对就草草结束,两次逃过了查账。有群众说,汤府就是接待站、干部招待所。

  汤兰英案件发生后,案件专案组要求相关领导干部将收到的礼物退回,经常在汤家吃喝的,责成给钱,一次一元五角。其中,还有6名干部受到了相关处罚,两次帮汤兰英逃脱检查的马塘银行办事处副主任赵某被处以有期徒刑7年。

  逍遥法外十年,却遭情人出卖

  从现在来看,汤兰英更像是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交际花”。汤兰英嫌自己的丈夫身材矮小,面皮黑,不大方,为人小气,怎么都看不顺眼,因此长期以来夫妻两人关系不好,且日益恶化。汤兰英十六岁时就与马塘建筑站负责人孙某有过婚外情,先后与7个男人发生过“腐化”关系,汤兰英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是别人口中的“破鞋”。

  卷宗中有这样的描述,“原马塘镇副书记、人武部长王某,汤兰英一见钟情,说王‘一表人才,年轻有为,清高正派,选这样的人作为终身伴侣,那是太幸福了。’因为为王某流产过一次,后又产下一女,因此对王某印象不好,说他没道德、没良心,从此关系疏远,断绝往来。”

  与兵房供销社东安站负责人范某发生关系,后赠给范某衣服、鞋帽、布料等。凡是与她有过关系的人,她都相当体贴照顾,买东西相赠。当时的人都戏称,“汤兰英是个名不虚传的二姑娘倒贴。”

  没想到最后,逍遥法外十年之久的汤兰英被“枕边人”举报了。1975年5月初,汤兰英的“情人”之一范某因为汤兰英平时挥霍浪费,怀疑她在经济上可能有问题,便向如东县支行李行长(范的叔伯兄弟)反映,行长立即组织财会人员去马塘信用社全面查账,并将汤兰英带到支行调查。汤兰英预感到无法隐瞒,隔了一日,向查账组交出了支票存根和付款委托书24份。至此,案破。

  她是个“讲义气”的人

  但即使是这样,在当地很多群众眼中,汤兰英却是个“讲义气”的人,甚至她贪污盗窃公款的事情败露之后,很多人对她的民愤并不大。

  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汤兰英平日里为人很大方,不管谁来串门,或则烟茶,或则便饭,招待极为周到。每次出门回来,给左邻右舍送烟送酒是常事。平时谁叫她帮忙买个牙膏、钟之类的,更是说到办到,而且不收钱。

  她除了用公款不凭手续借人外,还用信用社的贷款借人。邻居申某,在经济上遇到困难,汤兰英借给他信用社贷款120元,长期不收回;马塘信用社的辅导员到信用社存款40元,她甚至主动垫款10元,开50元存单。正是因为这些小恩小惠,汤兰英“深得人心”,是人们眼中行事极为大方的人。

  时任县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的沈浚铨早已退休,当时南通中院蒋院长审理汤兰英一案时,他全程陪同。据其回忆,汤兰英一案并不是孤立的,她的经济去路牵扯到很多机关干部。“她的钱基本上都吃喝挥霍掉了,大多数消费在了干部身上。专案组后来去她家的时候,你根本想象不到,这样一个巨贪家里竟然像个简陋的贫困户,就几间瓦房,家里也没有什么豪华的家具。”

  二审维持原判被执行死刑

  汤兰英事情暴露后,如东县委十分重视,组织了40多人的专案组,调查半年之久,才把经济来路弄清楚,涉及相关人员10多人。

  汤兰英贪污案数额之巨、影响之大,震动全省乃至全国,当时省委发出红头文件,要求大张旗鼓地宣传、批判。如东县也多次召开批判大会,将汤之罪行公布于众。

  1977年7月15日,如东县法院判决汤兰英死刑,立即执行。汤兰英不服,随即提出上诉。仅8天后,南通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汤兰英死刑,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977年7月24日,宣判大会在如东县中学操场上举行。从卷宗中保存下来的历史照片看,临刑之日,汤兰英素服、短发,双手被反绑,胸前挂着“贪污盗窃犯汤兰英”的牌子,被押在吉普车的后车厢上,由荷枪实弹的武警押送。路过街市时,人们爬上房顶争相目睹汤氏真容,会场上更是人山人海。

  直到现在,人们依然记得,为了亲眼目睹那个叫汤兰英的贪污犯,他们成群结队徒步走到十几公里之外去看“稀奇”。坊间流传,汤兰英被判死刑后,曾是部队军官的丈夫曾试图为她还款保命,却没有改变汤兰英被枪毙的命运。

  宣判大会后,一声枪响,汤兰英被毙掘港镇北郊刑场。

  推荐阅读: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任性”女贪官:花50万做臀部整形、甩5万睡区领导...

