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社会是怎么把一个老实人逼成杀人犯的?

来源:桃花潭李白 (10-14) 小编ID:1506482455

原标题:从莆田杀人案,看世道人心

image

一、

你会杀人吗?老实人逼急了会杀人吗?

老实人欧金中,杀人了。

10月10日下午1点,55岁的欧金中拿着砍柴刀,走进了邻居欧某春的家。这个平常老实讷言的男人此刻疯了,他见人就砍,邻居欧某春一家四代人,2死3伤,伤者中有10岁的孩子。

这起重大刑事案件背后起因,仅仅只是因为邻里间造房子引发的矛盾。

欧金中在菜场卖鱼。他生活的上林村,在莆田平海镇。2016年,欧金中发现家里的房子成危房了。于是,来年,他就向当地政府申请了危房翻盖。房屋新建手续,很快批下来了,政府同意他在原有土地上建盖新房。但按新的规定,面积要从原有的400多平米,缩为150平米。

虽然面积改小了,但欧金中还是挺开心的。他立马去订购了一批建材,找了造房的工人。但开工没多久,就被邻居举报了。他上前解释,但没用。土地局的人来过了,警察也来过了,邻居欧某春更是叫了一伙人,天天来闹。挖土机不让过路,建材不让运进来,挖出来的土不让堆放。只要一开工,欧某春就往挖土机前站着,阻挠施工。

欧金中找过村里,也找过镇里,甚至去市里上访过。市里的答复是,让镇里解决,镇里让村里,村里的干部,是欧某春的亲戚。欧金中,还找过村里其他的村民,希望他们能出借一下自家的田地,给自己开一条运输建材的“通道”。村民乐意借,但随即都纷纷变卦了。谁也不敢惹看不见的势力。

在上林村,有个不可思议的规定。即使建造手续完备,你翻盖新房,还得邻居们签字同意。势单力薄如欧金中,怎么努力,也拿不到这个签字同意。可只要没这个签字同意,邻居怎么闹腾,村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房子已经拆了,新房子又没法开工。百般无奈,欧金中只好在原宅基地上,搭了个临时雨棚。总想着,下个月或许就能开工了。不想,一家四代人,一住就是5年多。包括他89岁的老母亲。

image
欧金中的雨棚。

image
两家房子前后进。

二、

5年前的欧金中,尚相信世间有道理可讲。

他去过信访办,打过市长热线,找过报社、电视台。有人告诉他,现在喊冤要上网。他就花500块买了个红米手机,没啥文化的他,学会了上微博发帖求助。为了有人看到他的求助,他咬咬牙又买了个微博会员,为了求人转发,他到处求网友,还给人发红包。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但都石沉大海。他也想彪一下,打了110。警察来了,瞟一眼他家院子,说你先把院子里的土运出去再说。他也拖来村干部,村干部说了句“会保护你家动工的”,就走了。没人替他出头,也没有哪个部门,拿出实质的保护行动。

正气弱,邪气就强了。欺压他的势力,更猖狂了。

image

5年多时间,欧金中穷尽努力,尝试了他能想到的所有维权途径。案件发生后,《新京报》记者走进欧金中的雨棚,在一张摊开的烟盒上,这个没读过几年书的男人,在纸上写满了媒体、信访、纪委、公安等各个部门的联络方式。

image
(写满伸冤电话的烟盒纸)

5年多,冤屈就这样积压着。一直压到,不相信还有公道的那一刻。

案发前几天,莆田刮台风。欧金中居住的雨棚,因风倒塌,雨棚残片掉入邻居欧某春家。欧金中夫妻俩去捡,却引来邻居一家辱骂,双方吵了起来。

撑了五年多的骆驼,被稻草压垮。第二天下午,欧金中拿着砍刀,进了欧某春的家。

三、

截至发稿,欧金中仍未归案。

这样一个社会高关注度的案件,以我们现在的刑侦能力,以及公安部门的抓捕压力,抓一个没有犯罪经验的欧金中,没什么难度。只要欧不自杀,他应该很快就会归案。

杀人要伏法,可冤屈也要申诉啊。

一个小小的邻里矛盾,在各级政府部门的不作为里,一层一层累积叠加,最终累成一个灭门之恨。这里,只有欧金中杀人了吗?不,杀人者,不止欧金中。更有那些失职失责的部门、官员、媒体。

欧金中要伏法,但这些失职失责,是不是也应该被追究?村里、乡镇到底有没有存在村霸、恶霸仗势欺人,把老实人的尊严,踩在脚底轻贱的人或势力,是不是也应该被揪出来,绳之以法?

政府既然已经审批了手续,改建既然合理合法,又为何出台一个“我家造房子,要邻居签字同意”的狗屎政策?制定这种激发群众间矛盾的政策,用意何在?

欧金中的绝路,有个人因素,更有社会因素。那些置若罔闻的官员、媒体,都在这条绝路上,挤推过他一把。

四、

世道坏了,人心就坏了。

老实人杀人了,要看看老实人遭遇了什么。追查严重犯罪的作案动机和背景故事,就是为了展现背后的社会问题,避免悲剧再度发生。

这五年多,欧金中的事件,有无数次机会可以避免。只要有一个部门或官员,有一点点权力,替他撑腰,还他公平,都不会造成今天这个恶果。

杀人、被杀,没有人是赢家。

对欧金中来说,伏法是他应得的惩罚,但社会也欠他一个痛痛快快的伸冤。他要一个答案,一个公平,即便死于法律的审判之下,他也得倾吐冤屈,爽爽气气去死。多年的苦闷,压抑和欺凌,社会欠他一个说法。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