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和朋友打赌吞下一条鼻涕虫 他一生就这么毁了(图)

来源:带你游遍英国 (11-05) 小编ID:1506482455
话说,

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们聚到一起喝酒聊天时,酒劲上头一冲动干出点蠢事儿的情况并不鲜有,

要是影响不大的小事就算了,顶多酒醒后被朋友们笑话几句也就过去了,

但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澳大利亚小哥,却因在聚会酒后的一时冲动酿成悲剧,最终甚至丢掉了性命,令人唏嘘不已...

他的名字叫Sam Ballard,八年前的他就读于澳大利亚悉尼上北岸的高中巴克学院,

平时笑口常开的Sam是好友间的开心果,在橄榄球运动上颇具天赋的他还被许多人认为是这方面的明日之星,



2010年的一天晚上,当时19岁的Sam前往了好友家里参加聚会,

期间他与平时玩得最好的三位一起坐在后院的沙发椅上侃侃而谈,还学着大人的模样“品”起了红酒,

虽说几杯红酒下肚后没品出个所以然来,但这四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伴着醉意是越聊越嗨,



此时有一条蛞蝓(鼻涕虫)正从前方不远处缓缓爬过来,这一幕刚好就被他们给看到了,

这本来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但却冥冥中融入了这几个正在就着酒兴聊天的年轻人的话题里,

其中一名叫做Jimmy Galvin的小伙子一时兴起突然说了句玩笑话:“我应该吃了它不?”



蛞蝓这种软体生物体表湿润浑身黏液,在地上蠕动前进时不知粘上了多少细菌泥尘,

按理来说,一般是不会有人愿意去生吃它的...

然而没想到的是,Sam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这句玩笑话时就瞬间起身把那条蛞蝓捡起来塞进了嘴里,

这一举动吓呆了众人,好友们还以为平时爱开玩笑的他是耍了什么障眼法而并不是真的把蛞蝓吃了进去,

结果Sam把它塞进嘴里后竟嚼巴嚼巴直接吞下了肚,还露出了一脸自豪的表情...



旁边的几位好友看到后虽然有些惊愕,但想了一下反正这东西对人体无害也就没想太多,

况且此时大家都还处于酒意中,因此纷纷为Sam这一“勇敢”的行为鼓掌叫好起来...

过了聚会那晚后,Sam吃蛞蝓这件事也只是成为了他与几位好友聊天时的笑话,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总是感觉到腿部出现严重疼痛的情况,

一开始,Sam以为自己只是像父亲一样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或类似于此的病症,母亲也安慰他说不会有事的,

但身体出现不适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令他感到有些担忧,于是前往医院检查了身体...

检查结束后,医生表示Sam确实是没有患上多发性硬化症,

正当他打算松一口气时,医生接着又说出了令他和家人都难以置信的一个诊断——

他感染了一种名叫Rat lungworm(鼠肺虫)的病症并引发了嗜酸性脑膜炎!



鼠肺虫,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周期中寄生于老鼠肺部的一个物种,

而根据医生分析过Sam的进食及身体后,确诊了使他感染这种病症的正是他吃下的那条蛞蝓,

那就奇怪了,他吃蛞蝓又不是吃老鼠,怎么会感染到这个病呢?

原来,蛞蝓及蜗牛这种生物有时会以老鼠粪便为食,因此也可能会成为鼠肺虫的携带体,

也就是说,Sam聚会时酒后冲动吃下的那条蛞蝓刚好就携带了这种虫...

在医生的诊断出来后没几天,Sam就彻底病倒了并昏迷不醒,

不过以往的病例中表明了大部分嗜酸性脑膜炎患者都会逐渐恢复过来,因此医生及他的家人还是保持着乐观的态度,

Sam昏迷住院期间,当时“见证”了他吃下那条蛞蝓的三位好友们都前来探望,

他们都为这件事向Sam的母亲致歉,事发时提出这一建议的那位Jimmy小哥更是对此感到格外愧疚,

Jimmy在带领记者前往事发地点并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那条蛞蝓就从前面爬了过来,相关的话题就这么开始了。

我突然说了句‘我应该吃了它吗?’,结果Sam立马把它捡起来并吃了下去,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当我走进他的病房时,里面到处都摆满了医疗设备的缆线,而且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

我为当时没有及时阻拦他吃下那条蛞蝓感到十分歉疚,真的很对不起。”



不过Sam的母亲非常明事理,她知道是儿子自己当时酒劲上头才做出了这种冲动的错事,因此并没有责怪他的朋友们,

但不幸的是,Sam恢复得非常缓慢,直到昏迷了整整420天才终于醒来,

而且由于长期的感染,他的脑部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损伤还导致了下半身彻底瘫痪了...

本来那个在球场上英姿飒爽的帅小伙儿,如今却因为酒后冲动的一次逞强变得只能躺在病床上无法站立,

但Sam能醒来这一点对于他母亲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

“这件事是对于我们的生活是毁灭性的打击,永远改变了我和儿子的命运,影响实在是太巨大了。

但我始终坚信他总有一天会站起来的,他还是那个厚脸皮又爱笑的儿子Sam。”

然而经过加上昏迷期间长达三年时间的治疗,他的病情依然没有得到好转,

无奈之下,母亲只好把他带回了家里照顾希望他的身体能奇迹般地自行康复...



从事发到今年为止已经过去了八年的时间,如今28岁的Sam却因为嗜酸性脑膜炎的并发症依旧无法自理,

他会时不时癫痫发作疯狂抽搐,还无法控制自己的体温,就连吃东西都得使用饲管,

但由于家人需要外出工作养家糊口,为此只好请来专业的看护时刻贴身照顾他的生活,



然而终年聘请看护的花销并不是笔小数目,这对于Sam的家庭来说负担很重,

因此他的母亲在2016年时向澳大利亚残疾保险计划提交了申请,并得到了471000美元(折合235万人民币)的保障金,

这笔钱让Sam家里缓了一大口气,但没想到的是一年后他们又陷入了困境——

澳洲残疾保险计划在2017年10月对Sam的申请重新进行审核过后削减了他一半以上的保障金,

不过幸好经过媒体报道和他家人在网上开启的募捐,最后使这一局势得到了扭转,

再加上慈善机构为他开展的筹款活动,让Sam一家境况好转了许多...



这八年间,Sam的好友和家人始终对他不离不弃并经常过来看望他,

大家都抱着乐观的心态希望他能有一天彻底康复,能再次拥有运动能力...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澳洲时间本月4日,那个爱笑的男孩Sam由于病重离开了人世,

在离世前,他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



这一个悲剧,只源于一个开玩笑般的打赌...

生命本脆弱,且行且珍惜...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