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体育娱乐

消失23年,春晚天花板去哪了?

来源:往事叉烧 (01-23)



1999年,赵丽蓉备战小品《老将出马》,排练时,赵丽蓉总感觉胸口闷,还经常猛烈咳嗽,开始没注意,直到咳出了血。

赵丽蓉心里咯噔一下,打电话给儿子,说:“儿子,妈最近总感觉身体难受,可能活不久了。”儿子一听吓了一跳,赶紧带母亲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癌晚期。

那时离春晚还不到10天,赵丽蓉排练时间很紧张,她的大儿子找巩汉林商量,巩汉林知道赵妈的脾气,就算病死也不能辞演,为了不影响她的情绪,几个人决定先瞒着她。

为了不让赵丽蓉发现,巩汉林把药的包装撕掉,装成治咳嗽的药,每天给她喝。

后来,巩汉林回忆时说:“你知道她得病之后,她还在那样一种投入的状态,那个心是很难受的,因为你知道,她的生命在一分一秒过去。”

那年春晚依然精彩,赵丽蓉再次贡献金句,“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镜头一扫,观众在台下笑得不停鼓掌。

结尾,赵丽蓉深情地唱了一首《我心永恒》,巩汉林想扶,被赵丽蓉甩开。

春节后,大家向赵丽蓉坦白病情,赵丽蓉心里有数,拍着儿子说:“我要到老了,你可千万要给我藏起来,我希望我这形象在人家心目中老是好的一面,老是特别健康的,一个活泼的赵丽蓉”。



上世纪二十年代,战火侵袭,民不聊生,赵秉忠带着一家逃到沈阳,靠着剃头的好本事勉强落脚。

一年后,赵家的第八个女儿出生,白白胖胖,惹人疼爱,父母给她取了个乳名“老爱”。

赵秉忠在当地戏剧社给演员当容装师,老爱的母亲经常抱着她在后台看。那时,剧社的当家名角儿叫芙蓉花,第一次见到她,便说:“这孩子挺有灵气,长大学戏吧,也许能成大器。”

老爱一岁时,有一次,母亲又抱着她转悠,芙蓉花过来说:“我演这出需要抱个彩娃子,让老爱上场吧。”

母亲担心女儿哭闹,芙蓉花说:“没事,如果闹了,我就说妈妈带你喂奶去。”

谁都没想到,老爱到了台上不仅没哭,还伸出小手摆摆,张开嘴笑了起来,观众连连叫好。

再长大点,老爱就天天守在侧幕看戏,芙蓉花看着喜欢,收她为干妹妹,教她基本功。

8岁时,老爱的父母送她和二哥回老家上学,两人在课堂上坐不住,总是动来动去。老师让二哥背乘法表,二哥不会,还说我给同学表演一段空翻吧,老师又让老爱背《三字经》,老爱傻眼了,灵机一动,站起来说:“老师,我给您唱一段评剧吧。”

课堂被搅得像剧场,老师气得使劲用木棍敲课桌。赵丽蓉没当回事,还觉得这次展现了自己的本事,后来上课,经常是老师在上面讲,赵丽蓉在下面小声给同学唱。

有一天,老师叫来了他们的母亲,还说,你的闺女和小子上不了学,他们不务这个,一个唱,一个跳,这样一来其他孩子也学不好,不如把他们领回去。

恰好母亲要去上海伺候月子,就把他们一起带去了上海。那时,芙蓉花在上海已经很有名,再见到姐姐,老爱很兴奋,正式拜她为师。

拜师会上,芙蓉花说:“老妹子,你已经长大了,到现在连个名字都没有,以后演戏没法写水牌。我给你取个名吧,你就取我芙蓉花的‘蓉’字,祝愿你将来比芙蓉花更加绚丽多彩。你就叫赵丽蓉吧。”



