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体育娱乐

转战好莱坞,范冰冰这回复出能成吗?

来源:肉叔电影 (10-12) 小编ID:1506482455

2017 年,那时范 ** 还是范爷。

她接到了一个邀请——

出演一部云集各国影后级女星的好莱坞大片。

前几天,肉叔终于蹲到这片预告:

355》。

一部讲述各国女特工的女性动作片

杰西卡 · 查斯坦、黛安 · 克鲁格、佩内洛普 · 克鲁兹、露皮塔 · 尼永奥、塞巴斯蒂安 · 斯坦,卡司可谓亮瞎眼。

期待吗?

真不好说。

这两年,女性打片越来越多。

的确是有市场没错,观众想看。

但看看最近这类片的评分 ......

口碑基本全盘拉胯,观众不爱看。

所以——

当我们看女性动作片时,到底想看什么?

动作片。

从先天优势上来说,这类以身体力量营造感官刺激的作品,向来是男性的天下。

《007》《碟中谍》《虎胆龙威》等系列都脍炙人口。

更是捧红了史泰龙、施瓦辛格和成龙大哥等火遍全球的动作明星。

男性打片虽好,看多也腻。

于是,观众把目光投向了女性。

看 A 爆的女主 slay 全场,多爽啊。

新世纪初,好莱坞就有这么一波出圈之作。

《杀死比尔》里举刀大杀四方的复仇新娘,乌玛 · 瑟曼。

虽然打斗中的她发型凌乱,全身还沾满血渍,但扛起刀遮半脸的样子依旧动人。

以一敌百?不带怕的。

下刀干净利落,眼神狠厉又笃定,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

姐姐鲨我!

安吉丽娜 · 朱莉当年在《古墓丽影》里双枪劳拉的登场,一跃成为全球宅男女神。

唰唰唰一溜后空翻,稳稳落地拔枪就开打。

这种力量感衍生的别样性感,哪怕全身中性打扮也盖不住。

不止耍剑持枪,哪怕是没有章法的抡大斧头也好看。

毕竟,比起本来就擅长用拳脚解决问题的男性。

自古被定性为温柔、娇弱、文静的女孩子动起手来,更多了一层反差魅力视觉美感

比如《生化危机》里的爱丽丝,一袭吊带红裙搭配血浆,又美又飒。

再有《霹雳娇娃》,一口气推出三人特工女团。

暗黑酷 girl 风的套装 + 团战组合技,一记手动旋转的回旋踢,男人都靠边站。

尽管打女们各有各的风情。

但所有的女性动作片,都逃不出一个共同点:

动作戏编排上加入性暗示。

机械怪兽的长臂往地上一砸,穿着紧身短裤的朱莉连忙劈开腿躲闪。

前一秒还在枪林弹雨中激战,下一秒突然开始美女出浴。

还是用的半透明屏障,跟观众玩欲盖弥彰。

正经人谁家里会装这种挡了,又好像没挡的浴帘?

再仔细瞧瞧朱莉挑逗的表情和动作,你在家会这么洗澡吗

这分明是女性打片特别定制场景——

一种在(男性)凝视下,有自觉的表演性洗澡。

无独有偶,《生化危机》的女主出场也是从浴缸里开始。(图就不放了)

巧合?

当然不是。

而是有意为之的,把女性动作片拍成特供的视觉快感片

当时,老牌动作英雄逐步迟暮,传统动作片开始有点颓。

青年男性仍是主要受众,若能打通一波女性观众,就能多开一片市场。

在这种商业逻辑下,又美又飒的女打星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既能让女观众感受到拳拳到肉的 girl power,看到一种(伪造的)女性崛起。

又能让男观众观赏到女星时不时撩人的身体。

双赢的算盘打得哐哐响,本质上——

还是美女剥削电影

打女身上也必然带着一种胁迫感,甚至是压制感。

但这种不符合 " 传统女性气质 " 的 feel,往往在故事最终被消解。

像《古墓丽影》中越挫越勇的朱莉,在影片结尾,一切恶战结束后。

她穿上了一条纯白连衣裙,带上一顶遮阳的花边草帽。

款款地朝镜头走来。

朱莉当年在接受这部作品的采访时,说过这么一句话:

目前流行的女性动作片

只是一种商业现象,而不是社会现象

嗐,是个明白人。

然而潮流在变,女性观众 + 意识都在崛起的当下,这种披着大女主的壳实则媚男的路数,行不通了。

那么,当下的女性动作片,还能打出怎样的新水花?

