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 免费$50+$400红包,立即点击领取! | REST 教育基金开户送$100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19年老员工炮轰谷歌“背叛员工”, 硅谷陷裁员潮!

来源:新智元 (02-08)

新智元报道

编辑:Aeneas 好困

【新智元导读】随着对AI这个「吞金兽」的投资,以及反过来对员工的替代。还将持续一整年的裁员,让谷歌从硅谷工程师的创新堡垒、舒适的温床,变成了一个阴霾密布的寒冷之地。员工们士气低落,对高管们抱怨连连,更有人炮轰:谷歌所有的领导人都无聊且呆滞。可怕的是,硅谷这次的裁员潮,将缓慢「凌迟」一整年。

我们这边进入了过年的欢乐氛围,但是在大洋彼岸谷歌的办公室里,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曾经充满欢乐的谷歌办公室,充满了裁员阴霾。

预计将持续一整年的裁员,让这个曾经是硅谷最有活力的地方,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去年,谷歌进行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总共裁掉了12000名员工。

最近,随着谷歌决定更加聚焦AI领域,又有数百名员工被裁。

劈柴:对不起,裁员还有一整年

CEO劈柴上个月在向全员发出的公开信中表示——

「我们设定了宏大的目标,并将在今年对重点领域进行投资。」

「为了留出投资空间,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

可怕的是,劈柴提到,虽然今年裁员的规模不会那么大,但时间将持续一整年。

吃完午饭,门卡刷不开了

2022年10月的一个下午,谷歌的一位员工吃完午餐返回谷歌的剑桥办公室时,发现自己的工作者无法刷开旋转门了。

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裁员了。

不久,越来越多Google News工程师发现自己被裁。新闻部门裁了40多人,其中一部分后来被安排到了其他部分,另一些人,就没这么好运了。

在谷歌,这样的经历变得越来越普遍。

继去年的大规模裁员之后,近几个月的裁员还在持续,员工们时刻感到惴惴不安。

数十位前任及现任谷歌员工表示,裁员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工作,项目进度明显拖慢了。

在工作时间,大家也无心上班,而是忙着互相打探着哪些团队会受影响,下一个上了「死亡」名单的是谁。

谷歌,不再是湾区养老厂

时刻笼罩着的裁员阴霾,也彻底改变了长久以来人们对谷歌的看法。

以前,这里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鼓励创新、跳出框架去思考的「发明家社区」。

在这里工作充满着乐趣,与众不同。

被裁的Diane Hirsh Theriault博士

而如今,裁员行动还在不断进行中。

谷歌发言人Courtenay Mencini表示,如今谷歌正在努力简化组织架构,让员工更专注于公司的核心项目。

他还强调,目前的人员调整并非全面裁员,而是正常业务调整的一部分。

员工们透露,随着谷歌大力发展AI产品,与微软和OpenAI竞争,工作场所的氛围也越来越压抑。

随着这场竞赛不断加剧,许多技术领域的员工,都感觉自己的重要性的减弱。

「才下午4:30,办公楼就已经空荡荡的了。」Hirsh Theriault博士在LinkedIn帖子中感慨道。

「曾经,无论是我还是我认识的许多人,都不介意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加班,或者是为了确保演示的成功,或者只是单纯地打发时间。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复存在。」

其实,相对Meta等大科技公司,谷歌的裁员规模还算小的。跟Xerox和直播平台Twitch等公司最近的大规模裁员相比,谷歌的裁员占公司总员工比例也要小得多。

到2023年底,谷歌的全职员工人数为182502,与2022年底相比仅减少了4%。

而谷歌的利润也在增长——2023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利润达到了20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2%。

但这种裁员直接带来的,是公司运作方式的根本转变,包括重新工作小组的分配,和精简管理层次。

员工们抱怨,这些重组措施执行混乱,且沟通不充分。

裁员的过程很混乱,Youtube对负责审批采购订单供应商管理团队裁员,以确保内容审核公司获得报酬时,谷歌没有告知那些依赖该团队的小组。

幸运的是,部分员工有机会重新获得职位。

随着1月份裁员的重新开始,谷歌的一位瑞士员工创建了一个内部文档,让员工能够追踪自公司裁员以来的情况,因为公司很少对员工告知裁员的具体情况。

这份文档,已经成为谷歌员工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此外还有新闻报道、社交媒体和办公室内的传言。

「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讲,这简直是场噩梦,」人力资源公司TalentCulture的Meghan M. Biro表示。「这彻底动摇了谷歌作为理想雇主的形象。」

跟员工们感知到的不同,谷歌声称,领导层在团队变动时,已经进行了明确的沟通。

部分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警告,某些裁员可能会干扰到那些在努力应对复杂任务的业务部门。

比如1月份,谷歌裁掉的数百名员工就来自其核心工程部门,这个部门负责的是公司的基础设施和各种工具。

没人参与实验性项目了

其实,谷歌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鼓励员工投身于实验性项目。而且,员工们也的确在各个领域做着「极具创新性和雄心壮志的事情」。

