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时事评论

无论如何,世界将有巨大变化,回不去了…

来源:张系国 (11-11) 小编ID:1506482455

美丽新世界或勇敢新世界?

张系国(匹兹堡)

这一阵美国总统大选闹得如火如荼﹐刚好我住在选战关键的美国宾州﹐感受特别强烈。一个多月前﹐住在加州和波士顿的两个女儿不约而同都来提醒我一定要去投票。选举前一天﹐连十四岁的孙女都来催票。我以为Z世代比较不关心政治﹐原来刚好相反﹐他们比X世代更加进取﹐而且对未来并不悲观。我问孙女为什麽反对川普﹖她毫不迟疑说﹕「他是种族主义者﹗」

宾州的二十张选举人票果然成为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等到宾州开票的结果出来﹐拜登就跨过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宣佈当选。当天居然收到两位美国朋友的信﹐感谢包括在下的宾州选民「救了美国」。当然他们都是生活在大城市裡的自由主义者。选举结果或许对美国一半选民而言是圆满落幕,可是对另一半选民而言可能是另一场斗争的开始。

有趣的是美国大多数民调机构对选情的预测再度失灵﹐它们的解释是川普有许多隐藏支持者。如果有一种现象始终观测不到,但这现象确实存在,那就不是现象存不存在的问题,而是观测仪器的问题,更进一步就是观测理论的问题。2016和2020年两次美国总统选举,民调机构都对选情的预测错误﹐曝露出美国民主的主流理论出了根本问题。许多人不再认同主流﹐宁可隐藏身份﹐成为「选战奇兵」。

为什麽选民宁可选择满嘴谎言的坏人川普﹐却不选择有同情心的好人拜登﹖不是拜登人还不够好,而是背后的民主理论丧失说服力。以宾州为例,除了东部的费城和西部的匹兹堡及其郊区,其它都是「红区」。我最近因为好几次开车去波士顿看女儿,都要经过红区。红区的许多小城可以拍时间旅行的科幻电影,因为它们还停留在一九四零年代﹐有古色古香的店铺、大街、甚至老式的习尔斯商店。这不仅是时间遗忘的地方,也是华盛顿政客遗忘的地方。这里的农民和劳工多半没钱进大学,对城裡人又羡又气。他们支持川普﹐也是借此机会出口气﹐教训城裡的统治精英阶级。

这使我想起中国每个朝代最后的革命都来自乡下。现在美国的「川普之乱」其实也是一种「乡村革命」。中国历史上从黄巢到洪秀全都是从乡村革命起家,这些野心家利用人民最后背弃人民。从历史的角度看,川普和这些野心家一样﹐他所做所为并不奇怪,人民死心追随也不奇怪。至于有钱人和资本家支持川普是为了本身的经济利益,保守基督教派是为了宗教原因﹐但他们并不认同红区文化﹐也不一定住在红区。

川普和传统野心家最大的不同是他掌握网路科技,因此可以直接和他的拥护者联心﹐让支持者觉得贴心。他又熟悉电视媒体节目模式﹐懂得如何製造高潮。但川普不断製造恐惧仇恨,有一半人民已经厌烦﹐也担心他最后变成独裁者。但另外一半人民仍然视川普为救星。

经过四年川普之乱再加上疫情蔓延﹐美国迫切需要休养生息。中国过去也是一样。在所谓雄才大略的皇帝之后,一定是个看似不怎样的君王与民修养生息,例如文景之治,然后进入太平盛世,然后再度天下大乱。

正因为拜登不是个雄才大略的人物﹐他会与民休养生息,在目前是最合适的美国总统。拜登出生在宾州的斯克安顿,这是贫穷的矿区。所以如果谁最能瞭解红区的美国人民,其实拜登是最好人选﹐就看他能不能将心比心赢得红区人民的信任。

拜登和哈里斯在民主党党内初选时有过衝突,他却选择哈里斯为副手。选后第一次演讲,他竟然让哈里斯先发言,这都是拜登大气的一面。总统本人不一定有才,知人善任不忌才最要紧。四年后民主党可能分裂,共和党也可能分裂。但是眼前能让人民休养生息最重要。

无论如何﹐美国政治天翻地覆进入另一个时代﹐不会再回到过去了。从前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美国内战不是为瞭解放黑人﹐而是工业北方和农业南方的战争。也就因为别人恩赐的解放不是真正的解放﹐美国的种族问题迄未解决。未来的斗争很明显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后的美国和第三次工业革命前的美国的斗争。很巧或无可避免的﹐种族衝突再度成为导火线。究竟能不能化解﹐恐怕很难说。

一叶知秋,世界将有巨大变化,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智慧机器的革命。人工智慧﹑生化科技加上传染瘟疫﹑生态灾害﹑气候变迁﹐导致新人际关係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出现。美国是个眼前的例子。其实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可能出现类似的巨变和对立。「美丽新世界」所谓的 Brave New World 可能真的必须理解为「勇敢新世界」﹕只有人类不断勇敢改革前进才会有生路。

但如果做不到这些呢﹖郑板桥说过﹕「世道盛则一德尊王,风俗偷则不同为恶」。这是真正的乱世,我们只有维持个人操守,保护家人朋友。能够一家人在一起彼此相濡以沫,就算很幸运了。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