2017 年,《神奇女侠》以 1.49 亿美元的成本狂揽 8.22 亿美元的票房。

这部作品在宣传时,一再强调性别身份:

女性执导、女性主演。

于是,DC 和漫威发现了新的电影市场香饽饽——

" 女性动作 " 与 " 超级英雄 " 的组合。

《神奇女侠 1984》《惊奇队长》《黑寡妇》《猛禽小队和哈利 · 奎茵》……

女超英,扎堆涌现。

这些作品的共同点十分明显。

故事上,全都简单且高燃。

虽然剧作水平有点参差不齐(的差),但都有着同一宣言——

女权。

女性动作片,天然被视作表达女性主义的最佳载体。

作为充满力量的女行动者和拯救者,似乎本身就自带这层意味。

但也有个不小心就会犯的通病——

主义或意识形态先行的电影,往往容易丢了人物,进而丢了人心。

拿最近的《黑寡妇》来说吧。

寡姐在 11 年间出演了 8 部超英片,人气之高不用说,在女性大片来袭的大潮中也乘上了独木舟。

这次万众瞩目的 solo,却让人看完后感慨:就这?

拍了两小时,寡姐还是半个纸片人,立不起来。

为啥?

人物的复杂性被符号性取代。

影片匆匆交代了黑寡妇的黑暗过去和家庭背景后,就开始了寡姐联手寡妹去击溃反派老巢的常规套路。

说白了,它主要想讲两件事:寡姐怎么和家庭和解,以及捣毁恶势力。

但问题来了——

它没有着墨于寡姐的起源。

人得知道自己从何处来,才会知道要走向何处。

她作为一个前特工到 " 叛逃 " 成为超级英雄的身份挣扎和认同,全都被略过。

所以,就抽掉了人性讨论的空间。

还没有讲清 " 我是谁 ",却急吼吼地去讲 " 我要做什么 "。

另外,寡姐的任务也是高度符号化的。

她要摧毁的红房,专门回收筛选女孩,将她们培养成杀手特工。

女特工们被技术洗脑而丧失了自我意志,成了工具人。

对他来说,我们只是物品

只是他可以随手扔掉的武器

因为总会有更多的寡妇被训练出来

红房显然象征的是父权制。

不过。

这层表意,是一种牵强设定。

试想:红房有这么先进的科技,为什么只控制女性不控制男性?

红房里被控制的女特工,她们具体过着什么生活?

不得而知。

大概只能回到前面说的,黑寡妇,是以女权表达为先的。

当然问题不在于女权表达本身,而是它的表达根基完全脱离现实考量,也不涉及女性在性别困境下的真实体验。

反而生产出来的是,沦为符号的人物和老套的剧情。

再跳脱一层出来看:

旨在为性别宣言服务的女性角色,又何尝不是工具人?

除了女超英动作片,近年还有不少重启和翻拍之作。

有男 IP 翻拍变成女性版,比如《瞒天过海:美人计》。

还有经典女性动作 IP 的翻新,新版《霹雳娇娃》。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波降智的男性工具人,用来突出女主们的强大。

著名影评人罗杰 · 伊伯特说过一句话深得肉叔心:

" 一部电影的好坏,取决于其反派的水平。"

复杂强悍的反派,往往能反哺主角的人物层次感。

《蝙蝠侠:黑暗骑士》之所以那么经典,功劳之一就在于反派小丑的塑造。

新《霹雳娇娃》的结尾,当大反派带着一堆男打手,得意洋洋出来发表厌女言论:

女人终究是女人,一直以来都是

女特工只需一句暗号 " 释放力量 " 就能改写局面。

在场所有男的突然一个个昏厥倒地,连打都不用打就结束了 ......

???

