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体育娱乐

曾放言自己老了要给吴承恩看墓 六小龄童60了...(图)

来源:纵相新闻 (04-13) 小编ID:1506482455

4月12日,六小龄童迎来了他的60岁生日。4月11日,“六小龄童童丝影迷会”发布祝福微博,视频中六小龄童红衣红帽,左手捧一块蛋糕,右手举至头顶作出猴子眺望的姿态,看起来精神矍铄。



  与之地位相当的老艺术家到了这个年纪,或功成身退,或名利双收。但这两年,六小龄童的日子过得并不太平。直到今天,去他的微博底下翻翻,还时常能看到质疑者嘲讽、粉丝们辩护的场景。从猴年“百万请愿上春晚”,到一朝跌落神坛,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60岁生日 毁誉参半

  点开六小龄童新浪微博的生日动态,评论皆是齐刷刷的祝福语:“永远的美猴王,生日快乐!”但转发留言的画风却不见这般一致,有网友让他“赶紧退出娱乐圈”,又说“六老师控评,点赞的几条都不见了”。

  这般反差难免让人困惑。

  六小龄童演绎的孙悟空,一度是几代中国人的童年记忆。无论是70后、80后还是90后,只要提及这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很难不想起86年央视版《西游记》中美猴王眼神晶亮的样子。



  六小龄童本名章金莱,1959年4月12日出生于上海,六小龄童师从父亲时,已是这个戏剧世家中的第四代猴王。他的太爷爷章廷椿是活猴章,爷爷章益生是赛活猴,衣钵传至父亲六龄童(本名章宗义)时,父亲已经是有“南猴王”美誉的绍剧宗师了。

  他演猴戏最早的启蒙老师其实不是父亲,而是早逝的二哥。二哥小六龄童,彼时仅16岁的章金星,在1966年因患白血病去世。二哥3岁即随浙江绍剧团演出,7岁在《大闹天宫》中扮演罗猴,被周恩来总理高高抱起的照片成了一代绍兴人的回忆。



  在病危住院期间,只要精神好一点,二哥就会给六小龄童讲《西游记》的故事。那书中构建了一个奇幻无比的天上人间,是六小龄童闻所未闻的。

  回忆起来,二哥临终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你演成了孙悟空,你就能见到我了。”

  这句夙愿成了他奋斗一生的注脚。为表纪念,他学起了猴戏。

  西游取经 一戏成名

  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曾在自传《我的九九八十一难》中谈及寻找孙悟空的过程。和很多人想象中不同,六小龄童并非杨洁的不二人选。在京剧界碰壁后,杨洁才兜兜转转去到了“南猴王”六龄童的家中。

  是在六龄童的极力推荐下,杨洁才勉强接受了由六小龄童饰演孙悟空的提议。



  所幸,入组后的六小龄童没有辜负导演和父亲的期望。

  一开始,由于电视剧和舞台对演员表现手法的要求不同,他掌握不好分寸。猴子特有的抓耳挠腮、上蹿下跳的动作,演过绍剧的六小龄童并不陌生,但演电视剧需要戴特制的乳胶面具,极大地限制了他的面部表情。

  “不论他怎么使劲,乳胶面具也不听使唤。”杨洁在书中回忆。

  他反复揣摩,才终于研究出了“远景建形,近景建神”的方式来表现美猴王:远景仍然要保有绍剧中猴子惟妙惟肖的神态,比如偷吃蟠桃前要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拿起来闻一闻,再次确认一下四周。

  镜头拉近时怎么办?只能用眼神了,但这并不是六小龄童的强项。杨洁在书中直言,六小龄童不仅不会用眼睛表达,甚至还是个近视眼,“所以在近景中,金莱(六小龄童)的眼睛里是空的。”

  只能练。天蒙蒙亮时,六小龄童就爬上岗坡或屋顶望日出。白天,他一有空就跑到乒乓球台,尝试在不能转头的情况下,只用眼睛跟随飞速转动的乒乓球。到夜里,他就在漆黑的环境下凝视香火。

