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深度调查:全州超生七子邓小周被抢始末

来源:这里信号不好 (07-06) 小编ID:1506482455

本文根据邓小周家属提供的刑事控告材料及媒体报道整理

邓小周被人从母亲的怀抱中抢走时,还差 13 天满 1 周岁。

彼时的他,嘴里已长出两颗嫩牙,也能蹒跚学着走路,会开口咿呀咿呀讲很多简单的话。

邓小周出生于 1989 年 9 月 8 日早上 9 点多,母亲唐月英记得,儿子的脚踝上有一颗痣。

唐月英出生于 1953 年 11 月,和丈夫邓振生均是广西桂林市全州县安和乡四所村的农民,丈夫大她 5 岁。

在邓小周出生之前,唐月英夫妇已经拥有了 6 个孩子(三男三女)。很明显,在那个时代,邓小周属于严重超生。

事实上,在 1981 年六子邓周出生后,全州县计生委就对邓振生进行了强制结扎(注:唐月英身体不好不适合结扎)。邓小周出生后,邓振生又两次被拉去进行精液检查,化验结果 " 无精子 "。

超生,对于当时的计生部门来说,是大事。

邓小周出生第三天,全州县安和乡副乡长黄焕雄带队,安和乡计划生育工作站站长高丽君、副站长邓必生、司机盘定泰等人就到邓家搬走了家具和家电:旧五羊单车一架、被子一个、金茶花衣车一个、14 吋芦笛一台、全自动稳压器一台。

计生站还向邓家出具了扣押清单:邓小周于 1989 年 9 月出生,属于邓振生超生的第七胎婴儿,被罚款 6000 元以上(上不封顶)…… 限在 15 日之内,用现金凭此证赎回,过期作价处理,此据作废。

此后几月,邓振生夫妇先后缴纳结扎逃跑费 280 元、超生费 1100 元(注:最后一次缴纳时间为 1990 年 8 月 11 日,缴纳 560 元),陆续将被扣押物品赎了回来。

虽然,1380 元在当年的物价情况下(1990 年猪肉价格 2.5 元 / 斤),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这却离着超生罚款还差的很多。

1990 年 8 月 25 日,安和乡计生站司机盘定泰开车到四所村将邓振生夫妇、大女儿邓海莲、幼子邓小周四人,接到计生站缴纳罚款。

(注:根据刑事控告材料所述,唐月英等人认为,时任计生站站长高丽君为了寻找聪明的婴儿进行拐卖,先后找了几个聪明的孩子,体检有缺陷的买家则不要,在给邓小周做体检后发现其体质特别好,遂施计暴力抢夺小周,但此说法无法取得证实。

到达计生站后,高丽君 " 故意 " 对唐月英亲近,还 " 甜言蜜语 " 哄骗唐月英接受了高丽君送的白衬衣," 开口闭口叫大姐,还让唐月英夫妇中午到其家吃午饭。"

唐月英认为与高非亲非故,便未去其家中吃饭,中午在计生站吃食堂,高丽君则从家中带了一点饭喂邓小周。

当日下午,高丽君 " 谎称 " 要带唐月英夫妇去全州县计生委了解罚款政策,实则让司机盘定泰将邓家四人送到了高家。

根据刑事控告材料所述,吃晚饭之前,高丽君的公公对唐月英夫妇讲:" 把你们仔过继给别做仔吧,那人家家庭很好。"

邓振生听了很生气地说道:" 哪个想要我这个仔,我不会送人的,我仍愿撕做四块,都不给别人。"

在场的高丽君听到邓振生这样讲,马上说,她要去菜市场买红辣椒,叫邓振生一起去买红辣椒。两人一起去菜市场买了红辣椒回来之后,高丽君叫邓振先送红辣椒回安和。

邓振生回了安和四所村,留下唐月英、婴儿邓小周、大女儿邓海莲三人在高丽君家吃晚饭。

吃完晚饭后,高丽君给唐月英三人在全州县计生委桥对面的全州国营饮服务公司旅社二楼开了一间房住下,房号为 212 ,高丽君支付了房费 2.5 元。

抢孩子发生在第二天早上。

唐月英记得,8 月 26 日早上 6 点钟左右,司机盘定泰买了一袋苹果、一袋巴蕉给邓小周吃," 苹果一袋大一些,巴蕉那袋小一些,邓小周就要带袋苹果,盘司机把巴蕉一袋也起要给小周。盘司机当时还逗邓小周玩。盘定泰还说:他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把小周过继给他做养子吧。"

过了十几分钟,就是当天早上 7~8 点,突然来了五个男女,闯进唐月英入住的 212 房间,其中两个男把守门口,另外三人中有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背上挎着个挎包,还问唐月英:大嫂你有几个小孩?唐英回答说有七个小孩。

男子说:大嫂你八字好,生了七个小孩。还问小周是不是超生的,问唐英罚了多少钱?唐英还没有回答。另外个年轻女子很凶,马上制止大个子男子,说:不要问那么多!