  据《检察日报》披露,江苏省高邮市农委原现金会计柏玲挪用公款达1051万,其中800余万元用于美容消费。

  据柏玲供述,她自2013年1月开始到美容店消费,禁不住美容师的推销及自己变美的诱惑,消费金额开始逐渐变大,从几万至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但是自己又没有那么多钱,后来想到自己手上掌管着单位的小金库,于是就动起了小金库的心思。

  经查,2013年8月至2015年12月,柏玲利用工作便利,采取伪造银行对账单、从银行提取现金、私自将公款转入个人银行卡中不入账等手段作案57起,累计挪用公款1051万余元。

  一个昔日淳朴、干练的“80后”小姑娘,却在虚荣心的面前失去了理智和抵抗力,贪污单位公款高达1000余万元,让人震惊。

  追求美没错,但以追求美为名疯狂贪腐则不可原谅。像柏玲这样,为所谓的“美”而搭上了自毁列车的女干部并不鲜见。

  1

  爱美的她们

  花50万做臀部整形400万体验上百项特色服务

  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刘光明,为了以色相勾引官员,前后花500万元去香港等地整容,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人民币,被人们戏称为鞍山市“最美丽的屁股”。

  



  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刘光明 资料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央视网

  她已经年过半百,可一眼看去,却恍似二十八、九岁的姑娘,年轻漂亮。“人工美女”成了刘光明的资本,短短几年内,她从一名普通的税务所副所长一跃成为鞍山国税局局长,实现了名副其实的“火箭式升职”。据税侦分局掌握的材料显示,刘光明把持下的辽宁鞍山国税局每年税收漏洞至少达8、9个亿。

  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在一家2000多平方米的会所里,体验遍了美容、美体、健身等上百项特色服务,美容会所仿佛一个磁场,对白宏产生着强大的吸引力,她越陷越深,沉迷其中。周围人群的赞美声和嫉妒声,使白宏沉浸在成功女性的快感中。

  据统计,从2006年7月至2011年3月间,白宏利用担任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主席的职务便利,多次从自己主管的市属卫生系统工会会费账户中领取现金支票或现金,将自己负责管理的工会会费共计人民币399万余元转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等多家公司,支付其个人的美容、保健消费。

  虽说女性天生爱美,但做为领导干部却更应该懂得真正的美在内心而非外表,为了美而锒铛入狱,不知身处高墙内的她们心有何感?

  2

  “任性”的她们

  3.9亿购买公务机 市领导开会迟到被水果塞嘴

  2016年5月27日,山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山西国信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上官永清因严重违纪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山西国信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上官永清 资料图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山西代表团媒体开放日上举了三个案例,其中提到山西省某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生活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并且让企业出3.9亿购买公务机。这一生活奢靡的董事长被证实是上官永清。

  据媒体从接近办案的有关人士处了解到,上官永清被调查后,在其家中抄出70箱纪念币,有面额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币、面额100元的龙币等。

  除此之外,有着“LV女王”之称的辽宁省抚顺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江润黎,用190平米的房间专门存放奢侈品。

  辽宁省办案人员在搜查江润黎的家庭财产时,找到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江润黎也为这些奢侈品付出了惨痛代价,2009年,江润黎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当然,女贪官的“任性”不止于花钱,被“惯”坏了的她们养成了张扬跋扈的性格。

  2013年12月28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了吉林省舒兰市原常务副市长韩迎新被“双开”的消息。

  公开报道称,韩迎新曾说过“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等言论,而被称为“史上最美最狠强拆女市长”。

  升常务副市长钱权一把抓后,韩迎新的作风更显泼辣。一次舒兰市局长以上干部会议上,某位舒兰市主要领导来晚了,韩直接就把果盘里的水果塞到他嘴里;局长这种级别的她也照样骂,骂人时还把对方爹娘给捎带上。

  一个视法律为无物的副市长,一个叫嚣手有“尚方宝剑”所以什么都不怕的副市长,确实让公众见识了什么是“无知者无畏”。

  3

  多“情”的她们

  女局长5万元睡区领导 用色相“击倒”看守所副所长

  在现实案例中,男性贪官多“红颜”,女性贪官也从来不缺“知己”。在男性拥权贪色的同时,女性更善于以色谋权,拥权腐败。

  被称为“三湘第一女巨贪”的湖南省建工集团原副总经理蒋艳萍曾放言称,“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讲档次了。”“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

  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女人,仅用了10多年时间,从一个仓库保管员升至副厅级的湖南省第六建筑工程公司副总经理,贪污敛财达1000多万元。

  据办案人员透露,她主要是依靠两大绝招:一招是送钱送礼,猖狂行贿;—招是出卖肉体,拉人下水,想方设法傍住那些手握重权而贪财好色的高官。

  就连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仍不忘施展这个伎俩。1999年9月,蒋在汉寿县被关押期间,又以色相“击倒”了看守所副所长万江,万江曾4次为蒋提供电话与外界联系,并传递信件和字条为蒋串供提供方便,严重干扰破坏了侦破工作。

  辽宁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罗亚平的风流事迹也令人咋舌。她与比自己年少10岁的下属发展为“情人”后,拿出100万元让“情人”摆平妻子,以免后院起火。她又“相中”一位区领导。一天下班后,罗走进这位领导的办公室,直言说道,“今晚,你跟我走,我让你发一笔小财”。带着这名领导走进一家酒店的豪华套间后,罗直接从包里掏出5万块钱扔在床上,要求这位领导“陪一个晚上,这5万块钱就是你的了”。此后,只要罗高兴,就带着这位领导去酒店开房“发点小财”。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 资料图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多次以出外考察的名义,指定年轻英俊的男警员单独跟随她外出,期间向英俊下属作出性暗示。如顺其要求,回深圳后将迅速升迁;反之则升职无望,理由是“有待磨练”。

  近年来,随着女性职务犯罪的发展与变化,作为女性职务犯罪主体的“女贪官”成为了一个特殊的腐败标签,广受诟病。男贪官以已有的权力作为沽买美色的筹码,而女贪官则把牺牲色相作为得到权力的手段。这些女贪官的出现,提醒着我们,不受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不管这权力的拥有者是男人还是女人。

  (来源:瞭望智库)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