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爱泼斯坦案开庭!飞行员承认载过川普和安德鲁王子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12-02) 小编ID:1506482455

被全世界关注了两年多的爱泼斯坦案,终于在这周开庭了。

受审的是爱泼斯坦的前女友,吉斯莱恩 · 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她被指控谋划提供未成年少女,满足爱泼斯坦变态的欲望。

爱泼斯坦在 2019 年 7 月被捕,次月在狱中自杀身亡。

于是,审判只能落到吉斯莱恩身上。

她在 2020 年 7 月被捕,罪名是引诱、贩卖未成年人从事非法性交易,如果罪名成立,她将面临最高 70 年监禁。

这周一,在纽约的曼哈顿联邦法院,吉斯莱恩、受害者以及目击者们出庭,在陪审团前讲述各自的故事。

联邦检察官劳拉 · 波梅兰茨(Lara Pomerantz)在庭审伊始,就告诉陪审团吉斯莱恩和爱泼斯坦是 " 犯罪伙伴 "。

" 被告(吉斯莱恩)先是和年轻女孩建立信任,然后对她们进行性剥削,让非法的性行为正常化。在长达十年间,她让这些女孩给爱泼斯坦服务。"

" 被告和爱泼斯坦说服女孩,只要服从,她们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他们让女孩们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但这一切都是谎言。"

吉斯莱恩和她的律师坚决否认这种说法。

律师波比 · 斯特恩海姆(Bobbi Sternheim)说,吉斯莱恩是爱泼斯坦的替罪羊,人们只是因为他死了,才把所有火力集中到他前女友身上。

" 自从夏娃被指控用苹果引诱亚当以来,女人就一直为男人的糟糕行为背锅。我的当事人是一个行为龌龊的男人的替罪羊。他不在这里,但他同时存在于整个法庭。"

在律师的描述中,吉斯莱恩只是 " 爱泼斯坦的一个普通朋友,她见过受害者们,但仅此而已,没有引诱和培训的行为 "。

" 受害者们说我的当事人诱骗过她们,但考虑到事情发生在 20 多年前,她们的记忆并不是那么可靠。而且,她们的想法受到律师的引导,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得到爱泼斯坦留下的钱。"

在律师的描述中,吉斯莱恩是一朵无知的小白花,不幸被卷入爱泼斯坦的漩涡。

但开庭上场的第一位证人,就证明吉斯莱恩和爱泼斯坦关系紧密,绝不会什么都不知道。

出庭的证人是小劳伦斯 · 维索斯基(Lawrence Visoski Jr),他从 1991 年起担任爱泼斯坦私人飞机的飞行员,一直工作到 2019 年。

小劳伦斯开的波音 727 飞机,就是媒体们说的 " 洛丽塔快线 "。

 

他说吉斯莱恩和爱泼斯坦的关系非常亲密,她管理着他的家庭和财产,两人和实质夫妻一样。

爱泼斯坦几乎每四天就要坐一次飞机,吉斯莱恩经常陪同前往,他们的身边也会带上知名的客人,和很多漂亮的女孩。

小劳伦斯作证,他见过登上 " 洛丽塔快线 " 的客人有比尔 · 克林顿、唐纳德 · 特朗普、安德鲁王子和演员凯文 · 史派西。

这四人全都有过性侵指控,除了克林顿外,其他三人也有过性侵未成年人的指控。

在法庭上,小劳伦斯还描述了飞机的内部。

它确实看上去很奇怪,不像是商务飞机,而是品味奇怪的酒店。

里面有很多圆形的房间和双人床,以及一个设施齐全的厨房。

飞机里的沙发也很多,要么连成圈形,要么是长条状,很大很软。

甚至连本应坚硬的茶几都铺着一块海绵。

不过,小劳伦斯说他不知道爱泼斯坦有没有在飞机里搞过淫乱派对,因为驾驶舱的门总是关着的。

" 但爱泼斯坦并没有强制我们关门,他曾邀请飞行员们到飞机后部活动活动,比如,上厕所什么的。"

吉斯莱恩的另一个律师克里斯丁 · 艾瓦戴尔(Christian Everdell)问他,是否亲眼见过飞机上有涉及未成年少女的性行为,他否认了。

" 我没有在飞机上见过任何性行为,更别说未成年女孩了。是有很多年轻女孩上飞机,但看外表,都是 20 岁以上的。"

法庭上,有个化名叫 " 简 " 的受害者,小劳伦斯说他见过她,爱泼斯坦曾把她带到驾驶舱。

飞行员形容她是 " 一个成熟的女人,有着一对锐利的粉蓝色眼睛 "。

这段证词听上去,对吉斯莱恩既有利也有不利之处,

不过,今天出庭的简的证词,给吉斯莱恩很大的打击。

简提供的出生文件证明,她和爱泼斯坦认识的时候非常小,只有 14 岁。

1994 年,14 岁的简在密歇根参加天才儿童夏令营时,遇到一个瘦高女人牵着一条可爱的约克夏走来。

当时,简和朋友们坐在长椅上吃冰淇淋,看到狗狗,她们问能不能摸一摸。

女人同意了,她就是吉斯莱恩。

和狗玩了一阵后,朋友们慢慢回夏令营,只有简留下来。

一个男人,也就是爱泼斯坦,很快坐到长椅上,和简聊天。

他摆出知心叔叔的样子,问简喜欢上什么课,还说自己是个乐于助人的慈善家,有困难可以找他。

知道两人和自己一样,家都在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后,简把电话号码给了他们。

几周后,因为父亲去世,母亲破产搬入朋友家,简和爱泼斯坦联系,他给了她钱。

" 这笔钱是给你妈妈的,我知道她现在过得艰难。" 爱泼斯坦说。

很快,简被邀请去爱泼斯坦的棕榈滩豪宅游玩,吉斯莱恩也在,看上去像是女主人。

" 从见面起,他们两人就不断吹嘘自己认识某某名人,和他们是朋友。" 简在法庭上说," 他们想证明自己关系网很广,也很富裕。"

