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中国要闻

中国腐败重灾区:国开行高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来源:RFA (09-14) 小编ID:1506482455



国开行广东分行原行长吴德礼

在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陈元的“自留地” 腐败重灾区 国开行的贪官知多少?》中,已经点出了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元的“自留地”国开行里,被陆续清查出来的分行行长以上级别的重量级贪官名单。包括:

党委委员兼副行长王益

党委副书记兼副行长和监事长姚中民

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胡怀邦

党委委员兼副行长何兴祥

北京总行运行总监章茂龙

山西省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王雪峰

湖北省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林放

海南省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徐伟华

天津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郭林

至于本专栏上篇文章中还没有列出的,陆续被清查出来的国开行总行和分行的金融高管们至少还包括:

广东分行行长兼党委书记吴德礼

大连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李葆育

山东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钟小龙

湖北分行党委副书记兼第一副行长(正厅级退休待遇)杨德高

北京总行总务部资深经理钟道华

北京总行市场与投资局局长陈晓波

北京总行基建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龙延军

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原重庆市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张林武

以上 是不完全统计,其中肯定已经不再人世的,是在山东分行行长位置上自杀身亡的钟小龙。按照当时中共官方媒体的说法:2019年7月17日,国家开发银行山东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钟小龙在国开行宿舍椿树园的家中割腕自尽。据知情者透露,除了割腕,钟小龙还给自己胸口补了一刀,“情状相当惨烈,不知有何隐情”。家人发现后送往医院,当晚不治身亡。据指,此案牵涉多名在任及离任官员。



原国家开发银行山东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钟小龙。(Public Domain)

接下来,中宣部下令要求所有媒体不得转载已经被原发网站删除的《国开行山东行长钟小龙自杀 疑卷入数十亿违规担保案》一文 。不过,财新网的另外一篇相关报道至今还可以查到,内容是:经财新记者获得多方印证,这一消息属实,且背景复杂,牵涉好几位在任或不在任官员,可谓是案中案。总体而言,这是多部门、多个专案组分头独立调查后的结果,也和国开行2018年下半年换班子后,主动自我筛查、排查过往风险,积极追责的金融反腐行动有关。

在钟小龙自杀16天后(2019年7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公告称,胡怀邦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中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时的胡怀邦已经卸任国开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一年时间了。

另外,如上名单中的广东分行行长吴德礼案的整个办案过程都非常奇怪,他的儿子吴昊和妻子冷庆云均已经分别领刑,主要罪名就是与身为国家开发银行广东分行行长的吴德礼“共同受贿”。但这个吴德礼,居然至今还没有被纪检部门宣布“移交司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中国内地多家媒体相互转载过的《游走在官商边界的行长之子》一文中记述说:2016年5月10日,经指定管辖,河北省阜平县人民检察院对吴昊涉嫌受贿一案立案侦查。同年6月3日,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同年9月29日,批捕在逃的吴昊从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经西双版纳投案途中,被云南磨憨边防检查站抓获,并羁押于云南勐腊县看守所。2016年10月11日,吴昊被阜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另外一篇标题为《国开行一女干部获刑4年 利用丈夫影响力收受贿赂逾500万元 》的报道文章中介绍说:因涉国开行广东分行原行长吴德礼受贿案,2016年6月,检察机关对吴昊和冷庆云母子批准逮捕。同年9月29日,二人自老挝入境西双版纳准备回国投案时,在边防检查站被查获。冷庆云与其丈夫一样,都在国开行系统工作,此时60岁的冷庆云已是国家开发银行北京分行退休干部。

如上文章详细介绍说:吴昊算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80后”,其父亲吴德礼长期在国家开发银行工作,并先后在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市分行、广东省分行担任行长职务,其母亲冷庆云也在银行工作。虽然自己年轻,但因为其父亲掌握着贷款发放的审批权,吴昊的周围经常会出现一些企业商人,他们都想通过吴昊拉近与吴德礼的关系,而吴德礼也想通过儿子之手向商家收取好处费。



原国开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胡怀邦。(Public Domain)

因为家庭条件优越,吴昊在大学期间学习态度并不好,成绩很一般。看着儿子的学习状态,吴德礼很是着急。这时候,有朋友建议可以考虑将吴昊送到国外去留学几年,拿个文凭后再回国,这样可能便于就业。2008年,华某集团公司总裁成某应时任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分行行长吴德礼相求,通过一在美国的黄姓友人帮吴昊办妥了在美国“留学”的一切手续,并支付了吴昊在美国“学习”的费用。

混到一张美国的“大学文凭”后,这个成某又应吴德礼的要求为吴昊办“投资移民”,共计花出400万元。2013年,吴昊手持美国绿卡归国,华某的公司又出资一千三百多万元在深圳给吴德礼买了4套房,其中两套房产登记在吴昊名下,另外两套房产登记在华某公司职工周某名下。但是这4套房产的不动产权证都由其妻子冷庆云保管。

