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体育娱乐

牛郎和织女那事不像正经爱情,倒更像是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08-05) 小编ID:1506482455

被强行正能量了的拐卖案。

银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

坐看牵牛织女星。

各位好,在这个美好的七夕夜里,祝大家节日快乐。

这么美好的节日,就不谈什么过于严肃的热点问题了,节选一篇我之前七夕节给读者的回信,回答一个我和这位女孩想到一块去了的问题——为什么在我今天看来,七夕传说的主角牛郎和织女的 " 爱情故事 ",味道总感觉怪怪的。

1

先讲一个很暗黑的故事。

前几年,我看了一个号称 " 现实版《盲山》" 的电视新闻报道,说有一位女大学生,在学校上学期间被拐卖到千里外的小山村中,给一个老光棍当媳妇。受害女大学生几次想逃走,都被老光棍抓了回来,不听话就拳打脚踢。久而久之,女孩被折磨的精神失常,形容呆滞。

被拐卖的二十多年中,女大学生被老光棍关在极为简陋、肮脏的窝棚屋里,床就是一张木板,还是上面睡人、下面养家禽、家畜,屋里面臭不可闻,几似魔窟。

后来在节目组的干预下,女方家长总算把她营救了出来。

但在这个骇人听闻的故事里,最让我感到吃惊的,还不是老光棍对受害者非人的虐待,而是这个村邻人的意见——节目组到这个村里面去采访,问你们知不知道那个 xxx(老光棍)?

村里人都说知道,说他在附近可出名了,娶了个城里来的女大学生,很 "有本事"。

你听了以后是不是很吃惊?拐卖妇女,这么违反法律的事情,村里面人不报警也就算了,怎么对这个老光棍的评价居然会是 "有本事" 呢?

而这个 " 有本事 " 的评价,又让我想起了某乎上看过的另外一个 " 诉苦贴 ":

某位城市女孩在某谴责 " 凤凰男 " 的帖子底下留言说,她有一次跟从乡下来的婆婆因为生活习惯吵得不可开交。女孩言语之间翻起旧账,说当初两家门不当户不对,自己是冲破重重阻碍,才 " 下嫁 " 给男方,现在男方家人这样对她,这不公平。

可你知道那婆婆怎么说?" 你嫁给我儿是心甘情愿的,不要彩礼那是你傻,我儿子就算是 " 攀高枝 ",那也是他自己 "有本事"。"

你看,又是这个 " 有本事 "。

前几年有个电视剧叫《新结婚时代》里面的男主他老爹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

事实上,无论 " 买 " 了被拐女大学生的老光棍,还是 " 攀高枝 " 的那个 " 凤凰男 ",其行为都可以被称为广义上的渣男,都是花了少的可怜的代价,强占或骗取了女方大得多的资源。

可是这种土壤,究竟存在了多久呢?可能久远到你都无法想象。

2

是的,一提到七夕,我总想起这个 " 现实版《盲山》" 的故事。因为从小时候第一次听到牛郎织女的传说开始,我就觉得这个 " 爱情故事 " 给我的感觉,和这太像了。

牛郎就因为偷了一次仙女的衣服,怎么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假定织女没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牛郎没帅到吴彦祖那个程度,织女怎么就会喜欢上偷她衣服的牛郎了呢?

趁女孩洗澡偷衣服,这是违法犯罪啊 …… 罗翔老师何在?

牛郎穷的只有一头耕牛,和它吃睡都在一起(酷似 " 现实版《盲山》" 里老光棍那个家境),织女却是天仙下凡,两个人的差距,基本上就是神话版 " 女大学生和老光棍 " 那个差距。这俩人待在一起,怎么会生活的很幸福呢?

所以我很怀疑,其实牛郎织女传说的原版,可能想讲的就是一个 " 神话版《盲山》" 的故事——太 " 有本事 " 的牛郎诱拐了一个天仙女,然后生米煮成熟饭,财色兼收。

说白了,这个故事其实很像一个神话版的 " 盲山 "。是个渣男诱拐美女,然后强行圆满的剧情。

3

而有趣的是," 牛郎与织女 " 的故事,原本不是这样 " 盲山 " 的。这个故事是一步一步演变来的。

牛郎和织女的传说在历代曾经有过多个版本,几乎每个时代编的牛郎织女传说中,都折射出当时的老百姓在想什么。

我们挑几个最典型的讲讲。

牛郎织女最早的比较成型的传说,大约是南北朝中后期的一本志怪故事《述异记》里——奇怪的是,在我看来,这个原版故事反而是最可能被现代人认同的。

说织女原本是天帝手下一个苦力女工,每天被迫 996 加班织布,完全没时间打扮。完全就是个女搬砖人。

后来,织女嫁给了天河西边的牛郎小两口天天寻欢作乐,一宿一宿的打扑克,织女因此都不织布了。

天帝于是就很愤怒——你们这样天天你侬我侬,我这边下达的 KPI 完不成啊!

