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新闻资讯

天下大事一手掌握
× 免费$50+$400红包,立即点击领取! | REST 教育基金开户送$100
加国华人 > 新闻资讯 > 生活百态

我在小县城教钢琴:低至100-150元一节课

来源:界面新闻 (02-10)


贵州省,龙里县。

李梅梅是一位银行职员,中午12点,她就会立刻骑上小电驴“飞奔”回家。此时,学生已经乖乖在家里,等她到家就立刻开始钢琴课。两个小时后,她又要急匆匆赶回单位上班。

李梅梅中学开始接触钢琴,大学考入音乐学专业,现在副业是一名钢琴培训老师。

2024年初,“消失的钢琴”多次挤上热搜,一二线城市的钢琴培训市场萎靡,钢琴销量暴跌,引发一轮轮热议。

在贵州的这座小城里,钢琴仍是艺术培训的主要选择之一。

龙里县位于黔中腹地、苗岭山脉中段,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西北,有20余万的常住人口。

在这座西部的小县城里,从没有出现过新东方、学而思、高途等知名教育公司,直到线上教育火热后,斑马思维、火花思维、松鼠AI等线上课程开始进入“90后”父母的视野。

由于种种原因,“北上广深杭”等超大城市的教育焦虑常常被指认为中国的群体性教育焦虑。但中国有2843个县城,尽管每个县城情况各有不同,但他们常常成为被忽略的大多数。

双减后,学科培训消失或隐入地下,走在这座小城里,你很难发现学科培训的招牌。而舞蹈、钢琴、口才、书法、美术等艺术类培训成为可见的课外教育场景。在家长们朴素的教育理念里:“别人的孩子有,我的孩子也要有”早已是一种默认的教育消费观。此外,考虑到学校经常有各类表演节目以及孩子的人际关系,艺术类培训教育消费早已成为很多家庭的固定支出。

2月1日起,界面教育多次走访龙里县的培训机构。但临近过年,各家机构早早关门歇业,准备过年。在这座20多万人的小县城里,大多数商业楼宇都会有艺术培训班,其中一栋楼,二三四层的六个广告中,一半是素质培训。甚至蜿蜒的小河边,居民楼宇都有琴行招生广告。

摄影:界面新闻

两年前,李梅梅在一家培训机构担任钢琴老师。该机构由两个老板合作,分别负责文化课、艺术培训,双方互相“导流”,能够较好的保障生源。“双减”后,文化培训机构倒闭,生源大幅流失,艺术培训也随之关闭。

辗转几次后,李梅梅找到了银行职员工作。她原先的几个学生选择继续跟着她学习,钢琴授课也构成其收入的“第二增长曲线”。中午休息的两个半小时、晚上下班,周末上午等时间段就成了钢琴培训的间隙。

目前,龙里的钢琴培训价格还停留在100-150元/小时/节课,在这里,没有动辄三四百一节的培训课,以及钢琴大师班。考虑到当地收入水平不算高,优惠的价格才能留住更多生源。

事实上,李梅梅这样的私人教师并不少见。在狭小的熟人社会里,他们构成了县城最为重要的教师群体。

张海乔是一家琴行机构的老板,他自2006年以来入行,2012年开始彻底投身钢琴培训。他完整的经历了这座小城的钢琴培训起起落落的过程。如今,他的机构有三四位老师,约有四五十位学生,在钢琴培训里算是比较大的机构了。

早些年,大型教育公司曾经有营销大战,尽管未有大企业进入这个小县城,但是一些嗅觉灵敏的老板们也同样采取了低价引流的策略,这背后则蕴藏着危机。

舞蹈培训是龙里最热门的课外培训,一些小商场甚至会同时有两家培训机构。而舞蹈,也是许多家庭选择素质教育的第一站。

韩丽的女儿今年四岁,幼儿园中班,她给女儿报了民族舞蹈班,每学期收费1000多元,这类课程都是大班课,收费低,吸引了大量的家长,成为很多家庭尝试艺术培训的第一步,也因此,在这里,最热门的课外培训当属舞蹈。

然而,这些生源的留存率极低。很多机构会将课程间隔时间拉长,这导致了学习周期慢,培训节奏不够密集。为了让家长快速看到学习成果,一些机构只教孩子完整的舞蹈,而忽略基础训练,加上师资良莠不齐,都导致了口碑危机。