但根据四位匿名员工透露,过去一年里,参与这类实验性项目已经变得「危机重重」。

毕竟,谷歌不仅关闭了孵化新产品和服务的内部孵化器Area 120,而且还改变了X战略——致力于打造新公司的「梦想工厂」。

现在,几乎已经没什么人愿意申请所谓的「20%时间」了。而这曾是他们探索自己在常规工作之外感兴趣的想法的一种方式。

这对于在谷歌工作了16年的Rupert Breheny来说,尤其令人遗憾。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苏黎世,参与开发了谷歌地图中的街景功能。

「让你加入谷歌的是激情,」去年夏天被裁员的Breheny说道,「你可以在做任何项目时找到乐趣。」

员工:我们无法再对谷歌未来充满信心

谷歌员工的士气大受影响,越来越多人提到「经济衰退」。

根据外媒The Verge报道,谷歌员工可以向市政厅提交问题,由同事投票决定是否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在2月2日,投票最高的问题是「领导层和员工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在曾经的山景城科技巨头、创新的堡垒、工程师的comfort zone,员工和老板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剑拔弩张。

「我知道高管们对谷歌的未来感到兴奋,但当我们随时可能被解雇、根本无法分享这样的未来时,还有什么可兴奋的?如果我们失去了工作和股权,谷歌就是踩在我们的辛勤工作上取得成功的,我们并不会得到什么回报。」

The Verge报道,劈柴甚至表示有些员工「对裁员表示感谢」。

他表示,裁员的变化让员工切实感受到了工作效率的提高,有人会写来感谢信:「非常感谢公司对于复杂、重复结构的简化。」

如他所言,谷歌正在经历一个充满不确定的时刻,对谷歌来说,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谷歌软件工程师:我们被背叛了

前谷歌软件工程师Ian Hickson表示,偏离公司规范的行为,让很多员工感到被背叛。

Hickson是2005加入谷歌的,在19年的时间里,他见证了了谷歌天文数字般的规模增长。

去年11月,他写了一篇博客宣布辞职,并且表示:谷歌已经彻底改变了。

此前,他在谷歌的Flutter部门工作了九年,这个部门负责开发应用程序工具。他盛赞Flutter代表了「谷歌的年轻文化」,内部透明,工作/生活平衡,决策由数据驱动。

然而,戏剧性的改变正在发生。

「谷歌的文化被侵蚀了。从前的决策是考虑用户和谷歌的利益,后来则变成优先做决定的人的利益。一切开始变得不透明。」

Hickson表示,去年的12000人裁员,是股市压力导致的「非压迫性错误」,裁员阴霾让大家纷纷减少承担风险。

「在看到谷歌最好的一面之后,谷歌变成这个样子太令人沮丧了。」

如今,任何一个人都说不出谷歌的愿景是什么,全体士气处于历史最低点。

其实,许多高管不不是裁员计划的最终决定者,但他们也没有抵抗,这进一步打击了士气。

谷歌员工炮轰:所有的领导都非常呆滞

Hirsh Theriault博士在最近的LinkedIn帖子中,痛批谷歌的领导。

我坦率地说:谷歌没有任何一个富有远见的领导者。从最高管理层到高级副总裁再到副总裁,无一例外,他们都显得极其乏味且目光空洞。

多年来,谷歌没有推出过任何一项成功的高层驱动的项目。有时,副总裁们会突发奇想,宣布「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聊天应用/为开发者大会准备的以AI为先的演示!」然而,这通常只会导致一场混乱,最终产出一个不堪的项目半成品,被人嘲笑。

如果六个月内没有达到一亿用户,他们就会轻易放弃这个项目,把它关停。这让我想起了大学时学到的一个笑话算法——BogoSort,算法通过随机重排元素,如果偶然排列成序,就算完成。

谷歌的一些高管或许能胜任裁判的角色。我虽然说不上是谁,但在我超过8年的观察中,我感觉确实见过。他们指明一个方向,下属们便蜂拥而至,尝试种种可能,偶尔有些尝试会成功,做出一些很酷的东西。

现在,这些乏味、目光空洞的领导正试图朝着一个模糊的方向(AI)努力,同时却在扼杀他们的摇钱树。鉴于他们缺乏真正的愿景,他们迫切需要下属为他们带来创意。

与此同时,公司在过去6到12个月里一直在持续裁员,涉及工程、销售、支持、用户体验、产品、数据科学、SRE等所有部门。这种裁员显得很随机、很无序,破坏了组织的知识积累,摧毁了原本运转良好的团队。

也许裁员并非完全随机。但他们除了声称「我们很兴奋地将资源集中在最高优先级上」之外,拒绝提供其他理由,因此显得很随机。

在我看来,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是真正的优先级。他们在等待下属在指示的方向上,提出更具体的计划。与此同时,所有的中层领导都在努力保护自己的团队(和自己),试图猜测副总裁们可能认为有吸引力的方向。如果你作为一个领导猜错了,你和你的团队就会被裁减。

