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 免费$50+$400红包,立即点击领取! | REST 教育基金开户送$100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韩国年轻人不结婚,政府:公务员想升职,得先生娃

来源:时代周报 (11-30)

100名年轻男女聚集在韩国城南市一家酒店,他们身着名牌,打扮入时,安静地坐在一起,等待主办方安排的互动游戏。

这是一场由城南市政府组织的相亲活动。当地政府表示,5轮相亲活动共有460名单身男女参加,结束后,有198人以“情侣”身份离开活动,并同意与伴侣交换联系方式。

除了城南,包括首都首尔在内的多个韩国城市,都在组织相亲活动。

为了让年轻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韩国政府可谓操碎了心。

“对婚姻的消极态度在韩国社会继续蔓延,”城南市市长申相镇说,“我们政府的职责,是为那些想要结婚的年轻人,创造更多条件。”

现实数据不太乐观。就在11月27日,韩国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出生率持续低迷,2050年韩国青年人口将降至2020年水平的一半。

韩国医院里空置的婴儿床。(图源:社交媒体)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青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1990年达到顶峰,为31.9%,之后逐年下降,2015年为21.5%,2020年下滑20.4%至1021.3万人。韩国统计局推算,到2050年,这个比例将降至11%,青年人口减少为521.3万人。

韩国政府急着下场催生,但问题是,连婚都懒得结的年轻人,更不想生孩子了。

八成年轻人未婚

32岁的金某住在京畿道高阳市,7年前就进入职场的他,至今仍和父母住在一起。

“虽然爸爸和妈妈总是念叨‘赶紧找对象搬出去吧’,但我暂时没有结婚的计划,”金某说,“很对不起父母,但是可以住的话,会一直这样住下去”。

在金某看来,呆在父母家压力更小,生活更方便,不需要买房,经济上也就更宽松了。金某的弟弟比他小两岁,也是上班族,也维持着单身的状态。兄弟两人和父母住在一起,日子倒也稳定。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金某就是目前大部分韩国年轻人的状态,单身,有工作,不愿意找对象,宁愿和父母住在一起。

11月27日,韩国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19岁至34岁的青年中,有81.5%的人(783.7万人)未婚,较五年前增加6.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每10个韩国青年中就有8人处于未婚状态。而在20年前,这一比例还仅为54.5%。

图源:韩国《中央日报》

一边是越来越多的单身年轻人,一边则是连续三年处于世界最低水平的生育率。

韩国统计厅11月29日发布的“9月人口动向”资料显示,韩国第三季度总和生育率(平均每名育龄妇女生育子女数)为0.7,同比下降0.1,创下历史新低。

受低生育率的影响,青年人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包括一人家庭的增多、未婚比例持续上升等。

《纽约时报》引用的数据显示,虽然近年来全球范围内的结婚人数占比都有所下降,但韩国下降得尤其严重。2021年,美国每1000人中有6人结婚,而韩国每1000人中仅有3.8人结婚。

一对韩国新人(图源:社交媒体)

随着未婚青年人数的增加,夫妻组成家庭比重自然而然地减少,与父母仍然同住或独立的一人家庭增加。目前,19-34岁的韩国年轻人中,与父母同住的比重为55.3%,一人户的比重为20.1%,两者呈持续增加趋势。

年轻人就是不想结婚,也不想在结婚后生孩子。后果是,到2050年,韩国19岁至34岁的年轻人将萎缩至总人口的11%(521.3万人),数量缩减到现在的一半。

对此,韩国开发研究院(KDI)国际政策研究生院教授崔瑟基表示:“这意味着未来的一些社会系统,无法正常运转。例如大学入学或入伍的青年层将会消失,劳动市场也会出现人力供应不足的情况。”

面对这种尴尬的情况,韩国政府只能持续放出大招,将催生的“大棒”挥向了公务员队伍。

据《韩国时报》报道,韩国政府人事革新处宣布,从2024年1月开始,最基层两级的公务员,如果生2个或以上的孩子,就能在晋升评比时获得额外积分。至于加多少分,怎么加,还得看孩子的数量和具体情况。

同时,各级公务员在退休后,如果拥有2位以上子女,返聘的最长年限也会由3年延长至10年。

这意味着,韩国公务员的福利和晋升,从此将与生育直接挂钩。

不仅如此,在公务员间的鼓励生育政策落实之后,韩国政府表示,接下来,可能还会把激励政策推广全国,提升韩国的社会活力。

一对韩国年轻夫妇(图源:社交媒体)

很快,这一举措就在韩国引发争议。一位年轻的公务员抱怨道:“这太不公平了,以后我同事可以休产假休育儿假,我们只能帮他们分担工作,升职的机会还不一定轮得到我们。”

还有未婚的韩国公务员表示:“这是对单身人士赤裸裸的晋升歧视。”

尽管有人反对,但韩国政府目前没有任何撤回的打算。

对于希望那些拼尽全力考进体制内的韩国年轻人来说,他们上升渠道已不由自己主宰。

韩国公务员考试笔试入口(图源:社交媒体)

至于政府充当媒人,组织相亲活动方面,除了首尔、城南这样的城市,还有许多小城市也在赞助类似的活动,目标对象是当地27岁-39岁的单身男女。

男青年黄大彬参加了今年9月份政府主办的相亲活动,他表示,参加政府主办的相亲,节省了他参加其他社交活动或注册专业婚介所的费用。“我们面临着真正的人口危机,政府需要尽其所能。我不明白人们对此有何抱怨。”

韩国政府如此卖力,效果不一定满意。

韩国东南部城市晋州举办相亲活动已有12年,但最终只产生了11对新人;另一座工业城市龟尾也由政府出面做媒人,但自2016年以来,只有13对情侣结婚。这两个城市的官员都表示,他们不知道这些通过相亲结婚的夫妇,最后有多少个孩子。

官员们也承认,想要年轻男女培养感情,单靠相亲远远不够。

城南市市长申相镇指出,传播对婚姻的积极看法最终将有助于提高生育率,并强调相亲活动只是该市为扭转生育率暴跌而推出的众多政策之一。“低生育率无法通过单一政策解决,为想要结婚的人们创造寻找伴侣的环境,也是这座城市的工作。”

很多年轻人讨厌被这样安排感情生活,认为太过刻意。他们对媒体表示,提高出生率的真正障碍是高昂的育儿费用、负担不起的住房、黯淡的就业前景和把人压垮的工作时长。

首尔女子大学社会福利系教授郑在勋说,政府指望靠这些活动使生育率上升是“无稽之谈”。“关爱家庭,减少加班,远比相亲更有用。”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
本类最新添加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