▲ 赵丽蓉 图源|网络

学戏需要下苦功夫,听说临水练习会有水音,每天天不亮,赵丽蓉就去有水的地方练习。夏天还算好,冬天只能站在冰窟窿旁边,冻得直打哆嗦,但她从未偷懒过。

1943年,芙蓉花开始生病,有一次,票已经卖了出去,但她没办法坚持演出,大家正在发愁,赵丽蓉走出来说,我会,让我试试吧。

赵丽蓉才15岁,还没正式登过台,大家有些犹豫,但还是让她上了,最终赢得满堂彩,戏剧大师看到她的表演都连连称赞。

之后的几年,赵丽蓉先后成为张家口“庆丰戏院”和门头沟“青年剧社”的主角,一票难求。但在战火中,剧社先后散了。

与此同时,芙蓉花的病愈发重了,为了给师父治病,在北平,赵丽蓉白天去唱戏,晚上找了一份女工的工作,忙到深夜。

1952年,中国评剧院终于成立,赵丽蓉成为新中国第一批评剧演员。也是这一年,芙蓉花去世。

赵丽蓉很伤心,心想: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名角儿。



在中国评剧院,赵丽蓉遇到了比她大一岁的新凤霞。那时,新凤霞在剧团担任主演,坊间都说“三天不喝茶,不能不看新凤霞”。

赵丽蓉的到来,给剧团带来了很多欢笑。剧团安排两人搭档演出。平日里,两个人一起钻研角色,有种知己之感。

新凤霞早已结婚,看着赵丽蓉还是独身一人,想给她寻一个好丈夫。于是想到了剧团的秘书盛强。

盛强出身书香门第,戴着金丝框眼镜,斯斯文文。

赵丽蓉虽没读过什么书,却喜欢读书人,盛强经常去看戏,觉得赵丽蓉勤劳善良,很有天赋。

一来二去,两人成为情侣。第一次约会,沿着北海散步,害羞得不知道说啥。

“丽蓉,我看过你的戏,真好。”

“我还年轻,艺无止境,你多指导。”

“你真谦虚。”

到了谈婚论嫁时,盛强的父母很喜欢这个朴素的姑娘,一点也不像唱戏的,临走时还把家里的传家戒指给了她。

倒是赵丽蓉的父母觉得两人家世相差太多,怕盛强只是一时新鲜。但看女儿已经铁了心,也同意了。

婚后,盛强对赵丽蓉呵护有加,有空时,还教赵丽蓉读书写字。第二年,赵丽蓉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没多久,又怀了孕。

赵丽蓉非常依恋舞台,即使怀孕也照常去演出。

一开始,新凤霞和赵丽蓉一起做主演,但没多久,赵丽蓉就给领导写了申请,上面写着:本人现请求改做彩旦,希望可以在新凤霞的新戏中出演一个配角。

赵丽蓉的申请让领导犯了难,彩旦是丑角,又叫”丑婆子“,没人会主动请演,赵丽蓉说:“新凤霞的扮相和唱腔都比我好,我给她当配角这戏才能好。”



▲ 赵丽蓉(右)新凤霞(左) 图源|网络

演彩旦的第一场戏是《小二黑结婚》,《小二黑结婚》讲了抗战时期解放区一对青年男女为追求婚姻自由,冲破封建传统和守旧家长阻挠的故事。

赵丽蓉在里面就演母亲“三仙姑”。“三仙姑”是个低俗的人物,在接近人物时,赵丽蓉说:“这种女人我见过,乡下跳大神的。”

最终,这个守旧的中年妇女在赵丽蓉的演绎下变得活跃有代表性。很多人都说,自己是冲着三仙姑来看戏的。

剧目演完引起轰动,好几百个戏曲演员专门去学习赵丽蓉的表演。

慢慢地,赵丽蓉肚子大了,只好在家休息。

谁也没想到,孩子还没出生,有一天,赵丽蓉像往常一样做好饭等盛强回家,回家后,盛强兴致不高,问他什么也不说,只说刚开完会。

第二天,盛强就被门口的汽车带走,去天津宁河县的茶淀农场劳动改造。

丈夫突然被带走,什么话也没留下,此时的赵丽蓉已经在待产,心里焦急但也没人可问。不久,盛强从农场寄回一封信,信中写着想跟赵丽蓉离婚,赵丽蓉不同意,回信,我会在家等你。



▲ 赵丽蓉和盛强 图源|网络

带着儿子苦等两年,赵丽蓉终于收到信件,盛强被允许回家了。等了几天,还没人回来,赵丽蓉去找人,却被告知盛强意外身亡,尸体就埋在西边的荒地。

没看到尸体,只留下了一件上衣和一块手表。下午,赵丽蓉去幼儿园接儿子,回家的路上,赵丽蓉一边走一边说“你爸爸没了”,儿子放声大哭,赵丽蓉再也忍不住,蹲下抱着儿子痛哭。



