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 免费$50+$400红包,立即点击领取! | REST 教育基金开户送$100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我从未想过藏人第一代移民加拿大的故事如此迷人”

来源:RCI (07-06)

2020年,加拿大把每年七月定为"藏人文化月,Tibet Heritage Month"。

本周六(7月6日),是藏人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89岁生日。

加拿大藏人聚集的地方,如多伦多、卡尔加里、蒙特利尔、贝勒维尔(Belleville)都会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制作人日南旺康(Rignam Wangkhang)是藏人第二代。

日前,他接受加广中文的专访,谈及自己的父亲,以及加拿大藏人难民的历史。

我的父亲次仁多吉旺康(Tsering Dorjee Wangkhang)是最早到达加拿大的两名藏人难民之一。他是藏人的‘教父’,他懂得自己的使命,他尽力帮助更多人来到加拿大的藏人,他把人们团结起来,他是多么坚定寻求自由西藏,也相信社会公义。我希望成为他那样的人。引自 日南旺康

“我从未想过藏人第一代移民加拿大的故事如此迷人”

1970年代,次仁多吉旺康与时任加拿大总理的老特鲁多会面。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RIGNAM WANGKHANG

藏人:加拿大第一个非欧洲裔移民社群

1970年,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呼吁时任加拿大总理的皮埃尔.特鲁多(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的父亲),接受从中国逃离西藏的难民。

经过多番商讨,1971年,藏人陆陆续续从印度来到加拿大。因为工作原因,他们最早定居在安大略湖东部的贝勒维尔城(Belleville)。

日南旺康告诉记者,次仁多吉旺康抵达加拿大之后,最早在一个制鞋厂工作,后来开了旺康餐馆,直到现在还在营业。

而更重要的是,在他到达之后,和几位志同道合的藏人友人一起创建了加拿大第一个藏人联合会,帮助从世界不同地方抵达加拿大的西藏流亡者,从接机,到安置住处,找工作等。

他的父亲还向总理老特鲁多呼吁,接收更多的藏人。最早,加拿大通过印度接收了270名藏人流亡者。而在2021年的人口统计中,加拿大藏人人口达到了9350人。

现在多伦多的Parkdale区被称为小西藏,设有藏人文化中心 (新窗口)。他们组织藏人社会文化活动,教授英语和藏文,传统文化、宗教、历史,藏族烹饪,还有藏族乐器以及舞蹈课程等等。

第一代来到加拿大的藏人从未停止告诉自己的子女,不要忘记自己的家乡西藏,和作为藏人的使命 —— 自由西藏,有一天能够回到故乡。引自 日南旺康他还告诉加广记者,藏人难民是加拿大接收的第一个非欧洲裔难民群体。

老特鲁多决定接收这些难民的时候,国内有不少反对声音的,怀疑藏人是否能够融入。

不过,藏人以勤奋努力和适应性强而得到加拿大社区的认可。

他认为,藏人流亡者为加拿大后来接收越南船民,叙利亚、阿富汗难民等开启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到访加拿大,次仁多吉旺康出席了欢迎晚宴。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RIGNAM WANGKHANG

一只乌鸦救了父亲

日南旺康10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他是后来听母亲等人谈起父亲,谈他如何做人,做社区领袖,如何帮助别人,

他表示,我们对父亲一辈的人生没有什么了解,这是个缺憾。我们也正在弥补。

去年,他与志同道合的藏人朋友一起,启动了Chyssem计划 (新窗口),主要是收集第一代藏人在加拿大的故事

年底,他们希望会出版一本书。

第一代慢慢老去,离开这个世界,希望为他们留下关于西藏的遗产,关于西藏我们的家、我们的国家。引自 日南旺康日南旺康也是经由父亲的文字了解他逃离中国的传奇故事。

史学研究称,1959年3月10日,这一天后来被流亡藏人定为西藏起义日。藏人因对中国军队邀请达赖喇嘛前往西藏军区看戏、并拒绝他带着警卫一事感到怀疑,担心他们会绑架达赖喇嘛。于是,藏人包围了达赖喇嘛居住的夏宫罗布尔卡,要求他不要前往。

事情随即发酵,藏人上街抗议,要求中国军队离开西藏。

3月17日,解放军炮击反抗藏人占领的罗布尔卡。当天深夜达赖喇嘛悄悄离开拉萨,八万西藏人追随他流亡印度。

次仁多吉旺康当时只有13岁,也跟着家人走上逃亡之路。

他们走了几个月才抵达不丹,然后从不丹进入印度达兰萨拉。

一路上,他们要长途跋涉,翻过雪山峻岭。在一场大风雪之后,我的父亲和家人走散了。他惊慌之际,看到一只乌鸦,他就跟着那只乌鸦走出了围困地。而且,奇迹般找到了自己的家人——非常迷人的故事。引自 日南旺康

他的父亲是在印度度过了青少年时期。



1970年代,次仁多吉旺康(右)与妹妹叶诗旺墨在安大略贝勒维尔的加中,一起听披头士的音乐。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WANGKHANG

日南旺康母亲一家人则是从西藏逃至泥泊尔。

他的父亲曾计划去尼泊尔旅行,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他的妈妈 —— 当时她是旅行社的导游。虽然最终他没有去成尼泊尔,但俩人开始通信,成了笔友。之后,他说服她来到了加拿大。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抚养日南旺康长大,她要打两份工,永远把他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要他受最好的教育,过最好的人生。

所幸,他有一个和谐的大家庭,还有个安全的社区,人们都非常帮忙。

永远是藏人

日南旺康对父亲最深的记忆就是,父亲会花很多时间和他一起踢足球,陪伴我。

他的父亲那个时候非常忙碌,还在经营一间餐馆。

周末,一家人出动,跟着父亲去发放餐馆的宣传单张,然后,可能会得到一份冰激凌。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父亲教他藏文,告诉他不要忘记自己藏人的身份,不要忘记自己的语言和文化。



儿时的日南旺康与父亲在一起。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RIGNAM WANGKHANG

他的父亲上街抗议中共对西藏镇压,还是不同人权团体的骨干,非常相信社会公正。

父亲的影响令我学习国际政治,参与社会公义。当然,我也喜欢披头士。当我遇到问题,我总是会问,如果是父亲,他会怎么做?他会怎么反应?我成长过程中,有许多许多人告诉我,父亲如何帮助了他们,能听到这些故事,对我是莫大的鼓舞。如果我能做到父亲的一半那么好,就是很成功的人生了。引自 日南旺康当然,他也提及,作为藏人的第二代并不容易。世界上90%的藏人住在西藏,但基本上无法得到关于他们的任何信息,更别说相互沟通了。而剩下的10%散落在世界各地,要保持自己的语言文化,传承历史和宗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日南旺康表示,现在自己也有了孩子,他希望让他们学习藏文,理解作为藏人意味着什么,把自由西藏的理念传承下去,无论住在哪里,自己内心永远是藏人。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