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无家可归者”的辉煌 “注定”无法上岸的珍宝海鲜舫

来源:凤凰网 (06-22) 小编ID:1506482455

如果你在夜晚的香港岛西南深湾,看到一艘雕梁画栋、流金溢彩,仿佛一座浮城的大船,不用疑惑,这不是海市蜃楼。它就是珍宝海鲜舫。

它被誉为世界最大海上餐厅,也是香港开埠以来最大的辉煌。每一位去过的人,都会心满意足。

在这些客人中,有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的女人,更多的时候,人们称呼她为伊丽莎白女王。除此之外,火箭队球星麦迪、汤姆·克鲁斯、周润发夫妇等等名人,也都曾是这里的顾客。

都说香港电影“尽皆过火,尽是癫狂”。而这艘宝船,何尝不是如此。

也因此,没有人会想到它会倒下。直到珍宝海鲜舫的母公司香港仔饮食集团发声明表示:6月14日,离港的珍宝海鲜舫,昨日于西沙群岛附近水域入水翻沉。由于事发地点水深超过1000米,拟进行打捞工程亦非常困难。

各位读者可能不知,宝船“出身”于没有土地,终日漂泊的疍家人。尽管百年后,一切早已翻天覆地,可它依旧没能逃离,不能上岸的命运。

一段传奇的落幕总是让人唏嘘。但我们也应该了解传奇的开始。有始有终,我们才知道“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里去”。

疍家人的“水上烟火”

在香港被英国人强占以前,香港岛南边的香港仔就是渔港。这里居住着一群以水为生,终日不能上岸的“族群”——疍家人。

对于疍家人的来历,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公元前110年,也就是汉武帝时期,一部分难民逃入闽东南沿海等地。久而久之,这些遗民舟居水处,四处漂泊,形成历史上独特的水上居民。

从元朝到清朝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疍民备受欺凌。虽然主要风俗习惯与陆上的汉族相同,但由于没有田地,疍民不准上岸居住,不准读书识字,不准与岸上人家通婚。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疍民的漂泊才得以结束。

久居海上,疍民练就了一身捕鱼的好本领,还擅长将水产做成既简单又鲜美的佳肴。如今人们常吃的“艇仔粥”、“避风塘炒蟹”,就出自他们的渔家食谱。

上世纪二十年代,香港仔出现了水上餐厅。只不过那时候更多是对内经营,并不对外开放。

之后,香港出现了一阵兴办“歌堂趸”的热潮。所谓“歌堂趸”,正是这些水上人开设的酒楼,其受到经营南北行的商贾的欢迎,海鲜舫这门在船上餐饮的独特形式,迎来了蓬勃的发展。

二战后,随着大批华人迁居香港,大量的资金、技术也来到了这里,香港逐渐实现了工业化。另一方面,随着外国市场对香港产品的需求日益庞大,港岛的航运业也迎来了一波热潮。

五十年代中期起,华人船东崛起,旗下的船队在往后数十年间急速发展。而随着国人航运业的发展,海鲜舫这个业态也赶上了时代的“风口”,迅速得以发展壮大。十年间,一度有十多艘海鲜舫停泊在香港仔避风塘。

自此,疍民不再是曾经的疍民。而珍宝海鲜舫的出现,也只是时间问题。

它要等待的,只不过是港岛的一场必然的腾飞,腾飞成为那颗璀璨的“东方之珠”。

珍宝海鲜舫的全盛时代

早年报纸记载,珍宝海鲜舫由香港商人黄志强以及拥有多家海鲜舫的何斌祥等人共同出资打造。由于生意好做,1970年9月,意欲扩张的老板们集资千万港币,委托“造船大王”王华生的中华造船厂打造了一艘拥有自动电梯、水族馆、纪念馆商场的豪华水上王国。

1971年初,珍宝海鲜舫船身完工。9月17日,船只在香港深湾下锚停泊。

原本珍宝海鲜舫将在当年11月初开业,但是在开业前6天,海鲜舫易燃装修物料发生四级大火,整船焚毁,并造成装修工人及附近渔艇居民34死42伤。

但这场大火,并没有燃尽商人们的激情,他们深谙海鲜舫的商机。

1972年7月,“赌王”何鸿燊和郑裕彤合资买下珍宝海鲜舫的业权,斥资3000万,兴建新舫。

1976年,新的珍宝海鲜舫落成开业。其面积达4180平方米,水上共四层,可容纳2300人,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