我甚至都怀疑这是一部高级黑作品,实力反证反派那句话。

而这样的弱鸡男反派,还在批量生产中。

今年刚出不久的《火药奶昔》,这个破门场面就把我看醉了。

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试图撞开一扇厚实且比他宽四五倍的大铁门。

当他在门前敷衍地做准备动作的时候,肉叔一度天真以为此人没准有神力。

然鹅并没有

不痛不痒的撞击之后,大门纹丝不动。

相信此刻观众们都和肉叔,脸上全是问号。

这边,男性全都出来展示自己的无力和无脑。

而另一边,女性角色强大得跟神仙没什么区别。

从没开过车的八岁小女孩,在女主的口头指导下,秒变老司机上路飙车。

不仅能 hold 住 180° 的急转弯,还能和持枪而来的杀手们正面硬刚。

(肉叔想起来挂了三回的科目三,老泪纵横)

观众爱不爱看,这几部片在各平台用低分作出了回答。

归根到底——

为了大声喊出口号,符号化的角色设定让一切变得不可信。

这样的女性动作片,再多再重的拳打脚踢和枪林弹雨,都打不中观众的肾上腺。

只是捶打观众的智商。

那么地无力。

而无力的动作片,没人爱看。

让我们再次回到动作片上。

节奏明快,重在肉搏的动作片里,打只是表象。

主人公们不停的打打杀杀,植根于愤怒——

服务于内里的精神追求。

大多数时候体现为复仇,一种对正义的执着追索。

而女性动作片的愤怒底色,有时携带着微妙的不同。

比如,想过另一种生活而不得,一种处于低位被压抑的愤怒。

说了那么多反例,来个正面教材:

经典作《卧虎藏龙》的玉娇龙,一个就爱玩儿的女侠。

动作戏编排的细节,都不忘揉进人物性格。

上一秒,刚喝完对手递过来的水。

下一秒,猝不及防地甩出飞毛腿,狠狠地踢中对方肚子。

打到没力气了,对手也已经瘫倒在地。

她却还坚持爬起身来,再补一脚才甘愿坐下。

玉娇龙身上一股孩子气的撒泼劲儿,还有那种拼到底的执拗,在这一顿打里头都给呈现出来了。

沉住气在细节上做好人物,才能让主人公的每次出招显得更有力。

玉娇龙的成功就在于深谙此道。

全片她大部分恶狠行为,都只为了一件事——

拿下武林大侠李慕白的青冥剑。

为什么?

这不只是一把剑,而是打开她人生大门的钥匙。

这把剑代表着她的江湖梦,她向往着一种仗剑走天涯的潇洒生活。

可她被父亲指婚嫁人,身不由己。

当她扮成男儿身逃出家门,她迎来人生第一场大阵仗动作戏。

开场很有趣。

遇到了一个与自己待嫁夫君同一姓氏的大哥,突然气不打一处来。

你活该倒霉姓鲁

我听到你的名字就想吐

要比划,就拿你先开刀

她的杀气之重,让眼前这位鲁姓大哥瞬间有点怂了,眼神不自觉开始躲闪。

果然,大哥几脚就被踢飞。

玉娇龙在酒馆里开始一阵猛打,就像一头被关久了的困兽。

而此刻不需明说,我们都知道,是什么长久来困住了她。

我们也知道她打斗时的愤怒背后,渴望着什么:

我乃是潇洒人间一剑仙

恣意挥洒的身体力量。

满腔怒气的格斗厮杀。

" 表面功夫 " 的内里,是植根于个人的渴望与抵抗。

再说个近的,上个月网飞新出的《凯特》。

女主凯特从小被父亲般的师父训练成一名职业杀手。

当她准备金盆洗手重新开始时,却被人投了无药能解的毒。

生命只剩不到一天时间,她决定复仇。

当她冲进那个投毒者家中,举着枪瞄准他的头,其女友跪下求凯特,一句话戳中了她的软肋:

我们现在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

过不一样的人生

凯特盯着那女人恳求的眼睛,迟疑再三,还是放下了枪。

那个瞬间,她像是看到了自己。

她懂得那种想重获新生的渴望。

这才对头。

其实换种思路,有时候愤怒的表达不必流于表面的去说困境有多苦,将男性角色打成邪恶的对立面。

拍出她们对另一种生活的渴望之深,足矣。

这种渴望,看似有普世共鸣的一面,又在某种层面上独属于女性。

这才是女性武打片的正确打开方式。

所以,回到文章最初的问题:

当我们看女性动作片时,到底想看什么?

我想——

她至少不必出卖色相。

她也不用沦为商业噱头的女权符号。

就让女人好好当个人,足矣。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