丈夫去世后没多久,赵丽蓉的大哥树成又遭遇车祸身亡,母亲极度悲伤,受不了打击昏迷,患上脑血栓,医生说,老人就算醒来也可能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了。

身边至亲接连出事,赵丽蓉大病了一场,病好后,又重新站上舞台,尽量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台下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赵丽蓉说:“不能把自己悲伤的情绪带给观众,这是糊弄观众。”

那几年,赵丽蓉塑造了不少经典角色,《花为媒》中的阮妈、《红白喜事》中的老祖宗等等,本应是绿叶的角色,都被赵丽蓉演得活灵活现,甚至还有人说,赵丽蓉开创了“配角也能演成主角”的先河。

1962年,《小二黑结婚》、《花为媒》先后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毛主席看后觉得这些戏“讲明理,通神韵”,想要接见新凤霞和其他主要演员。



▲ 图源|《小二黑结婚》

新凤霞让赵丽蓉和她一同去,赵丽蓉却推脱说:“你去就代表我们大家伙啦,代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问个好!我艺术功底不够还要多磨练,再说,我文化浅,去了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新凤霞只好独自前去。接见时,毛主席问:“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三仙姑怎么没来?”

新凤霞把赵丽蓉说的话复述给主席听,听完,主席点点头,欣慰地说:“没想到,这个三仙姑还是个谦虚的人啊,好,好!谦虚使人进步嘛。”

接见结束后,记者辗转找到赵丽蓉,希望能再采访她,赵丽蓉听后婉言谢绝,还把他带到新凤霞身边让他采访。

事后,新凤霞评价赵丽蓉“不争名、不图利,德艺双馨,品高德重“。

每次演出完,赵丽蓉都赶紧收拾收拾回家照顾两个儿子。家里人看她辛苦,劝她再婚,盛强的姐姐想到了自己的三弟盛弘。

盛弘是辅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妻子因病去世后没有再娶,平时经常帮着赵丽蓉照看孩子。

赵丽蓉听了立刻拒绝,说:“这不是毁我名声吗?哪有嫂子嫁给小叔子的,这让别人以后怎么看我?”

盛强的姐姐劝她,盛弘和哥哥很像,为人老实,你嫁给他孩子也不用改性。

赵丽蓉明白,这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几经思索后终于同意。这事儿传到了赵家,二哥很生气,坚决反对,实在劝不过,便和妹妹断绝了关系。

1964年,赵丽蓉嫁给了盛弘,两人甚至没有办一个像样的酒席,但赵丽蓉不在乎,她只想要个能依靠的家。



▲ 赵丽蓉和盛弘 图源|网络

六年后,赵丽蓉在又生了一个儿子后,终于迎来了一个女儿。

赵丽蓉很高兴,给女儿取名“盛家欢”,谁知,女儿刚出生三天便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残疾,医生说她活不了多久。

那些年恰逢动乱,赵丽蓉也无戏可演。但她和丈夫没有放弃,省钱给女儿治病,日子过得窘迫,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1975年,新凤霞夫妇也遭遇迫害,新凤霞突发脑溢血,半边瘫痪,再也无法登台,而赵丽蓉的女儿也没有活到7岁生日。

十几年间,赵丽蓉几乎无戏可演,等再出山时,已过了50岁。

1980年,赵丽蓉和新凤霞的徒弟合作,出演评剧《杨三姐告状》,轰动一时。

好运没有眷顾赵丽蓉,四年后,赵丽蓉的丈夫盛弘自己在家,因为没有够到药突发心脏病去世。

丈夫的离世给赵丽蓉带来重创,但她没有时间悲伤,依然每天去唱戏。

后来,新凤霞回忆说:“坚强的丽蓉没有因此消沉,她坚强地唱戏,还唱歌,有谁知道丽蓉在台上带给观众欢笑,却在生活中流了多少眼泪呀!”

多年后,采访时,当主持人再次问起这段经历,赵丽蓉只是微微一笑,说:“有天大的事反正得过去,难道(人的)一生都那么平坦么,不会吧,有我也不管那些,睡一觉就完了。”



赵丽蓉在评剧院演出时,导演杨洁经常来为演员录像,两人相识。

1986年,中央电视台拍摄电视连续剧《西游记》,杨洁邀请赵丽蓉来演车迟国皇后,赵丽蓉从没演过电视剧,有些犹豫。

杨洁说,我要的是你在《花为媒》里阮妈的味道,赵丽蓉立马就懂了。

两年后,谢铁骊要拍电影《红楼梦》,他和新凤霞是好友,有一天,他问新凤霞:“你觉得‘阮妈’演刘姥姥怎么样?”

