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体育娱乐

宁泽涛退役,终究是一场无解的悲剧?(图)

来源:体育大生意 (03-07) 小编ID:1506482455



|付政浩

终究,在26岁生日这天,宁泽涛公布了自己退役的决定,过去三年中人们反复叹惋担心的多输局面彻底成为冰冷的现实。靴子落地后,尽管外界舆论滔滔,但对于宁泽涛个人而言,说出再见的这一刻,或许解脱多过伤感。不过,对于正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缺乏精准游戏规则和优质体育巨星的中国体育产业而言,宁泽涛的黯然退役又是一桩没有取得应有意义的白白牺牲,中国体育商业开发游戏规则的自我健全之路重新被搁置。

要知道,近年来,中国体育商业开发已经出现了太多因为无法精准厘清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界限而导致多输局面的争议事件,从姚明、刘翔、李娜、田亮再到林丹、孙杨、易建联,中国当代最知名的体育巨星几乎全部都曾卷入到类似争议中。但幸运的是,凭借着这些超级明星的个人影响力,社会开始觉醒,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个人利益必须得到尊重,巨星们因此开创了一些虽然看似微不足道但却影响深远的个人特例,如你所见,姚明成功让中国男篮赞助商可口可乐公开道歉,李娜更是引领网球明星们成功单飞,多少后辈因此被造福。

正所谓积沙成塔,量变引发质变,只要时机合适,体育巨星们的个人特例终将引发行业规则的正规化。而作为集颜值、实力、社会影响力、商业号召力于一身的宁泽涛本应是中国又一位里程碑式的体育巨星,并且考虑到他所形成的粉丝经济、争议事件的经典程度和当今社会的开明程度而论,他很有机会在前辈们的基础之上进一步撬动体制高墙,甚至他的名字有机会像波斯曼法案改写欧洲足球历史一样写入中国体育商业开发史册。

但遗憾的是,过去三年围绕宁泽涛的舆论大多只停留在了非黑即白、非对即错的零和博弈思维层面,当事各方宁愿鱼死网破也不肯妥协谋求共赢之道,并且每次争议只见各方雄辩不休却从无根治之道,最终随着宁泽涛的此番退役,多输的苦果彻底坐实。相关部门固然要背负诸多指责,而宁泽涛在多年后恐怕也会被不知情的后人视为又一个只顾赚钱而导致江郎才尽的反面案例,这是宁泽涛的悲哀,更是整个行业的悲剧。有时候,中国体育产业需要的不仅仅是巨星坯子和媒体关注度,还需要一种以退为进、妥协为上的大智慧。

宁泽涛为何突然退役?

随着宁泽涛宣布退役,一些并不了解宁泽涛状态的粉丝和媒体还颇感诧异,为什么宁泽涛会突然宣布退役?且不说此前在2017年宁泽涛在天津全运会上勇夺两金一度非常振奋人心,随后时任游泳管理中心主任的刘大庆也曾表态只要宁泽涛成绩达标就有望重返国家队,单单在2018年底,宁泽涛就在在澳大利亚昆士兰进行的昆士兰州游泳锦标赛中包揽本次比赛的50自和100自两枚金牌。

总之,偶有亮点的宁泽涛一度给粉丝们一种他正在重回巅峰并随时可能重返国家队的错觉。尤其是随着2019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世锦赛选拔赛的日益临近,很多粉丝开始憧憬他在2019年游泳世锦赛中的前景。而一旦游泳世锦赛取得佳绩,宁泽涛甚至有机会参加东京奥运会。为什么在这么一个当口,宁泽涛突然宣布退役了呢?

事实上,宁泽涛的退役并不突然。毕竟,自从2016年被中国游泳国家队除名时起,很多人就断言宁泽涛作为精英运动员的生涯已经提前结束,说出退役二字只是迟早的事情。鉴于游泳这项运动在中国的职业化程度非常低,离开国家队全方位的保驾护航和国际大赛的参赛机会,选手竞技水准和商业价值很可能会一落千丈,所以这种断言并不过分。并且宁泽涛本人在里约奥运会后也开始对自己的游泳生涯产生了迟疑态度,明确表示自己的动力已经不足。

在围绕宁泽涛拍摄的那部央视纪录片《转折点》中,记者问他是不是离开国家队后是否有点不甘心,想继续参加各种世界大赛,再次证明自己,宁泽涛说:“心有余而力不足吧,经历这么多,不象以前那么有动力,这个地方已经不是我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吧。”