于是他就强行下令对小两口进行隔离,让织女罚到天河东边织布,一年只能在七夕这一天修个探亲假,夫妻两人团聚一下。

我觉得,这可能是南北朝时民众真实生活的一个缩影。那年头乱世英雄起四方,每个大王、单于、皇帝都想着一统天下,而为了这些帝王将相们的 " 一盘大棋 ",老百姓只能被一苦再苦,赋税徭役沉重的不行,登峰造极的年头,请看隋炀帝修洛阳、开运河、征高丽那会儿的某些做法。

杨广:我的棋很大,百姓们忍一下。

所以牛郎织女的故事,最早应该是一个借天上事儿暗讽人间的 " 内涵故事 "。反映了皇权之下加班狗们挣脱束缚,追求幸福的渴望。

而到了宋初的《太平广记》里,这个故事的 " 后续版 " 就更有内涵也更亮瞎眼了。

说,太原有个小伙子,某天突然遇到一个绝色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小伙子一想,还有这好事呢?当然主动拿下。

于是两人就成了好事,完事之后,这女孩才自述,说自己就是织女。

小伙子一听,脸都吓白了,说牛郎好歹也是天上的星宿啊!给他带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万一他下凡捉个奸啥的咋办呢?

可织女却说,没事,有姐姐罩着你!隔着银河,牛郎压根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也管不着我啊——谁让我们长期分居两地呢?我这正常生理需求总要解决吧!

我觉得成书于宋太宗年间的《太平广记》这么编排织女,可能就是反映了唐末五代时那种相对开放的社会风气,女性自我意识开始有所觉醒了。

所以这个故事写的已经有点《十日谈》那味儿了,当时的中国,也许处在启蒙时代的黎明时分。

而现存版本的那个高度疑似神话版《盲山》的牛郎织女传说,则成型于明代。

而你细读一下中国文学史,你会发现到了明清两代,这种故事绝非孤例。当时民俗文学就特别喜欢编这种渣男靠 "有本事" 骗个老婆,财色兼收的故事。

什么 " 卖油郎独占花魁 " 啊、" 许仙遇白娘子 " 啊,故事的基层底本其实都是这样的:一个特别穷困、特别软弱、或者特别没能耐的男人,在机缘巧合之下,白捡了一个特别美丽、特别有钱、甚至 " 生猛 " 的女性,此女不仅肉体上倒贴,而且资金上给予男方无限支持,必要的时候,还要演一出 " 水漫金山 "、千里救夫之类的。

总结起来说,这种故事里的女主角,不仅是男人的贤妻,还是他的良母,甚至女保镖、救世主。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巨婴男主伺候好。而男主呢?则是一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无能样。

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太奇葩的,不仅女生肯定不喜欢,连我这种现代男性都会感到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不适。

可,问题是,明清的世俗社会,却偏偏最欣赏、最喜欢 YY 这样扭曲的两性关系。

我们要问,为什么?明清时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是怎样的?

3

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叫《灯下漫笔》,其中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但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因为倘一动弹,虽或有利,然而也有弊。我们且看古人的良法美意罢——

"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

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左传》昭公七年)

但是 " 台 " 没有臣,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 " 台 ",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

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

是的,在鲁迅先生描述的这个古代中国阶层社会中,是不存在平等的关系,有的只是上一级对下一级的压迫,而身处社会底层的男性,他们是没有别人可以压迫的,只能去压迫自己的妻儿,儿子长大了再去压迫他的妻儿。作为妻子的女性呢?则完全无望,只能期待 " 千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压迫一下新过门儿的儿媳妇。

所以这里面真的有爱情吗?恐怕没有。有的只是难以在别处发泄的压迫欲。

同理,我们也可以推得,一个社会等级越森严,皇权和官威越严酷,身处底层的男性们的受压迫感就越剧烈。

他们发泄这种被压迫感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呢?当然是幻想一个身份高贵、美若天仙还能给他们带来无限物质甚至安全保障的女性,成为他们的妻子,成为对他们百依百顺的被压迫对象。

所以 " 天仙配 "、" 白蛇传 "、" 牛郎织女 " 这样的故事,在明清之后大行其道,这是有道理的。

明清是中国皇权专制社会的完全态,老百姓像植物一样被死死的压在土地上,出个县都要路引。在这种社会体系下,娶个 " 全能型妻子 ",底层男人们发泄压力的最好 YY。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但我们说了,这不是爱情,这甚至是爱情的反面。你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那个极品渣男李甲,为什么会为了 " 千金 " 卖了对他情深义重的杜十娘?

