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有这样一个专门勾引女性的神秘世界 叫做“PUA”(图)

来源:BBC (10-15) 小编ID:1506482455



Image caption“街头吸引”(Street Attraction)声称,两天内就能有成果。

站在伦敦市中心著名的萨伏伊酒店(The Savoy)门前,我正和一组学生一起静候。他们刚刚将700美元交到“街头吸引(Street Attraction)”的创始人兼首席教练手上。

艾迪·希琴斯(Eddie Hitchens)走到了一群男人围起来的一个小“舞台”中心,他们准备收听这个训练营的简介。

“嗨,我是艾迪。我是一个直的性瘾者……我从2005年就开始一直玩把妹游戏,2011年开始一直做教练。”

这里所谓的“游戏(Game)”(中文世界通常叫做“把妹术”或“泡学”),就是指男人教导其他男性如何勾引女性。这已是一项百万英镑产业。

男人试图勾引女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是,在这个数字时代,勾引术教练是在网上销售课程,教导如何尽可能快且多地将女性引诱上床。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在YouTube上,该群组发布过数以百计的视频,很多都是在未经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拍摄。

这些课程是一项正在增长的全球产业当中的一部分,通过一些成体系的网上视频,向数以十万计的订阅者传授。

这些视频和训练营,只向男性传授这些法则。

被诱导的女性,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身在一个游戏里。

这样一个游戏,可能带来的是在街上持续出现的骚扰,以及令何为自愿的边界变得模糊。

希琴斯示意组里的成员作自我介绍,其中也包括我:一个装成新学员混进来的卧底记者。

整个组就是一个国际杂烩。有一个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厨师,一个美国前海军军官,一个巴西的软件工程师,一个都柏林的电脑程序员,还有一个曼彻斯特的医生。然后,就轮到我了。

“嗨,我叫迈克尔·吉布森(Michael Gibson),”我一边说,一边压着使用假名带来的内心交战,“我是一个‘日常勾引术’的菜鸟,刚刚和我在一起六年的女友分了手。”

然后,就那样,我就开始了我人生最古怪的一段经历:一场走进所谓勾引术产业的奇妙旅程。

 

 

游戏

阿德南·阿迈德(Adnan Ahmed)接受了“街头吸引”的培训。

现在他在监狱里,因为对年轻女性有威胁和虐待的行为而被检控,正在等候判刑。

但就在一年前,他还在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叫“游戏王”阿迪(Addy A-Game)的“勾搭艺术家”(pick-up artist)。

阿迈德曾和他的“僚机”(wing men,指作为同伴出现的搭档)在格拉斯哥的城中游走,秘密地拍下他与街上女性的互动,她们并没有对状况产生怀疑。

他的一个大学同学暗中告诉我说,阿迈德在他的YouTube频道上载了超过250段影片(包括偷拍的那些),以此来吹嘘他在勾搭方面的技能。

“你做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为了上床,”他在一段影片中说,“只有够大胆的人才能滚到床单。”



Image caption阿迈德在网上发布的视频中,会出现像“胖女人应该怪自己”这样的标题。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的厌女宣言这么简单。

这已经成为一项职业,有完整的推销文案,生活方式培训,还有一堆似乎扑朔迷离的术语:“infield footage(内场影片)”、“LMR”、“number close(电话收场)”、“sarging(巡视)”。

这些就是像阿迈德这样的“勾搭艺术家”所说的“游戏”当中的语言。

在一段影片中,阿迈德吹嘘他口中的一次“当晚搞定(same day lay)”。在那段影片的后段,他拍下了一个睡着的女人,她旁边有一个没有用过的安全套。

阿迈德还上载一些他在进行性行为时的录音。那些女性似乎并不知道她们被这样记录。在这里,她们的意愿似乎并未被当成一回事。

他在一段影片中向观者描述:“她当时说,你戴安全套干什么?”