记者又问:“会不会参加东京奥运会?”宁泽涛说:“也许吧,人生每天都在变化,就像菲尔普斯和北岛康介一样,离开游泳出去以后,又重新找到对游泳的热爱和快乐。”尽管宁泽涛并未退役,并且在过去三年中多次自费赴海外训练和比赛,但随着如今东京奥运会日益临近,宁泽涛团队明确意识到其个人竞技状态已不足以重返国家队时,宁泽涛终于决定接受现实。

宁泽涛在3月6日选择退役,不仅仅是因为这天是他的生日,还因为2019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世锦赛选拔赛,将于3月24日至31日在青岛举办。根据青岛当地媒体此前的公开报道,全国预计将有26个省、市、自治区,超过1100名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随队官员参加本次比赛,赛事规模及参赛人数达到历届之最,宁泽涛也将参赛。但诡异的是,如今在开赛前,宁泽涛却断然宣布退役。而据知情人透露,宁泽涛之所以选择在开赛前退役,也正是意识到自己的当前状态很难从世锦赛选拔赛中脱颖而出,与此如此,不如潇洒退役。

河南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杨青山透露,宁泽涛在2019年2月就已经提交了退役申请。尽管河南省体育局及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数次进行挽留,但宁泽涛退役的决心非常坚定。而另据河南省游泳队的知情人透露,宁泽涛在2018年12月17日在澳大利亚昆士兰游泳锦标赛上收获一枚男子100米自由泳金牌后便进入了“半休假”状态,他回国后的训练量非常小并且不系统,当时就有人猜测有些心灰意冷的宁泽涛是否正在考虑退役。

毕竟,在2018年,宁泽涛的参赛机会非常少。这一年最重要的比赛当属雅加达亚运会,宁泽涛因病未能获得亚运会参赛资格,从而缺席了这一年最重要的舞台。而此后虽然在澳大利亚昆士兰的游泳锦标赛夺冠,但考虑到这一赛事的级别,其实夺冠价值不大,甚至他在决赛中游出的48秒43成绩都并未被国际泳联官方收录。随着如今宁泽涛向河南省体育局提交退役申请,并正式在个人微博宣布退役,此前关于宁泽涛早已决定退役的猜测也彻底被证实。

宁泽涛的退役无疑是一场悲剧。但刻薄地说,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宁泽涛的结局就是难以重回巅峰、终将被迫退役,或许宁泽涛应该再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就毅然决然地退役,那种选择固然会显得固执和不理智,但惨烈程度和对舆论的震撼程度无疑将胜过如今,反而更有可能推动行业的变革。谭嗣同当年甘愿牺牲自我,也是因为他希望用自己的牺牲唤醒国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为变法流血者,此国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宁泽涛若在里约奥运会后就决绝退役,这种决绝程度同样可能会更发人深省。

悲剧真的无解?

回首宁泽涛的悲剧,那桩备受争议的宁泽涛私接竞品广告风波仍是无法绕开的悲剧根源。简而言之就是宁泽涛个人签约伊利,而游泳国家队的赞助商却是伊利的竞品蒙牛,就此游泳中心和宁泽涛矛盾激化,宁泽涛差点因此无缘里约奥运会。虽然体育总局领导出于夺金目的特批宁泽涛参赛,但状态低迷的宁泽涛在里约成绩惨淡,一无所获,如今秋后算账,宁泽涛很可能会离开国家队甚至从海军转业回河南省队。

抛开宁泽涛私接广告这一个案的对错,这些年,运动员个人商业开发利益与集体利益屡酿冲突并引发轩然大波,从前些年的姚明起诉可口可乐索赔1元、田亮走穴被国家队开除,到今年的宁泽涛私接竞品广告、易建联扔鞋门,这些均说明,现阶段的体育管理体制早已严重滞后,以致于精英运动员和体育项目管理中心动辄就成为敌对关系。

国家体委早在1996年曾下发《加强在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等经营活动管理的通知》,第一条规定“在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属国家所有”。鉴于那个时期的运动员均是由国家从小培养,所以该《通知》明确规定中国所有现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均归国家所有。

此后随着运动员维护个人利益这一意识的觉醒,国家体育总局被迫对该《通知》几经修订,运动员本人对无形资产的主导权才得以加强,但国家体育总局仍要求,凡是入选国家队的运动员必须与各中心签订协议,即管理中心有权以国家队名义对运动员进行商务开发,并且可以无偿使用国字号运动员的无形资产。而各个项目中心也均根据这一规定制订了更符合本中心利益和所属项目特性的具体管理规定,这其中就有《国家游泳队在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经营、社会活动的管理办法》。而在这一期时期,引发争议的最大就是2003年姚明向可口可乐索赔1元案。