新凤霞一笑:“我正想给你推荐呢,再没有比丽蓉合适的了。”

随后,谢铁骊找到赵丽蓉,邀请她演刘姥姥一角,确定后,剧组给每人都发了一本《红楼梦》,但赵丽蓉识字少,看不明白,为了研究这个角色,赵丽蓉专门去书店买了一套小人书,还跟着红学专家听课,拿录音机录下来。



▲ 图源|《红楼梦》

赵丽蓉戏好,一般一两条就过。有时全剧组拍一个镜头,要一天,大家都高兴不起来,赵丽蓉就经常给大家模仿剧组成员,把大家逗得直乐。

后来,导演说:“ 《红楼梦》以后还会有编导,还会有演员,所有人都能找到,但是再找刘姥姥,不可能找着了。”

这一年,赵丽蓉正式从评剧院离开。



1988年,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征集“1989年春节晚会”的小品稿件。

北京市曲剧团创作人员石林骑了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去剧组投稿。稿件的最后,石林注明:如选用,建议请中国评剧院赵丽蓉老师出任主演。

石林早就看过赵丽蓉演的彩旦,觉得很亮眼,写本子时就把她代入。

过了几天,石林收到通知,自己的剧本《英雄母亲的一天》入选了,导演组找来了赵丽蓉,说有个小品,希望她能来试试。

导演看赵丽蓉穿得朴素,还操着一口唐山话,心里有点打鼓,但还是跟她讲了剧本内容,希望她能现场演一段,赵丽蓉听了觉得本子不错,说:“中,来试试。”

还没演完,导演直乐,说:“赵老师您太棒了,这个小品就是您演了。”

1989年的春晚舞台上,赵丽蓉扮演一位英雄母亲,跳着交通指挥迪斯科,说着“司马缸砸光”,把全国的观众逗得捧腹大笑,一夜间,大家都记住了一位说唐山话的老太太。



▲ 图源|《英雄母亲的一天》

九月,春晚导演领着赵本山来找赵丽蓉,赵本山说:“这个小品我在东北演过很多场,效果都很不错,该请的我都请了,他们才答应今年春晚给我个机会,赵老师您就帮帮我吧。”

赵丽蓉看了剧本,觉得不合适,怕演坏了害了对方,拒绝了。赵本山走后,赵丽蓉叹了口气:“看着他泪汪汪地走了,我心里这个难受哇。”

拒绝了赵本山,赵丽蓉没有再上春晚,她觉得没有什么好本子,就天天躲着导演,有一次还装病去了医院。

1990年底,黄健中决定将电视剧《大年初一》改编成电影《过年》,副导演给赵丽蓉打了三次电话,都被赵丽蓉以“要在家过年”拒绝了,等到了第四次,导演亲自拜访,又给赵丽蓉讲了一遍剧本,终于把她打动。

为了演好一场哭戏,赵丽蓉找来了自己的老搭档给自己出主意,聊了一天,一会哭一会笑,最后连用手背擦掉眼泪都商量好了。

电影在吉林开拍,天气很冷,有零下二十几度。其中一场戏,赵丽蓉扮演的母亲需要露出后背拔火罐,导演心疼她,说要找个替身,赵丽蓉不同意,坚持自己上。

强撑着把整部电影拍完,赵丽蓉大病一场,还落下了肺气肿。

电影上映后,赵丽蓉凭借这个角色获得大众电影百花奖和东京国际电影节的双料“最佳女演员”。



▲ 图源|《过年》

更多人找赵丽蓉演出,有时找上来后才支支吾吾地说”我们其实给不起太多演出费“。

赵丽蓉笑笑,指着旁边的花说:“没事,没钱的话,干脆把这盆花给我得了。”旁边人一愣,最后,赵丽蓉真的只搬走了旁边的那一盆花。

采访中,赵丽蓉说:“咱们老艺人有个准则,叫能耐大值钱,架子大不值钱。自己有点成就是观众给的,满招损,谦得意,这句话我记一辈子。”



1991年,建党70周年晚会,石林写了一个本子《母亲的心》,赵丽蓉答应出演,但需要给她找一个会说唐山话的儿子。

石林跟剧组提,说有一个人还不错,是个说相声的,叫巩汉林,于是把他找来。

俩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饭店,巩汉林很是忐忑,不知道赵老师会是什么样。到了饭店,赵丽蓉已经坐在那了,看到巩汉林来立马站起来说:“哎呦,这是儿子来了吧,快来坐我这。”

巩汉林不再紧张,但依然找不到应该怎么演小品,排了两天,赵丽蓉都不是很满意,导演组提议,不然就把他换掉把。

赵丽蓉听了着急,说:“千万不能换,人家孩子第一次跟我这老太太合作,要是把他换了,不就把人孩子一辈子给坑了?”