吴昊向法庭交待,其父亲吴德礼交了40万元定金和100万元购房款,他本人交了13万多元的契税,其余的购房款和契税都是成某送给父亲吴德礼的,大概一千两百多万元。后来吴德礼为了掩盖购房款的资金来源,应付国开行总行巡视组的调查,让儿子吴昊和妻子冷庆云与向某多次伪造了借款协议、还款协议、抵押合同、借款合同,同时还办理了房产抵押登记等手续,并且这些手续和房产证都由冷庆云保管。

因为父亲掌握了一些企业贷款审批的大权,吴昊也频繁成了父亲收取贿款的“二传手”。财新网曾有报道说:2010年和2011年两年间,龙光集团有限公司从国家开发银行广东分行获得两笔大额贷款,其中广西贵梧高速项目贷款84亿元,成都绕城高速项目贷款68亿元。这两个项目均为银团贷款,国开行广东分行是牵头行。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期公布两份裁定书,显示出龙光集团和国开行广东分行的特殊关系。

而在这150多亿贷款的背后,则是吴德礼直接开口要求该集团的纪某为自己儿子在深圳买房提供支持。于是纪某直接交给吴昊和其母亲冷庆云500万元现金。2015年3月,吴德礼利用担任国开行广东分行行长的职务便利,为广东佛冈某生物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在公司成立过程中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10%的股权,价值200万元。因吴德礼是国家公职人员,上述股权以吴昊接收转让的形式无偿授让给吴德礼,并将股权登记在吴昊名下。

以上无疑只是吴德礼的部分受贿案内容 ,而且全都是在吴昊和冷庆云被庭审过程中公开 宣布出来的。

2018年10月15日,河北省阜平县人民法院对吴昊受贿罪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吴昊犯受贿罪,3次受贿数额折合人民币共计2357.880266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应认定为与吴德礼构成共同受贿,对其应当按受贿罪的共犯定罪处罚。法院同时认为,在共同受贿犯罪中,吴昊仅参与收受财物,系和其父及其母的整个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的从犯。案发后,吴昊主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且赃款已被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追缴,依法可以对吴昊减轻处罚,故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30万元。

在此之前的2018年4月,吴德礼的夫人、吴昊的母亲冷庆云已经被河北省涞水县法院以共同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吴德礼夫人冷庆云和独生儿子吴昊分别获刑的一年多以后,冷庆云在国开行北京总行的密友、吴德礼的前上司、胡怀邦的夫人薛迎娟,被从中纪委的“双规”地点释放。

说起来,胡怀邦在位时的几乎所有受贿物款,都是他夫人和儿子以他的名义收受的。被中纪委指斥“家风不正,家教不严” 的胡怀邦不但是中共副部级以上贪官中,少有的从不“乱搞男女关系” 者,而且在自己入狱后所存之唯一生存信念就是极力保全夫人和孩子。也正是因为胡怀邦在中纪委调查阶段,即把原来是夫人薛迎娟主谋的所有受贿行为全都揽到自己头上,这才换得中纪委调查组对薛迎娟做了“不予移交司法” 的建议。

薛迎娟获释回家后,一联想到吴德礼夫人和儿子的下场就对自己丈夫尽可能保全家人,把罪责全部揽到自己头上的“义举” 更感内疚。当胡怀邦被“移送司法” 的消息传出后,看到网络上的官方报道都是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胡怀邦的夫人薛迎娟曾在美容院自夸‘我家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了’”,当然也可能还想到了日后丈夫被判刑时肯定附加没收个人全部资产,日后自己虽然不会入狱,但后半生肯定是生活无着。万般自责、万念俱灰的薛迎娟于2020年5月8日,在北京康乐里小区从十层楼的窗口一跃而下。

回过头来再说吴德礼的夫人冷庆云。2018年被判刑4年的冷庆云因为是2016年9月即被抓捕,所以“押期抵刑期”,另还有三个月的减刑,所以去年6月即已经获释回到广州市番禺区的家中。

当初法院对外公开的对冷庆云的判决书中有一句是说“被告人冷庆云的丈夫吴德礼(另案处理)”;对吴昊的驳回上诉判决书中也写明,“涉案的龙光集团董事长纪海鹏、华阳集团总裁成清涛,以及吴德礼夫妇亦将被另案处理” 。但是,去年即已经刑满出狱,出狱后也已经被允许到监狱里探望了独生儿子的冷庆云,至今仍然打探不出其丈夫吴德礼的半点音讯。

毫无疑问,2016年5月中共司法机关宣布对吴昊立案侦查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中共纪检和监察机关即早已经开始了对吴德礼的调查。就算是从2016年5月开始 ,至今也已经是5年零4个月时间了。而这5年零4个月的时间里,对于吴德礼所犯罪行的所有公开披露内容,都是来自法院对其子吴昊和其妻冷庆云的判决书。而对于吴德礼本人,不但还没有被公开宣布“移送司法“,甚至还没有被宣布开除党籍和公职。

也因为有她此前的阔太密友、胡怀邦夫人薛迎娟已经“寻了短见”,所以在北京总行任职期间人缘很好的冷庆云出狱后,北京总行的故友们纷纷致电劝她“一定要想开点儿”。但一说到自己的丈夫这么多年了还是音讯全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总行的朋友们就全都三缄其口。个中原委,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和读者们分析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