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时事评论

被挂二手平台的核酸亭,还能做什么

来源:新周刊 (01-21)

位于上海黄浦区延安中路531弄门口的常态化核酸亭上,张贴着《本采样亭自即日起关闭》的通知。/视觉中国

有多少核酸亭待售,二手交易平台似乎第一个知道。

2023年1月8日起,新冠病毒感染由“乙类甲管”调整为“乙类乙管”,社区居民根据需要“愿检尽检”,不再开展全员核酸筛查。核酸退场,核酸亭如何转型成了现实问题。

#核酸采样亭被挂二手平台售卖# 的话题随即登上热搜,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能检索到大量打着“采样亭”标签的商品,但实际上,真正待售的闲置核酸亭远没有描述的那么多。

“没有二手的,接受定制”

“立马就拆了,可迅速了。”在武汉上班的王竹一告诉新周刊记者,“乙类乙管”管理办法明确后,核酸亭仿佛一夜之间,从武汉的部分街边消失。2022年12月底,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的总体方案,其中提到,不再开展全员核酸筛查。

正在拆除的核酸亭。/小红书网友“过了五月”

在此之前,武汉的核酸亭已有逐渐减少的趋势。2022年12月7日,《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对核酸检测进行了优化。其中明确提出,“进一步缩小核酸检测范围、减少频次”。据王竹一回忆,大概是从2022年12月9日开始,当地核酸亭开始陆续关停和拆除。

曾经做过一段时间防疫志愿者的她表示,这类由蓝色集装箱改造而来的核酸亭,“单从外观上判断不出来生产厂家”。

王竹一所经历的“核酸亭数量锐减”的情况,其实是防疫政策优化之下,各大城市的缩影。第一财经数据显示,2022年5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核酸采样点数量最多时有3万个。12月初,四大城市还在运营的核酸检测点,已缩减至1.2万到1.6万个。

被缩减掉的核酸亭去了哪里?

有网友随即发现,二手交易平台上的“核酸采样亭”突然多了起来。在某二手平台上,各式各样的核酸亭标价待售,有不锈钢材质的,也有自带空调、转椅、医废垃圾桶的设备齐全的……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贵一些的要1.75万元。

挂在二手交易市场上的核酸亭。/平台截图

他们绝大多数打上了相似物品的标签,值班室、收费室、门卫室、治安岗、移动保安亭……看似多一种用途,就多一份销量。

但据新周刊记者了解,和预期中不太相同的是,二手交易平台的卖家大多是建材厂商,他们手中并未积压大量核酸采样亭货品。

“货款结完,客户提货,我们这边是没有压货的压力的”,一位南京的建材商表示。据悉,核酸采样亭都是“乙类乙管”之前的订单,因此建材商的仓库并没有囤货。

这些帖子是为了卖集装箱,至于为啥标价为330元的,“那是(定制的)押金”,一位卖家解释说。

尽管没有核酸亭,但他们依然上传相关商品信息至二手交易平台,显然就是为了当客人上门问价时,回复一句“没有二手的,接受定制”,便开始介绍起了公司其他业务。

仓库同样没有闲置核酸亭的山西太原一位卖家表示,公司本业是各类集装箱的设计生产,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向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承接核酸亭制作的业务。年后将继续发展制作岗亭等主营业务,“预计公司业务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换种方式,守护城市

但其中不乏一些例外——“造亭”公司帮客户售卖核酸亭。

在北京经营着一家集装箱工厂的陈陈告诉新周刊记者,她其实是帮客户在卖闲置核酸亭,“他(客户)做了三个,用了三天就停了。”据悉,这个2m×2m的核酸亭出厂价2900元,目前售价预估在2500元。

一位来自西安的集装箱工厂工作人员老张表示,之前帮客户处理过几个闲置核酸亭。买家是一位工程商客户,他们在2022年12月中恰好需要一批保安亭,他便做起了中介,以低于原价200元的单价将核酸亭出售给了他们。

这种情况属于少数,一位没有积货压力的卖家王师傅表示,“要碰巧才能买到”,因为“绝大部分核酸亭还没有成交或者甚至还没有进入二手市场”。

上海工作人员正将核酸检测亭推离。/人民视觉

除了“造亭”公司没有囤积货品之外,闲置核酸亭产权不明确、转卖运费高等问题都阻碍了二手核酸亭的实际成交。

王师傅坦言,“真正要处理采样亭的,是社区和卫生部门”。

北京日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处置核酸亭,首先要明确这些亭子的产权方,街道、社区应积极协调产权方处理。“大规模‘撤亭’的工作,各街道需要等待区里的明确指示”。

西安的老张回复前来问价的买方第一句通常是“哪里的”——绝大多数时候,他会因为运费太高拒绝非同城的订单。他和多位卖家沟通后了解到,仅同城的运费就需要200-300元。

尽管其他卖家提供了另一套解决方案——“距离近的,可以安装好成品发货,远的只能发散件材料”,但哪怕是折价后的核酸亭,加上运输成本也并不便宜。

如此计算,抱着“二手改造”想法前来咨询的买家也只能被价格劝退。据界面新闻报道,一台进价1.5万元的核酸亭,卖家以8000元的价格出售,前来问价的买方依然觉得价格昂贵。“之前的叫价买家都嫌太高了,他们都用来改造”。

在“核酸亭改造”相关话题下,不少网友建议直接改造成早餐铺、报刊亭、电话亭、工人驿站等地摊经济的网店。对此,零售业人士表示,核酸亭的改建要按照政府相关规划进行。另外,若做餐饮或零售用途,还涉及到相关营业执照、卫生条件、从业人员资质等相关审核要求。而且,采样亭体积较小,货品的储放也成问题。

核酸亭,等待新角色

核酸亭离开了历史舞台,生活回归日常。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随处可见的核酸亭为日常生活工作防疫提供便利。核酸亭本身,也成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

2022年上半年,在常态化核酸检测要求下,上海、太原、北京、杭州、无锡、武汉等多个大中城市开始构建“15分钟核酸采样服务圈”。据“vb动脉网”测算,按照2000-3000人一个“采样圈”的需求,国内36个主要城市常住人口总数约为2.95亿,以此计算,国内36个主要城市对核酸亭的需求量约为9.8-14.7万个。

停放在原处的核酸检测亭。/新周刊记者 摄

如何大规模处理和改造核酸亭,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可喜的是,一些城市已经提供了可参考的改造范式。

据央视新闻报道,早在2022年12月,江苏苏州将部分不再使用的核酸检测点改造为“发热诊疗站”。居民通过核酸亭的窗口能接受到病情初步诊疗,随后在后方的药房完成配药,还可以使用医保结算。

苏州改造的“发热诊疗站”。/北京日报

几乎同一时间,同样的改造措施应用在广州、深圳、杭州、长沙、无锡等城市。以广州花都的发热诊疗站为例,6平方米的核酸亭经过改造之后,可为居民提供发热、咳嗽等症状的诊疗,并提供布洛芬、感冒灵、美林等基本退烧药物、清热解毒药物。

各地处在感染高峰期时,转型后的发热诊疗站构成了“分级诊疗”中重要的一环,为无基础疾病的发热患者提供对症药物的开药服务,缓解医院发热门诊的压力,也将更多医疗资源留给了真正需要的患者。

如今,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健康码、场所码等具有标志性的符号逐步淡出人们的日常。更多的核酸亭,摘掉各类牌子和标语后,以最初的集装箱模样停放在原处。它们急需被赋予新的使用价值,保安亭、发热诊疗站……或许,还有更多待讨论的改造方案。

(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