“这是合理的可否认性(plausible deniability),她们希望你来引领。记住,这不是强奸……听她的动作,她的身体……而不是她说的话。”

 

 

 

 

目标



Image caption贝丝被阿迈德接近时才17岁,而当时阿迈德是37岁。

我找到两个曾经被阿迈德接近过的女性,两人都说,她们与阿迈德的遭遇令她们挥之不去。

当时,贝丝(Beth)刚刚收工,在格拉斯哥市中心的商业街上独自走着。

那是11月一个阴沉的夜晚,阿迈德来到她面前。

“他当时说:‘噢,你是俄罗斯人吗?’”贝丝回忆说。

“他提起自己在乌克兰呆过之类的,还说他曾经召过妓。他当时说,我会‘比妓女好’,就是礼貌很差。”

他说他叫阿迪,一直问贝丝要电话号码,然后一直想触摸她。

“我说了无数次‘不’,”贝丝说,“我找借口推辞,他就说:‘噢,没关系,反正,就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好了,什么都行。’”

贝丝动摇了,觉得如果她同意给他电话号码,他就不会再烦她。

“他知道我正要去巴士站,并且知道我会独自等车等一个小时左右。”

“于是我就一直和我妈妈通电话,说了大概30分钟,告诉她这个情况,然后她一直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贝丝知道,这不仅仅是一次搭讪。它感觉不对。

“这不是无害的,”她说,“我一整晚都有点惶恐。”



Image caption在BBC告诉艾美莉之前,她并不知道她与阿迈德之间的对话被发布到了网上。

阿迈德的一个朋友秘密拍下他如何接近20岁的艾米莉(Emily),一个住在格拉斯哥的学生。阿迈德之后将影片上载到他的YouTube频道。

她的经历,和我听到过的很多曾在街上被骚扰的女性无异。

“最荒谬的是,整场对话我都是坐在那里想,找个办法温和地令他知难而退,”她解释说。

“我们不想因为拒绝了某个人而被说成是‘婊子’。我们不想只是因为结束了一场互动而被说是‘无礼’。”

那段后来被删除了的影片中,阿迈德吹嘘说,如果他是在度假时遇见艾美莉,他肯定会和她上床。

又或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会是一次“当天搞定”。

艾美莉说:“这令我很愤怒……他竟然误读成这样,真是令人受不了。”

“男人都假想女人想要和他们上床,反映的正是我们这个社会里一个更大得多的问题。他大概没有细想,就把一个人说成是‘当天搞定’的。那次互动是完全错误解读了我的讯号。”

 

 

 

 

 

艾美莉和贝丝并不是个例。我为BBC苏格兰版的数字平台“The Social”制作了一段关于我对阿迈德调查所得的影片,它在发布之后头几天就传开了,在网上被播放了约200万次。

在格拉斯哥街头,一群关注此事的女性念头举行了一次集会。在苏格兰议会,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说,她在我的报道中所看到的一切,令她“震惊和诧异”。

然后,不断有女性站出来。“这个男人盯梢了我好几个月,在我工作的地方外面等”……“这个人问他能不能‘陪我走回家’……然后很冒进地对待我”,“我告诉他我的年龄,然后他一直跟我说话,他真是个疯子”。

几乎所有这些故事讲的都是令人不适的遭遇,很多似乎都越过了界线,不再是一种坚持,而是一种骚扰。

后来结果表明,其中有一些还是犯罪。

在我的报道发表后,十几名女性都向警察报告了相关细节。影片发表后两天之内,阿迈德被拘捕,因一连串威胁和不正当对待他人的行为受到检控。

实地训练

我最开始调查阿迈德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一个更广泛的勾引术产业当中的一员。

后来我发现,他只是几十个网上“勾搭艺术家”当中的一个。他们在彼此的YouTube频道上互相分享一些勾引术,也会互推对方的视频。

而要说到谁能够保证能快速达到目的,众多组织当中有一个尤为突出,就是“街头吸引”(Street Attraction)。据他们自己所说,这家公司提供的训练营会令男性“在两天内吸引到美丽的女性”。