2003年,中国男篮国家队的赞助商可口可乐将姚明、巴特尔、郭士强三人的头像印在了自身的瓶身上,而它的直接竞争对手百事可乐恰恰当时是姚明的个人赞助商。于是姚明起诉可口可乐侵犯肖像权,可口可乐则辩称自己使用姚明的肖像源于中国男篮的授权,而中国男篮则宣称,可口可乐使用的是国家队授权的姚明等三人的集体肖像权。为了证明这一点,相关领导还翻出国家体委的历年文件。鉴于这其中牵涉到国家队利益,所以姚明只索赔1元。

最终经过中国篮协居中协调,在开庭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姚明与可口可乐达成和解,可口可乐将相关产品全部下架,姚明则宣布撤诉。多说一句,为避免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再出现类似的尴尬,可口可乐干脆在2007年砸重金签下姚明。

姚明的胜利固然是运动员维护个人利益的经典案例,但这主要基于肖像权恰恰在《民法通则》中有明文规定,而大多数国家队的集体商务开发权益在法律中并无明文规定,所以仍有不少国家队选手仍不能自我掌控个人商业开发,因而动辄就激化矛盾。于是,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终于推出了全新的修订版《关于对国家队运动员商业活动试行合同管理的通知》。

该《通知》要求各管理中心在进行商务开发时要照顾到运动员的个人利益,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按照一定的比例对运动员个人、国家队、输送运动员的地方队和其他有功之臣等各方进行回报,于是各个中心也根据最新版的《通知》重新修订了自己本中心的规定。而在该《通知》颁行同期,发生过一正一反两个典型案例,他们就是田亮和刘翔。前者因私自走穴并拒绝按要求上缴收入而被国家跳水队开除,这让很多人颇为惋惜;后者则把个人商务开发权授权给田管中心,田管中心按比例向刘翔本人、国家田径队、上海队和孙海平教练分配商务开发收入,而刘翔模式也成为日后各方效仿的对象。

从2006年推出新版《通知》至今,其实不少拥有明星的国家队都曾在商务开发过程中爆发过小冲突,并且明星越是知名,就越希望能够自主掌控个人的商务开发权,也就和所属的项目管理中心的矛盾越发不可调和,比如李娜等人就成功撞开体制藩篱的一角获准单飞。整体来看,足球、篮球、网球等商业化程度较高的项目对待运动员更宽容,而游泳、田径这类项目则对运动员的商务开发权垄断力度更强。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足、篮、网等项目中心的收入来源比较广泛,他们不仅能够通过国家队获取收益,而且平日还管理着诸如中超、CBA等各种商业赛事。而游泳、田径等项目本身就商业化程度不够高,平日又缺乏大型商业赛事,唯一的大规模收入完全来自于国家队的商务开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会尽最大程度把持国家队商务开发的权力。所以,这些年下来,游泳中心和田亮、孙杨、宁泽涛等大牌明星均曾爆发过激烈冲突。换言之,从项目属性这一角度出发,游泳中心争议多发绝非王路生或尚修堂的个人风格所能决定的,任何人出任游泳中心掌门都会最大程度维护该中心的利益,毕竟该中心的唯一利益来源只有国家队。

其实,游泳虽然参照足球、篮球的商业开发程度确实很低,但在目前国家体育总局旗下的各个国家队中,能够跟足球、篮球比商业价值的本来就没有几个,大多数项目在商业开发上面都乏善可陈,而想要改变这一点,只能寄希望于本项目出产一个不世出的巨星,比如刘翔,比如宁泽涛。可一旦举全项目之力培育了巨星,巨星马上就想单飞。随着明星们维护个人利益的诉求越来越强烈,体育总局各个中心注定是没巨星苦恼,有巨星也苦恼。那么,对于这种情况有没有根本解决之道呢?

想要破解这个体制之痛,根治的办法就是推动国家体育总局实现第三次体制改革,让国家队进一步瘦身,将运动员的培养和管理权进一步下放到地方队手中,而体育总局的各个直属项目中心则要进行转型,改变“一套人马两个牌子”、“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畸形现象,实现协会实体化,从而使得中心负责行政政策制定和国家队成绩,协会则具体提升各个项目的商务开发能力。可惜的是,目前中国体育单项协会实体化改革刚刚开始,宁泽涛的悲剧却已无法避免。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