  这些少时练就的功力让他在《西游记》播出结束后30年,仍能表演30秒眨眼150次的绝技。

  努力没有白费。第九集《偷吃人参果》中,孙悟空推倒镇元子的人参果树,闯了大祸,师父被镇元大仙用法术收去,他又难过又自责,而当师父的声音忽然响起时,他一下子跳起来,脸上写满兴奋,这些情绪上的变化最终得到了导演的肯定。

  沈洁最后在书中说,六小龄童不论在演戏还是生活上,都吃了不少苦头,克服了不少困难,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1986年春节,《西游记》在央视一经播出,便万人空巷,创造了89.4%的收视神话。

  入戏太深?争议不断

  即便在剧外,六小龄童也永远以一身红衣装扮和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示人。在他看来,红色就代表着西游精神。

  他是北京潘家园的旧货市场的常客,那里的卖家只要有和孙悟空相关的藏品就来联系他。藏品多到家里放不下后,他在全国六七处建了六小龄童艺术馆,用来收藏二三十年代以来海内外出版和孙悟空相关的各类印刷品、瓷器、木器、雕塑、道具等。



  2016年,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正值猴年,又是《西游记》播出30周年,央视春晚没有邀请六小龄童的消息不胫而走,骂声一片。在导演吕逸涛的微博下,呼吁让六小龄童上春晚的评论超过两百万。由他主演的百事可乐猴年广告微电影《把乐带回家之猴王世家》,进一步将猴戏世家的情怀推到了众人眼前。

  谁也没料到,情怀过去,六小龄童迎来的不是事业的第二春,而是质疑的炮火。因为珍贵的童年记忆而重新关注六小龄童的网友,扮演起了“火眼金睛”的角色。

  替身疑云、复读机、把吴承恩故居变成六小龄童故居、“西霸”……批评声甚嚣尘上。



  最大的质疑,来自于六小龄童对西游文化的霸占和片面解读。他接连出版过《六小龄童品西游》、《听孙悟空说西游》系列丛书,将《西游记》解读为一部童话,认为原著内涵就是“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

  然而,在央视节目《开讲了》中,面对观众提出和原著的情节设计有关的四个问题,六小龄童却没能给出恰当的回答。

  但这不妨他多次在公开场合抨击影视行业对西游记的改编乱象,并称“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



  尽管无法接受孙悟空和白骨精谈恋爱的设定,他对自己消费西游IP一事却讳莫如深。

  86版《西游记》之后,他多次以孙悟空的形象参演影视片:2010年,他出演神话3D立体电视剧《吴承恩与西游记》,同时饰演吴承恩与孙悟空。此外,他还多次以“孙悟空代言人”的身份,出现在皮鞋、营养钙面、手游等广告中。



  面对网络上的种种非议,2018年初,六小龄童在《鲁豫有约一日行》中仍然直言自己对改编的不满:“西游记这样一部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神话巨著,变成一部爱情小说行吗?”

  他始终坚信,作为一个老艺术家,他理应责无旁贷,传承民族文化。然而这份坚信,成了他人眼中固步自封的表现。

  曾有记者问六小龄童,等到老了,耍不动金箍棒了,要做什么呢?他说,自己要到吴承恩的墓旁给他看墓,有游人来时就宣传西游文化。



  有舆论心疼他,毕竟他为塑造出一个经典的荧幕形象吃过苦头,也下过苦功。但章家的猴戏,却是后继无人了。

  鲁豫曾问他,《西游记》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台词是什么?他并未深思,便脱口而出:“在晒经石上,孙悟空对师父说:师父,你不要难受了,天地本不全,经卷哪有齐全之理?”



  年逾花甲的六小龄童,是否能明白,即便一千个人心中真的只有一个本事通天的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