一开始,简对两人的印象挺好的,吉斯莱恩在她眼里是 " 古怪但善良的大姐姐 "。

但 " 善良 " 的吉斯莱恩把话题转到性上,在这个 14 岁的女孩面前畅谈自己的性生活。

更令人尴尬的是,吉斯莱恩和爱泼斯坦说要给简买礼物,结果是陪她到店里买了条白色棉质三角内裤。

简觉得很怪,但忍受了下来。

之后,她每过一两周都会去爱泼斯坦家,两人的举止也越来越开放,在泳池玩裸泳。

" 到泳池的时候,我看到四个女人和吉斯莱恩赤裸着上身,甚至全身赤裸。我很震惊,以前没见过这种事。"

简出生自音乐世家,有一天,她和爱泼斯坦谈到想进娱乐圈,爱泼斯坦说可以帮她找经纪人。

气氛原本一切正常,但爱泼斯坦突然把她拉到泳池边,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让简坐在身上,开始自慰,

" 完事后,他走进浴室清理,最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整个人吓得冻住了。"

简说自己没有告诉任何人发生在泳池的事," 我很害怕,又恶心又羞耻。"

但这不是意外情况,之后很多次,爱泼斯坦抚摸她的身体,也要求简摸他。这种时候吉斯莱恩经常在一旁看着,表情坦然,有时她也会抚摸简。

简说吉斯莱恩和爱泼斯坦一样,会参与性侵,有时是多人参与。

这种狂乱的派对通常是突然开始的,由吉斯莱恩召集女孩们到爱泼斯坦的卧室或按摩室,然后所有人脱掉衣服,让爱泼斯坦躺在中间。

检察官艾莉森 · 莫(Alison Moe)问简,她当时是否合朋友或家人谈过这种经历。

简说她在七年级时隐晦地和学校辅导员谈过,但辅导员给她妈妈打电话后,妈妈反而扇她耳光,事情就没有再提了。

简在法庭上的陈述,给陪审团造成不小的心灵冲击,

但吉斯莱恩的律师说,这不过是简在演戏。

" 她是一个曾在广告、情景喜剧和电影中表演过的演员,也是一个歌手。现在,她又在大家面前演起了肥皂剧!" 斯特恩海姆说。

" 当年她拜访爱泼斯坦在棕榈滩的家时,他们只是谈论了音乐和艺术。除此以外,没有发生其他事。"

但斯特恩海姆也承认,爱泼斯坦曾提出要当简的赞助人,还给她和她家人送了一套曼哈顿公寓。

简是出庭的第一位受害者,另外还有三名受害女性,她们都指控吉斯莱恩和爱泼斯坦在 1994 年到 2004 年间对她们造成性侵害。

这三人还没出庭,但其中有一人已经透露了身份,她就是莎拉 · 兰瑟姆(Sarah Ransome)。

兰瑟姆是英国一位富有男爵的孙女,一个在上议院任职的大人物。

但是她并没有受到家庭的保护,因为父亲抛弃了她,她在南非由妈妈一人抚养长大。

22 岁的时候,兰瑟姆为了进入时尚行业,来到曼哈顿找工作,结果被骗到爱泼斯坦的加勒比岛上(也就是媒体说的 " 恋童癖岛 ")囚禁起来,每天被爱泼斯坦和其他男人强奸。

多的时候,兰瑟姆一天被强奸三次,她试图用游泳的方式逃离,但那片海域有鲨鱼,她的护照也被早早收走。

幸好,7 个月后她还是离开了那里。

2017 年,兰瑟姆对爱泼斯坦、吉斯莱恩和三名助手提起过诉讼,指控他们性虐待了她。

她算是前期站出来的受害者,那时爱泼斯坦的丑闻还没有爆出。

兰瑟姆告诉媒体,爱泼斯坦会在私人飞机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进行 " 非常色情的性行为 "。

" 我以为我疯了,因为其他人都觉得这完全正常,就像泡茶一样。"

她还说吉斯莱恩对女孩们的态度非常糟糕。

" 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轻视他人的人。她对待我们的方式,就像我们是粘在她鞋上的屎。从一开始,她就在欺辱我们。"

吉斯莱恩否认指控,那起案子最后是爱泼斯坦和兰瑟姆达成庭外和解。

但在爱泼斯坦的丑闻彻底曝光后,兰瑟姆决定再次站出来,指控他们犯下的罪。

在周一的法庭外,兰瑟姆说她 " 从未想到这一天真的会到来 "。

吉斯莱恩的审判会从 12 月持续到 1 月中旬,之后一个多月,人们将听到更多可怕的故事。

吉斯莱恩说她是清白的,但事实到底如何,她自己心里知道。

犯下罪行总要接受惩罚,希望审判结束,所有人能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吧 ……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