装修方面,珍宝海鲜舫仿照中国宫廷设计,单是中国传统手工艺饰物及壁画就花费了600万港元,里面的龙椅据说耗时2年才完工。

尽管海鲜舫在餐食上有着自己的拿手绝活,大厨现场烹饪的方式,也是色香味意形俱全。但其实,人们置身于这样的场景中,吃什么已然不再重要。

曾有人这样回忆道:“吃个饭要坐小船再到大船。珍宝里的装潢,在20年前来说绝对是富丽堂皇,气派非凡。我不记得当时吃了什么菜肴,可我却记得在龙椅上扮皇帝。”

鼎盛时期的珍宝海鲜舫,更是“尽皆过火”,将太白海鲜舫和海角皇宫收购,组成了所谓的“珍宝王国”。

也因此,在之后的岁月里,这里成为许多访港游客必去的景点之一。据说在这艘宝舸上,曾接待过超3000万名宾客。

甚至直到珍宝海鲜舫沉没前,李小龙的《龙争虎斗》、罗杰·摩尔主演的《007之金枪人》、周星驰的《食神》、刘伟强麦兆辉的《无间道2》、以及《生化危机6》等一大批电影,也皆来此取景。

如果说香港是东方之珠,那么珍宝海鲜舫,绝对是宝珠上面最闪耀的一束光。

然而,看似牢不可破的美好,在1997年10月下旬开始,悄悄终止。

此时,一批国际金融炒家,开始移师国际金融中心——香港。

从沉沦到沉没

1997年的金融风暴,国际金融炒家损失惨重。但对香港人来说,也是难免沉痛。

在之后的1998年,“珍宝王国”中的海角皇宫停运,并于1999年12月被售往菲律宾。但在2008年,其又因经营不善而停业。

2011年,海角皇宫被运回中国内地,在青岛停泊。原本按照设想,其将被打造成海上高端餐饮场所。

只不过,十年过去,这艘船一直未能投入运营。

2021年3月,青岛市国资委曾回应称,这艘船已由一家民营企业承租,但由于周边的一些配套设施不到位,所以租赁企业也没有很快地把它投入运营起来。

而没有离开香港的珍宝海鲜舫,同样经营惨淡。

早在2013年,海鲜舫就被爆出亏损严重,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到了疫情前夕,珍宝海鲜舫已累计亏损了1亿港币。

一位27岁的香港市民曾对媒体表示,珍宝海鲜舫更多是一个所有本地人都知道,但所有本地人都很少前去的地方。“那菜单一看就是给游客吃的。”

2020年1月,珍宝海鲜舫将130多名工作人员裁减至60人,营业时间从每天11:00到23:30缩减成周二到周日一天两餐。同时由原本的两个码头营业,更改成一个码头。

到疫情来临,珍宝海鲜舫迅速被业主,香港仔饮食集团关停。集团甚至表示,想把它捐赠给愿意继续运营的机构。

原本,珍宝海鲜舫的海事牌照将在今年6月到期。香港仔饮食集团公司表示,预计珍宝海鲜舫在短期内不可能复业,并且已经没有可供珍宝海鲜舫停放的船厂泊位,也无法为海鲜舫进行每3年一次的大型检查和维修。

因此,珍宝海鲜舫将离开香港,去东南亚进行维修。只不过,具体地点“应船坞要求”不能公开。

2022年6月14日11点45分,经过一个早上的准备,2架拖船及数架护航船开始将珍宝海鲜舫拖离香港仔避风塘。

尽管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衰落,但依旧有人对过往留有惯性,对它念念不舍。

比如市民Ben先生,他住屯门,那天他特意前来,与珍宝海鲜舫告别。他形容,珍宝海鲜舫的远去,“好似一个亲人离开”,而如此情景,更是让他“想哭”。

令Ben没有想到的是,仅仅4天后,他这位无比怀念的亲人,在行驶至南海西沙群岛附近水域时,就因遇上风浪,沉没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

著名美食评论家,金梧桐广东餐厅指南评委会理事长闫涛先生向凤凰网美食说:

“当年的纸醉金迷,穷奢极欲,一定会回归到大众的平常。昔日灯红酒绿的霓虹灯,也终有一日,会在历史的深处暗淡。其实这只是一种悲情氛围之下,公众的物哀而已。这一艘珍宝海鲜舫早不能满足人们的日常消费需求。甚至就连精美品鉴的格调,也像我们记忆深处的祖母一样,注定老去。只是没有想到,一切会结束于一场意外。”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