巩汉林很感动,更加卖力地排练,那年,赵丽蓉还带着巩汉林上了春晚。

《妈妈的今天》讲了一位新时代老太太进行精神追求的故事。经过赵丽蓉的修改,小品很精彩,唯独结尾让人提不起劲,赵丽蓉跟巩汉林说:“演员人缘再好,节目不好也不行。别等着别人毙咱们,咱们先把自己毙了吧,要不你就想出好主意。”

巩汉林很苦恼,怎么都想不到,直到有一天路过街头舞场,突然响起音乐,巩汉林跟着鼓点走起来,心想这探戈不过如此,不就是“趟着走”嘛。接着飞奔回去说给赵丽蓉听,赵丽蓉听了直乐,顺了一遍,再加上滑稽的动作,巩汉林都看傻了。

那年,赵丽蓉的“独创探戈舞步”火遍全国:探戈就是趟着趟着走,三步一蹿两么两回头,五步一下腰,六步一招手,然后你再趟着趟着走。

春节后,赵丽蓉和巩汉林变成了“最强母子档”,平时巩汉林嘴甜,总是赵妈赵妈的叫着,赵丽蓉也很喜欢这个儿子,总是叫他来家里吃饭,还跟他讨论怎样才能演得更好。



▲ 图源|网络

1995年,赵丽蓉和巩汉林再次携手登上春晚,带给观众小品《如此包装》。

排练期间,赵丽蓉的腿越来越疼,离春晚还剩一星期时,赵丽蓉的腿突然疼得动不了,巩汉林很心疼,说:“要不咱不演了。”赵丽蓉不同意:“全国观众都等着看我,这时候我不演了,我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不起观众。”说完接着排练。

每次排练时,赵丽蓉就跟换了个人一样,生龙活虎,等要休息时,赵丽蓉瘫倒在地,只能被架着抬下,坐在椅子上疼得直掉眼泪。

演出前在后台。巩汉林搀着赵丽蓉,本来想给她打一针封闭,赵丽蓉说,别,万一再不管用,再把我这腿打麻了,动不了了,那可盖了。

直播时,赵丽蓉跳的动作很大,把自己的经典评剧“报花名”改成rap,“春季里开花,春季里开花,boomboom十四五六,六月六我看谷秀,我春打六九头”。直到最后一个动作,赵丽蓉再也支撑不住,单膝跪地晃悠了两下才直起身,观众以为是事先设计好的动作,鼓了两遍掌。



▲ 图源|小品《如此包装》

第二年,两人再次合作了经典小品《打工奇遇》,刚开始的结尾很常规,导演跟巩汉林说:“我之前看过赵老师的评剧,有一出戏双手写字,赵老师要是能来这个就太好了。”

巩汉林说,那我跟赵老师商量商量。巩汉林心里忐忑,那时赵丽蓉年纪已经大了,平时提个字手还哆嗦呢,更别说在台上立着写。可赵丽蓉听了,一拍大腿,说:“成,这点子太好了,我练。”

巩汉林先给她写了镂空的字,赵丽蓉对着练,二儿子再来当她的书法老师,苦练了半个月,写了满屋子的字,终于练成了“货真价实”四个大字。



▲ 图源|小品《打工奇遇》

小品结尾,赵丽蓉用毛笔一挥而就写下“货真价实”,而中间的那段“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其实就是那个二锅头,兑的那个白开水”的唱调,也从那年开始被网友改编成了无数版本。

观众都说赵丽蓉演得可太有趣了,赵丽蓉说:“只有吃过黄连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甜,只有在悲剧中生活过的人,才能够创造并演好喜剧。”