“街头吸引”在YouTube上有超过11万个订阅者。

创始人艾迪·希琴斯甚至还有一些秘密拍摄的性爱“战绩”,每收看一次都要收费。

“记录这样亲密的事情,本来就不容易,”希琴斯在一段影片中这样解释。

“如果一个女孩知道她在被拍,很明显她就不会表现得自然,而且最重要的是肯定不会允许自己被勾引,因为她会害怕自己声誉受损。”

“因为我们(指希琴斯和他的同谋)想要捕捉到真实的反应,所以它必须是偷拍,像打游击战一样。”

而且,“诱惑的街”还培训过“游戏王”阿德南·阿迈德。他参加的培训营被拍了下来,上载到他的YouTube频道上。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文章开头出现在伦敦市中心的萨沃伊酒店,参加一个“勾搭艺术家”的课程。

那是闷热的一天,而我穿着一件厚羽绒服,将镜头和麦克风藏起来。

当时训练营里有六名学生,我的教练“诱惑的街”的创始人希琴斯。

第一个任务是,在30秒内接近一名女子。

我和其他学员一样,分散在到处都有制服警员的伦敦桥上,周围还有各种肤色是示威者,他们在参加“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的公众活动。

最后,我遇到了两名女子,其中一个站在那里,看着其中一个被喷漆喷满的舞台上,乐手正在检查音效。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那是当天的第一个考验,而我已经感觉到艰难。我问了两名女子,这是不是要搞什么演唱会。

“不,”其中一个微笑着说,“这是一场抗议。”

我的问题幼稚到一个程度,实际上却成功了。我开始聊起来,最终另一名女子给了我一张传单。

对话很礼貌地结束了。我说了再见,回到组员那里。这就是勾搭术教练所说的“冷接近”。

我被告知,我是否喜欢某个女人并不重要。然后希琴斯指出一个“目标”,然后我们要过去用拦她去路的方式来接触她。

训练营的学员现在身上已经装上了麦克风,让希琴斯听到他们说的话,然后对我们的表现作出评价。

这些女子当然不知道这一点。这当中对我的讽刺不言而喻——我自己就是在偷拍,以此曝光一个对女性进行偷录的群组。我必须迎合他们,才能不暴露自己。

而这种接近方式令我感到不适。从头到尾,我都一直在想,如果是我的姐姐和妹妹在面对这样的搭讪,她们会怎么想。

蕾切尔·奥内尔博士(Dr Rachel O'Neill)是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一名学者,她研究勾引术产业已经有10年。

“有一种观念是,勾引术主要给男性提供一种可以因循的蓝图,作为与女性互动的方式,”奥内尔博士后来告诉我说。

“所以你会得到一系列或多或少都是编写好的对白,一些你能够照搬的常规话术。”

“现在,大多数训练营都要花大部分时间在街上,去酒吧、咖啡厅、博物馆,任何的公众地方,切实地练习这些话术,进行实践。”

“而这意味着,会经常不自愿地将女性带入这些互动当中。”

有一些我们被要求去“接近”的女性,看起来像是未成年少女,然后我告诉希琴斯说,我觉得她们太年少了。

我31岁,不想去搭讪一个看起来年纪只有我一半的人。

当时34岁的希琴斯就把我拉到一旁去解释,为什么我不要那么挑剔。

“不重要,”他对我说,“就算她未成年,拦住她也不是犯法……那是一个好的目标。”

 

 

 

 

LMR-对性“最后一刻的抵抗”

训练营的第二天,我们坐在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纳尔逊纪念柱(Nelson's column)的石阶上,听教练乔治·梅塞(George Massey)跟我们讲那一天的课:“LMR”。