原因就是杜十娘再好,他与她的关系,也只是近似奴隶主对奴隶的占有,而并非爱情。杜十娘在他眼中不是一个可爱的灵魂,而不过是一个可玩弄的肉体。

惜妾椟中有玉,恨郎眼内无珠!

是的,奴隶和奴隶主之间不会有爱情。现代意义上正常的爱情关系,与其他所有现代关系一样,只能从平等的关系中才能获得。

古罗马先贤西塞罗在《论友谊》中说:" 唯有平等者与平等者才最能相投。"

其实爱情也同样。从这个意义上说,东西方在古代,其实都只有个体偶然萌发的爱情,而没有普世的爱情观,真正普世的爱情是在平等意识萌发之后才大行其道的。

《简爱》当中,当家庭教师简 · 爱对男主人罗切斯特说出:"我贫穷,卑微,不美丽,但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来到上帝面前时,我们都是平等的" 这句名句时,她真实的意思是什么呢?

她其实就是在说 " 我爱你 "——我们的灵魂不是主仆,我们是平等的,所以我们可以相爱了。

由此,我们可以进而产生一个推论:一个人,有没有能力去爱另一个人,首先取决于他有多大程度上的平等观念。

如果一个人满脑子只有鲁迅先生所说的那种一层压一层的阶层观,那他看所有人,包括异性时,满脑子一定都在把你当个物进行衡量。

如果他判定他的阶层比你高,那好,他睡你,那只是睡粉,是 "发福利",是 " 大领导到小餐馆吃饭 "。——就像吴某某的某拥趸所言。

他要跟你分手,那更理所当然,"我这个身份,还跟她在一起,对她是一种恩赐。"

而如果他判定你的阶层比他高,那更好,他会豁出命来追你,真把你追到手,那算是他赚到了,是他 " 有本事 ",以后可以成为他对外炫耀的资本,而他和他的同道中人,在心底里则在笑你可怜,笑你傻——就像那老光棍和某些凤凰男做的那样。

那如果你和他阶层平齐,能不能和平相处呢?

也不行,因为阶层这个东西,在现代社会只是个暂时态,万一他某天飞黄腾达,不是这个阶层了,他或她立马就会把你踹了,成为一个陈世美式的故事。

或者他阶层沦落,自己自卑,觉得配不上你,想出各种疑心生暗鬼、防止你远走高飞的骚操作。

所以,渣男(或者渣女)的本质是什么?是奴隶。

无论地位怎么变,他们的灵魂深处,有着一种永不会平等待人的奴性思维。

一个只知拜高踩低、胜己者媚之、不如己者踩之的人,注定只能在舔狗和渣男之间完成永无休止的二元切换,因为他不知道平等为何物,更枉谈懂得什么叫爱情。

其实类似的情况不仅男性中有,女性中也不少,什么 " 名媛 ",什么 " 捞女 ",什么 " 三句话,让男人为我花了 18 万 ",这些你总都知道吧。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但也没有那么不一样。

" 渣男 " 和 " 捞女 " 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把不知平等为何物、拜高踩低、唯利是图的奴性思维运用在两性博弈中而已。

所以,你问我为什么现如今渣男这么多 ……

这个问题,不用我多说了?对么。

愿我们的社会,早日能有更多的人觉醒更多的平等意识,愿奴性思维在这片土地上早日消逝,愿平等之光照耀大地——在社会层面,对于怎样遏制渣男、捞女的泛滥,我们只能这样呼吁了。

别的无话可说。

4

说了这么多,得给点具体建议。

在个人层面,我觉得,在你还钟意的异性当中,如果求有 " 平等思维 " 的人而不可得,找一个有 " 对等思维 " 的人走完这辈子,也不错。

中国古代虽然因为没有经历启蒙时代,没有成型的 " 平等思维 ",但我们代偿性的土生土长了 " 对等思维 "。当然在现代社会这个应用场景中,讲究 " 你仁我义 " 的 " 对等思维 " 比 " 平等思维 " 应用效能上差了一点,因为它要基于对方的道德,而没有法律的保障(陈露对霍尊付出无得就是个教训),但只要把人看准,眼不太瞎,找个愿意与你 " 对等 " 的异性来举案齐眉,也还是蛮不错的。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但说一千道一万,千万不要跟那些满脑子奴才和奴隶主、不知平等为何物的家伙结合,那样的人,不仅都是潜在的渣男、渣女,而且个个都是初具人形的人渣。

嗯,七夕节谈这个也许有点败兴,但我觉得,这个提醒是必要的:

两个人三观也许可以不强求完全相合,但千万不要跟一个脑中没有一星半点平等思维的人在一起。这样的人,将是你爱情中的灾难。

全文完

本文 5200 字,感谢读完,这个七夕,愿现代的每个有情人,都能找到一位愿意与你终生厮守、却平等相待的爱侣。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