1999年,赵丽蓉备战小品《老将出马》,依然搭档巩汉林。期间,赵丽蓉被检查出肺癌晚期。

排练时,赵丽蓉总感觉胸口闷,还经常猛烈的咳嗽,开始没注意,直到有一次咳出了血。

赵丽蓉心里咯噔一下,打电话给儿子,说:“儿子,妈最近总感觉身体难受,可能活不久了。”儿子一听吓了一跳,赶紧带母亲去医院检查,结果不好,是肺癌。

那时离春晚还不到10天,赵丽蓉排练时间很紧张,她的大儿子找巩汉林商量,巩汉林知道赵妈的脾气,就算病死也不能辞演,为了不影响她的情绪,几个人决定先瞒着她。

为了不让赵丽蓉发现,巩汉林把药的包装撕掉,装成治咳嗽的药,每天给她喝。

后来,巩汉林回忆时说:“你知道她得病之后,她还在那样一种投入的状态,那个心是很难受的,因为你知道,她的生命在一分一秒过去。”

那年春晚依然精彩,赵丽蓉再次贡献金句,“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镜头一扫,观众在台下笑得不停鼓掌。



▲ 图源|小品《老将出马》

结尾,赵丽蓉深情地唱了一首《我心永恒》,巩汉林想扶,被赵丽蓉甩开。

演完,巩汉林把赵丽蓉送出演播大厅,赵丽蓉看着他说:“汉林那,这个年咱就算过了,你们也算给我拜年了,你们就回去好好休息,过年也别上我那去,我也找地儿去休息,我也不知道怎么,今年就特别特别累。”

春节后,赵丽蓉的几个儿子跟妈妈坦白了她的病情,赵丽蓉心里对自己的身体有数,拍着儿子说:“这病能治不?痛苦吗?”

还说:“我要到老了,你可千万要给我藏起来,我希望我这形象在人家心目中老是好的一面,老是特别健康的,一个活泼的赵丽蓉”。

儿子说:“能治,咱听医生的。”

入院后,医生先安排了放疗,虽说痛苦小些,但不起大作用,后来开始化疗。

四个疗程后,赵丽蓉瘦到70斤,丝毫没有力气,浑身每个关节都在疼痛,夜晚更甚。

一天,赵丽蓉穿好寿衣,写好遗嘱,走到医生办公室,请求安乐死,她说:“我很痛苦,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想轻轻松松地走。”最终这个心愿没有达成。

离世前不久,赵丽蓉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小院,以前她最爱茉莉,种了满院。



▲ 图源|网络

赵丽蓉坐在椅子上,从柜子里翻出五大本从前的相册,看来看去,选了一张笑得最美的交给了保姆,还把孩子都叫了过来,安慰:“哭什么?人有病就死,怕什么呀?我活了70多岁,什么都见过,什么都尝过,没事的。”

巩汉林每周都去看一次赵妈,只有去世当天,因为在外地演出赶不回去,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闭眼前,赵丽蓉叫了一遍每个人的名字,还留给了巩汉林一句话:“做艺术一定要讲究,千万不能将就”。

2000年7月17日,赵丽蓉离世,追悼会办在北京,那天,灵堂院外的街道上都站满了人,八宝山上为她送行的人也有两万,挤得没法进。

灵堂中,赵丽蓉的遗像依然是年轻的模样,眼睛笑得弯弯,依然是那张最熟悉不过的温暖笑脸。



2000年春节前夕,赵丽蓉已经住进了医院,还让儿子们和巩汉林封锁消息,不让外界知道。

那年,巩汉林在春晚上有节目,但还是经常去医院看望赵丽蓉。

赵丽蓉说:“汉林你快给我讲讲,今年剧组都有什么节目?”

巩汉林慢慢地一个一个告诉她,还说,自己要和潘长江一起,演小品《同桌的她》。

赵丽蓉听着高兴,让他好好演,巩汉林笑着说:“如果我的节目通过了,我就在节目中招手,那是给您招的手。”

台上,巩汉林的表演获得阵阵掌声,电视机前,赵丽蓉也笑得合不拢嘴。



[1].《笑声背后的赵丽蓉》,家事

[2].《赵丽蓉生前不为人知的故事》,大戏看北京

[3].《记忆2018,似是故人来》,北京卫视

[4].《我与恩师赵丽蓉》,大王小王

[5].《赵丽蓉:没有差评的艺术人生》,南方人物周刊

[6].《赵丽蓉:我这一辈子》,蹦迪班长

[7].《我十分想念赵丽蓉》,最人物

*图片来源:电影《好小子》、1998年春节晚会、CCTV4及网络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