“LMR”代表的是对性“最后一刻的抵抗”(last minute resistance)。这被勾搭艺术家总结为女性对性作出的象征性拒绝——一个需要被突破的障碍。

“你必须做引领的那个人,”梅塞解释说。

“整件事的精萃就是你要担负起这个责任。‘是的,我懂,我就是个抵抗不来的禽兽’。”

希琴斯在他的其中一段视频中说,当一个女孩说你“走得太快”的时候,你应该“继续升级”。希琴斯接着说:“如果她说,我们下一次肯定会做爱,你可以回答: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觉得肯定有下一次,这想法太傲慢了。”

奥内尔博士解释说:“关于‘LMR’有一种观念是,女人在进行性爱之前,会一定程度上地表现出被认为是象征性的抵抗。”

“而这又是一个在勾引术里的逻辑,认为女人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而这当中真正令人担忧的是,它会营造出一种状况,认为一个女人说的‘不’永远不能真正地当作是‘不’。”

梅塞向我们介绍了下一个教练里查德·胡德(Richard Hood)。梅塞说,他是“LMR之王”。

胡德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咄咄逼人的推销员,而不是一个真正关注女性心愿的人。

“当你一到公寓里,就叫她脱下鞋子——你一走进门就要这样做——然后你也开始脱鞋子,基本上这就是第一次升级,”他告诉我们说。

“有些女孩可以很烦人。如果她们是穿着鞋,披着外套,她们就会说‘好了,好了,今晚够了……剩下的我们下次再续’……这明显会令人沮丧。”

“有时候,男人会有点太害羞或者太胆怯,不敢一直推进,因为他们想要……想要很明确的共同意愿。我的意思是,他们想要很多,就像是……一张她写在纸上的同意书,说‘我们可以进行到底了’。因为说白了,这是很微妙的,你必须要……你要感应那个合适的时机,而有时候将事情向前推进并且引领,是你的责任。”

关于教导男性如何跨过这种最后一刻对性的抵抗,我去向刑事律师凯特·帕克(Kate Parker)征求专业意见,并且给她看了一些教练的视频。

她告诉我说:“我觉得这真的很令人不安,因为它在鼓励年轻男性无视这些女性亮起的红灯,而这是他们应该识相,警觉并且回应的。”

“就我所看到的,这当中似乎没有任何性侵害——暂时还没有。但是他们对这种最后一刻的抵抗指导得越多,越是教这些年轻男性去忽略任何表示不愿意的讯号,我们就会离性侵越近。”

苏格兰强奸危机援助热线(Rape Crisis Scotland)的主管桑迪·布林德利(Sandy Brindley)告诉我说:“我认为,勾引艺术家推荐这些手法,真的对男性没有好处……而我的建议会是这样,这不是你应该采取的手法,因为你可能会面临非常、非常严重的后果。”

 

 

 

 

揭露身份

在训练营过去五个月后,我又回到了伦敦——这一次我是以一个BBC记者的身份,来查问那些我接触过的勾引艺术家。

几个星期里,艾迪·希琴斯都拒绝与我接触,然后我找到了正在指导另一组人的他。我问他,为什么要向女性施压,迫使她们上床。他怒了。

“这样说完全错了,”他说,“完全错了。你完全是断章取义,然后扭曲了整件事……兄弟,这是一种艺术,这是艺术……它完全是你情我愿的。”

“我们确实给了男人帮助……如果就算是,我们也是帮助避免了强奸的文化,帮助他们避免犯罪,或者硬来。”

里查德·胡德否认自己是教导男性如何向女性施压,令她在性上面就范,并且说,所有的记录都显示,所有这些女性都是自愿的。

“我们从来不拍少女,我们还有女演员,”他向我表示。

“所以你没做错任何事?”我问。“对的,”他说。

“然后你不认为你犯了法?”我直接问他。“当然没有,”他回答说。

之后,我又和里查德·胡德谈过。“街头吸引”随后删除了我问及的那段偷拍片段。

然后,在我的纪录片播出之前不久,YouTube将“街头吸引”所发布了超过100段影片删除了。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