一种普遍的虚无主义情绪已经蔓延。「好吧,我想我会继续工作,直到被解雇。」许多人因为「黄金镣铐」而不愿离开,尽管薪水诱人,但已无人愿加班。下午四点半,办公楼就已经空了一半。

我认识的很多人,包括我自己,过去愿意在晚上和周末加班,不是因为工作压力,而是出于兴趣。那种时光已一去不复返了。

不久前,谷歌真的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地方。但现在,正当它最需要人才资本的时候,高层却在抛售它。在这种充满恐惧的环境下,谁能够创造出开启新时代的创意呢?这确实让人感到悲哀。

如果我的团队被裁减,我无法通过足够好的工作来保住自己,也无法与任何不明确的高层战略保持一致。所以,我想我只能继续留在这里,做好我的本职工作,直到谷歌不再需要我。

科技界裁员潮不断涌现,为何今年格外寒冷

2024年才刚刚开始,科技行业便迎来了又一轮裁员浪潮。

二月初,Snap宣布裁员10%,紧接着DocuSign也宣布裁员6%也就是大约400个职位。

无独有偶,身份识别软件公司Okta也宣布将裁员400人,约占员工总数的7%。

据Challenger, Gray & Christmas的数据显示,上个月科技行业裁减了近16000名员工,创下自2023年5月以来的最高记录,仅次于金融行业(23238人)。

回顾2023年初,一个持续了十年的繁荣戛然而止。亚马逊、谷歌、Meta等科技巨头为了大幅削减成本,短短几个月内便裁掉了超过200000个职位。

单单在2023年1月,就有超过108000个科技岗位被消灭。

相比之下,2024年1月的裁员情况似乎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根据TrueUp的数据,裁掉的岗位不足45000个。

小而持久

那么,为什么整个科技行业依旧笼罩着一片阴霾呢?

原因在于,科技公司在今年选择了持续进行小规模的裁员,而非一次性进行大规模裁减。

2023年,裁员如撕去创可贴一般,一次性完成。而2024年,裁员的过程则像是缓慢地揭开创可贴,让人感到分外煎熬。

以谷歌为例,2023年1月,它宣布了12000人的大规模裁员。但今年则是先在消费硬件部门裁几百人,然后又在广告销售部门裁几百人,等等。

亚马逊在2023年1月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一口气裁掉了18000名员工。而近期的裁员则规模更小更集中,比如One Medical和Pharmacy部门就在本周裁掉了几百人。

此外,还有员工称公司采取了「悄悄解雇」的策略,正如亚马逊CFO在上周拒绝透露裁员已经结束。

2022年底,Meta宣布将裁掉10000名员工。今年,公司则采取了更加有针对性的效率提升措施,例如减少管理层。

CEO小扎最近表示,这种「精兵简政」的做法将成为公司未来运营方式的永久组成部分。

创业「大屠杀」

与此同时,如今还正在发生着一波创业公司的倒闭潮。

虽然这并不涉及大量的工作岗位流失,但对于那些努力挣扎的创始人和看着自己的投资化为泡影的投资者来说,这同样是一次创伤。

因此,一连串的坏消息,加上高层的言论暗示这种情况可能远未结束,构成了一个让员工感到不安的环境。

AI「整顿」行业

除了控制成本以外,科技大厂还在大幅增加对AI的投资。

有专家指出,近期科技行业内的大规模裁员主要是公司为了追求更高效、精简的运营模式而采取的新策略。

不过,这个过程可能较为缓慢,因为目前还在探索哪些工作能够被这些技术替代或简化。

纽约大学的人力资本管理领域专家Anna A. Tavis表示:「自动化是推动这一变革的主要因素。」她解释说,公司们正告诉自己:「我们需要立刻采取行动,越快越好。」

一方面,有些公司正在为AI的开发腾出更多资金;另一方面,也有公司看到了利用AI替代或辅助原本由人来完成的工作所带来的好处。

例如,语言学习应用Duolingo上个月宣布裁掉10%的合同工,并计划利用AI来完成部分内容创作工作。

据被裁员工透露,Duolingo的解释是,AI能够生成翻译内容、提供替代翻译方案,等几乎所有的工作。而每个团队只需保留几名「内容审核员」即可。他们的工作只是检查AI生成的内容质量,然后进行发布。

而且,Duolingo不仅利用GPT-4为其高级订阅服务Duolingo Max提供支持,还开发了自己的专有AI模型「Birdbrain」,用于个性化课程内容。

此外,在LLM热潮的加持下,AI的应用也已经扩展到了科技行业之外。

举例来说,UPS正在利用机器学习技术优化其对客户的收费决策,从而导致定价部门所需的人手急剧减少。

再加上如今的运输需求也在减少,UPS正式宣布裁撤12000个职位,并且这些职位在业务恢复后也不太可能重新开放。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
本类最新添加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