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时事评论

镜头直击中国“稀土之都”:工业围城 环保隐疾(组图)

来源:多维 (08-12) 小编ID:1506482455



包头是内蒙古自治区下辖地级市、拥有地方立法权的较大的市,是内蒙古自治区的经济中心之一,是中国境内以冶金、稀土、机械工业为主的综合性工业城市,呼包银经济带、呼包鄂城市群的中心城市。是中国重要的基础工业基地和全球轻稀土产业中心,被誉称“草原钢城”、“稀土之都”。工业的发展,让包头市面临许多环境问题。近年来,包头市就环境问题,进行了各方面的治理,然而,环保历史“欠账”较多,工业围城的局面未得到根本改变。



新中国成立以来,包头的经济总量一直是内蒙古第一,直到近几年才被强势崛起的鄂尔多斯超越。虽然包头的经济总量一直保持着增长,但是远望东南沿海地区的一片繁荣,包头落后的产业结构、新兴产业的布局乏力等,在近年来来鄂尔多斯突飞猛进的对比下,更显得问题重重。工业和制造业兴起的包头,长期倚重第二产业发展,使包头在服务业布局进程中规模不及隔壁呼和浩特等市。重工业城市所必备的污染,又让包头面对锡林郭勒等盟市的秀美风光毫无竞争力。图为包头市的居民区。



在包头市的稀土公园门口,有几排浮雕石壁,其中一面浮雕上有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的肖像,并刻着他1992年时说过的“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中国稀土资源占全球总量36.4%,而包头市稀土储量占中国储量的87%,产品出口量占中国一半,还形成了稀土采选矿、冶炼、深加工及终端产品的科研、开发、生产等完善的稀土工业体系。



包头钢铁公司位于内蒙古包头市昆都仑区,始建于1954年  。包钢是中国重要的钢铁工业基地,世界最大的稀土工业基地,世界最大的钢轨生产基地,世界最大的稀土原材料供应商,在采、选、分离、冶炼和部分功能材料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包钢拥有全球最大的稀土矿——白云鄂博矿的独家开采权。白云鄂博矿是世界罕见的多金属共生矿,现已发现175种矿物、71种元素,稀土储量居世界第一位,铌储量居世界第二位。



包钢、希望铝业等多家钢铁冶炼企业处于包头市上风向,污染排放集中,对城区环境质量影响大。



包头西郊,一泡沫厂发生爆炸,浓浓的黑烟飘向市区,远处的包钢尾矿坝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稀土湖。



从高空俯瞰包头市,在主城区以西数公里,黄河之北十余公里处,可见一个黑灰色的庞大椭圆形“湖泊”,占地达11平方公里之广。它是包头钢铁集团的尾矿库,已堆存近2亿吨细粉末状的尾矿,是中国最大的尾矿库之一。



尾矿坝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污染?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专家说,包钢集团旗下的白云鄂博矿是多金属共生矿。多年来,包钢集团除了采选铁矿和少部分稀土,大部分稀土、铌、钍、萤石等共生矿都随尾矿堆进了尾矿坝。此外,尾矿中也含有大量的氟。



据了解,每开采1吨稀土会产生1,000吨的尾砂,由此形成了规模巨大的尾砂池,一旦发生溃坝或者泄漏,将对生态环境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



坝内未被水浸泡到的区域,堆满了板结的尾矿。这些尾矿呈灰黑色,有些像淤泥,堆得几乎跟坝堤一样高。部分区域的尾矿堆表面已经风化,起风时,细如粉末的尾矿被扬起几十米高,打得人睁不开眼。除了污染,尾矿坝还存在防洪隐患。一些村民忧心忡忡地说,到了雨季,尾矿坝顶部的积水就会增多,形成一个高出村庄十几米的“悬湖”,一旦遇到强降雨发生溃坝,后果将不堪设想。



由于尾矿坝顶部未封闭,底部未衬砌,加上循环使用的排渣水中盐类含量过高,因此对周围环境和地下水存在污染。图为尾矿坝附近依靠地下水灌溉的玉米地,明显比同期其他地方的玉米要矮小。



紧邻尾矿坝,分布着卜尔汉图镇新光一村、打拉亥上村等5个村。目前都已迁出。(google earth)



包钢厂区与包钢尾矿库之间的新光村(已拆迁)区域有大量不明废渣堆积,几乎无任何防护措施。



为了处理污染等问题引发的纠纷,2007年8月,包头市委、市政府和包钢集团决定对5个村近2,000户人实施整体搬迁。新光村紧邻尾矿坝,虽然村民全部迁出,但是无人村和尾矿坝之间仍然可以看到一堵水泥墙,墙内工厂生产如常,墙外草木枯黄,一片死寂。



已经拆迁的新光村,不远处是包钢的厂区。



穿村而过的排污渠和管道,黑色的污水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新光村,人去房空,院子满是杂草。



新光一村在20世纪70年代曾经是包头市的蔬菜基地,村民靠卖菜就能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如今,蔬菜大棚都废弃了。



在包头市西北郊,新光新村安置点矗立在110国道北侧,这里的村民原来所在村庄受到包钢的尾矿坝和周边矿厂影响,已经不适合居住。



新光新村安置点,一位年近六旬的张姓村民说,现在搬迁到新村后,大家没有土地,收入成了问题,也不清楚地下水有没有被污染,只是自家的羊喝地下水,三年牙齿就都掉光了。



距离尾矿坝不足五公里的国道边上很多村子并未搬迁,遇到风向变化,空气中便弥漫着刺鼻的气味。图为一学校放学时间。



原包钢集团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马鹏起曾透露,由于尾矿坝下没有防水层,如今尾矿坝的水正以每年300米的速度朝黄河渗透。2005年,由中国“稀土之父”徐光宪、师昌绪、王淀佐等共14位两院院士联合提出《关于保护白云鄂博矿钍和稀土资源,避免黄河和包头受放射性污染的紧急呼吁》(下称“《紧急呼吁》”),其中提到建议加强中国钍资源的保护和利用。《紧急呼吁》中就提到,“钍对包头地区和黄河造成放射性等三废污染,若再不采取措施,过35年将全部采完,并进一步加剧对黄河的污染,形势十分紧迫”。(google earth)



黄河位于内蒙古包头市南部,流经包头市九原区、高新区、东河区、土右旗四个旗县区共18个行政村。



黄河边水草丰美,羊群在此吃草。



稀土湖和黄河之间的一处村庄,年轻人进城务工,村里老人集中在商店门口。



包头一家稀土铝业工厂,埋入地下的巨大管道。



行人经过一稀土铝业加工厂。



傍晚的新光新村安置点,村民们在小区门口跳起广场舞。



一场大雨过后,包头西郊的环保宣传语倒映在积水中。



包头西郊,一场十年未见的山洪漫过一座加油站,路上泥泞不堪。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