然后立即强行从唐月英怀里手中用力抢走了小周。三个男女把小周,一个传一个,迅速传递送出房门外。两个男死守门口,不让唐月英冲出房门。

唐月英从二楼 212 房间的窗口看到,三个男女抱着小周迅速下楼,坐上旅社门口停着的辆黑色小车里。

这辆黑色小轿车是头天开到安和乡计生站门口停下,从车上出来对男女的同辆轿车。至于车子里面坐的是什么人,唐月英看不清楚。

黑车转了一个大弯开走了。

这样守门的两个男人才走下楼。唐月英与邓海莲母女哭喊着跑下楼来,黑色小轿车及两个守门的男以及盘司机,早已不踪影。

唐月英母女哭了一个多小时,早上 9 点多钟,邓振生才从安和乡四所村坐班车赶到旅社门口,只见妻子唐月英、大女儿邓海莲在门口大哭,才知道儿子邓小周被人抢走了。

小周被抢走后,夫妻俩未放弃寻找孩子回家。

199 年 12 月 15 日,唐月英、邓振生找到高丽君家,向其索要幼子邓小周。但对方不提供邓小周去向的任何信息,只安排唐月英、邓振生入住了同家饭馆,即全州国营饮服务公司旅社 316 室,高丽君再次付了住宿房费 2.5 元。

邓小周被抢走一年后的某天,邓振生去全州镇县城购买水稻种子,顺便寻找幼子邓周。他用塑料袋装着购买的水稻种子,去高丽君家,索要幼子邓小周。

高丽君家公家婆见邓振生携带的塑料袋起疑心,就问邓振塑料袋里装的什么东西,邓振生拒绝回答,并生气地说:装什么东西不关你们的事!高丽君家公家婆疑为是炸药,担心邓振生会用炸药炸高丽君的房。后来高丽君全家就搬家了,把房子出租出去了。

此后,邓振生、唐月英再也找不到高丽君家。后来再找到高丽君房子时,高丽君家不再住在那里了,只有租客租住了。

自儿子小周被抢走后,邓振生心生怨气,伤心过度,不断喝闷酒,结果身患严重胃病。

1990 年 12 月 27 日晚,邓振生胃疼大出血,被送去安和卫生院抢救。后又转送去全州县人民医院抢救,生命一度垂危,医院直接叫其子女赶到医院现场捐献血液,才挽回一条命,但仍落下严重的胃病。

1991 年 12 月 8 日,在村民的建议下,邓振生向安和乡政府民政办公室提交《报告》,申请补助:

" 我是安和乡四所五队邓振生,因在九 0 年犯了计划生育的条例,造成家里困难,特别是在今年前(实指头年 1990 年)12 月 27 日晚,加上多年苦难的积累,胃部发生大量的出血,连夜赶到安和卫生院,医院无法治疗就送县医院治疗。为了医院救就在各亲戚和朋友家借了不少钱,还无济于事。

所以,将家里的粮食卖了,耕牛也卖了。但病还没治好。需要资金,特此恳请乡政府其民政办负责同志,给予解决。致敬礼。四所村五生产队邓振生。1991.12.8 "。

但安和乡政府未作任何回复。

唐月英至今记得,在高丽君家吃晚饭那天,高丽君的家公曾对她讲:那个家庭很好,无子无女,在孩大学毕业前,不给走亲来往,30 年后,孩子成家立业后,会回来认父母亲的等等。

如今夫妇俩苦等了近 33 年,却等不到任何信息。夫妇俩认为,高丽君伙同他人用这样野蛮行径导致控告人唐月英、邓振生骨肉分离近 33 年。

他们决定,请律师和建人代书《刑事控告状》进行刑事控告高丽君等人,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希望找到儿子邓小周回家认亲。

2022 年 7 月 1 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作出 " 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 "。

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称:根据 20 世纪 90 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 " 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 " 的政策,对违法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

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有留存任何记录。

这一纸答复,在 7 月 5 日引爆社交媒体,# 超生婴儿被抱走进行社会调剂 #登上热搜。谁能想到,在神州大地上,竟会发生如此荒唐之事。

5 日,桂林市委市政府发布通报称:高度重视,派出由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到全州县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情况,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工作组将深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切实维护信访人合法权益。

广西日报发布消息称:按照自治区党委要求,自治区纪委监委牵头会同有关部门迅速派出工作组,指导桂林市进行调查处理。

5 日晚,邓小周五姐邓海荣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全州县卫健局、安和镇政府和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他们家就弟弟被抱走一事进行问询,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承诺将会帮助一同寻找邓小周的下落。

安和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邓小周一事已立案,称 " 是上周接到上级公安机关反馈下来立案的 "。5 日 13 时许,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正在调查中,还没出结果。"

现年 69 岁的唐月英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 我想找到我的崽,然后见个面,让他知道,他有哥哥,有亲生的父母。"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