然而,注重性价比的很多家长也只是尝鲜,课程结束后并不会选择续报。另一方面,追求高质量、更有经济实力的家长会选择将孩子送到贵阳去培训。而龙里开车到贵阳,仅需不到一小时,交通的便利也导致了少部分生源外流。

行业人士告诉界面教育,在竞争激烈,低价横行的当下,不少舞蹈结构已经走到破产和濒临结束的局面。

要想在熟人遍地的小县城里扎根,口碑和熟人转介绍是县城里维持生源的最重要方式,没有之一。

张海乔告诉界面教育,很多学生的学习动机来自于身边人,一个学生可以带动十几、二十个学生。而个别机构的成功,则在于掌握了“学校人脉”。也因此,生源从来不集中在机构,反而是私人教师群体掌握了绝大多数生源。

扎根艺术培训十多年的张海乔,开始嗅到行业转变的迹象。

招生难成为了很多机构面临的共同问题,张海乔认为,很多机构都在苦苦支撑,大机构比较容易垮,私人教师的成本很低,反而容易存活。

尽管贵州也存在新生儿减少这一问题。相较于其他地区,聚集了49个民族的贵州人口问题并不那么突出。2022年中国人口出生率再度降至6.77%,人口出生率超过10%的仅有贵州、青海。贵州以11.03%的出生率稳居第一。

李梅梅和张海乔也告诉界面教育,人口下滑并非招生难的主要原因。过去,由于同学、家长之间的攀比、跟风,所以生源急剧增多。

现在,家长对待艺术培训则更显理性。由于培训造成家庭不睦,加上家长没时间辅导作业。多年的市场教育后,跟风学习的学生已经减少。

2012-2018年,是钢琴培训最热门的时期。“那时候学生很多,师生比一对三,一对十都有,甚至有初高中学生。”张海乔告诉界面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阶段,正值龙里县村镇拆迁的时期,大量富裕的农民进城,不仅带来了房地产的繁荣,也带来了教育人口,这些家庭将消费投入在房子、车子、教育等方面。

其次,近年来艺术培训生源年龄段在下沉。

如今,张海乔的钢琴培训几乎难觅中学生的身影了。对两周回一次家,放一次假的中学生来说:“练琴是很奢侈的事情”。作业少、放学早的幼儿园孩子和小学生是机构的主要生源。

韩丽也说,舞蹈培训大概在初中就会结束,届时孩子将有巨大的学业压力,时间分配不足。另一方面,现在艺术高考政策对文化课分数要求越来越高,因此,艺考路很难走通,不如走普通高考。

“双减”后,小学生的课后服务时间拉长。进一步压缩了学生的课外培训时间。张海乔观察到,很多学生已经没时间练琴了 。“天赋很好的孩子,没时间练琴,三天不练手生,但是钢琴需要不断的学习和练习,才能突破艺术的瓶颈。”对此,张海乔十分惋惜。

张海乔敏锐的察觉到,随着“双减”落地,也许未来的主要艺术培训场景将会从市场机构转移到学校。事实上,一些发达地区的课后服务课程已经愈发多样化和丰富。

张海乔和李梅梅都认为,家长的消费力没有太大的变化。尽管收入水平不高,但对比其他地区,龙里的物价水平不算低,加上很多人有打麻将等习惯,对家长而言,一晚上输掉几千块钱,不如拿来给孩子补课、学习,也是不少家长的心理写照。

此外,监管愈发规范和严格,对部分小机构而言,完成消防安全等各项指标,也构成了挑战。

钢琴、舞蹈、口才都是家长对孩子未来的美好期许。家长小雪计划送有些内向孩子去学习口才,如果口才好,也许他长大能成为一名好销售。

谈及为何选择舞蹈,韩丽告诉界面教育,例如钢琴等乐器类科目,家长无法在家辅导。而舞蹈老师则会发来舞蹈视频,家长可以在家里指导和检查孩子的学习效果。韩丽从不期待女儿成为舞蹈家,只要有一个特长就行,这也是大多数家长的普遍心态。

结束跟风、回归理性和内容本身,也是素质教育正在重回初心的过程。


(文章来自网络媒体平台,不代表加国华人网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我要分享
本文二维码, 扫一扫即可分享
本类最新添加
news