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一场关键领域之战:中国已成大赢家

来源:纽约时报 (12-02) 小编ID:1506482455

在11月15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峰会中,拜登总统承诺将与中国进行他所谓的“简单、直接的竞争”。然而,北京已经在一个关键领域击败美国及其盟友:数据。

数据相当于21世纪的石油,是推动人工智能算法、经济实力和国家力量不可或缺的资源。这些数据的源头是我们所有人:我们的健康记录和基因序列、我们的上网习惯、我们企业的供应链流、手机、无人机和自动驾驶汽车吞噬的巨量图像。

在21世纪,竞争全球影响力将需要保护和利用这些数据来获得商业、技术和军事优势。到目前为止,中国正在赢得比赛,而西方几乎没有参与。

通过最近建立的法律法规架构,习近平一直在努力使中共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数据中间人。北京是怎么做到的?通过将中国数据与世界隔离开来,对全球数据流动施加新的域外权力,并将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置于法律约束之下——同时通过合法和非法手段吸收其他国家的数据。

中国数据代表了约14亿人的模式和行为,习近平知道,仅仅封锁中国数据也能阻碍北京的竞争对手获得全球经济优势。

拜登政府曾谈到数据在我们与中国的竞争中的重要性。但是没有看到相关战略。这威胁到美国人的隐私、经济竞争力、国家安全和未来的全球地位。这将是对美国2022年对华政策的重大考验。

美国政客日益担忧美国科技巨头对大数据的收集和潜在滥用,然而大数据在中国野心中的核心地位,以及我们自己的数据在实现这些野心的过程中被滥用的方式,却落入华盛顿的视野盲区,这让人困惑。

更加令人困惑的是,美国两党意识到北京了对美国资本市场等其他美国资源的利用和武器化。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华盛顿终于开始解决——尽管是时断时续地进行——美元自毁性地大量流入中国军事和全球监视机构的问题。虽然此类措施仍需大幅扩展,但至少政策制定者现在有一些工具来限制北京轻松进入美国资本市场。

然而就数据而言,情况并非如此。北京认为可以为所欲为,而西方过于分心或鲁莽,无法做出有意义的回应。习近平从上台之日起就设想长远,大胆行事。

习近平在2013年就任国家主席后不久宣布:“浩瀚的数据海洋就如同工业社会的石油资源,蕴含着巨大生产力和商机,谁掌握了大数据技术,谁就掌握了发展的资源和主动权。”

从那时起,北京一直在构建框架,以确保大量积累的数据服务于中共战略利益。

2017年实施的一系列法律确立了中共对中国网络上的私人数据的访问权,无论是在中国境内的数据还是与华为等中国公司有关联的海外数据。

现在北京已经悄悄颁布了一套新的法律——首先是9月的《数据安全法》,随后是11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这些法律不仅要求访问私人数据,而且要求对其进行实际控制。

这对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们的中国数据不仅必须留在中国供政府访问,而且北京现在要求控制这些信息的去处,例如是否可以发送到自己的总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企业实验室,或者一个已提出执法或监管要求的外国政府。

根据北京的新法律,遵从涉及数据的对华制裁可能会被认定为犯罪——例如对牵涉人权暴行的中国实体关闭银行服务或云服务。在这些情况下,外国公司可以选择听从美国法律或中国法律,但必须二选一。

这些法律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特斯拉、苹果和其他公司选择建立专门的中国数据中心——有时与中国国家实体合作,以免他们无法进入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高盛在向美国总部发送备忘录时面临压力。

北京最近的行动辅助了其从全球范围内购买、窃取和以其他方式获取数据的长期努力。它入侵跨国公司数据库,在外国大学和公司开展“人才招聘”计划。它收购了外国公司,例如一家意大利军用无人机制造商。它在硅谷等开放的外国市场为自己的数据驱动型初创企业提供资金。

这种做法是赤裸裸的不对等,依赖的是对外国数据的获取,同时拒绝外国人访问中国数据——并且似乎假设外国政府不会做出回应。毕竟,美国没有全面的联邦数据治理办法,而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主要关注消费者隐私。

美国和盟国的政策制定者是否会制定办法,以限制战略数据流向中国?目前,拜登政府的回答是:也许吧。

“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将大数据视为一种战略资产,”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今年夏天表示,“我们必须以同样的方式看待大数据。”

这是清晰而引人注目的语言。但从习拜会的官方讲稿来看,数据在拜登与习近平的议程上似乎并不重要。

迄今为止,美国的政策补救措施无效且不充分。

6月,政府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采用新的监管程序,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跨境数据流动。但新流程尚未投入使用,尚未针对中国无人机、中国进入美国数据中心和生物技术实验室或其他潜在目标。

与此同时,美国外交官和贸易谈判代表在数据问题上的参与主要是与欧洲监管机构就美国科技巨头的隐私规则展开激烈斗争。来自北京的更大威胁在很大程度上未被提及。

好消息是,如果民主国家齐心协力,他们可能会比北京处于更有利的位置,北京的多疑妨碍了自己的前进。

最近几个月,习近平打击了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民营科技巨头,迫使它们将自己的数据宝库交给政府控制的第三方。此次打击行动抹去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市值,也降低了这些公司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不再对自己的数据有控制权。

但指望靠中国的专横霸道来保持美国的优势算不算策略。

一种更明智的方法将在国内开始,实际(和有力地)执行拜登政府6月的行政命令。这将需要阻止或解除大量美国敏感数据流向中国的协议,无论是通过医疗记录、手机应用程序还是其他渠道——所有这些目前基本上都不受监管。

民主党盟友还必须共同努力,促进彼此之间的数据共享,同时限制流向中国的数据。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提出了一个蓝图,我们应把这个名为“可以信任的数据自由流通”的想法作为联盟政策。

过去整整一个世代,北京在设计全球数据重商主义战略方面一直非常有效:我囤积数据,你放弃数据。

如果华盛顿及其盟友不组织强有力的回应,习近平将成功地占据未来全球力量的制高点。

Matt Pottinger是前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他是胡佛研究所的杰出学者。David Feith是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任期至2021年初,他是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副高级研究员。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